灵魂被城市捆绑/慕容嫣

人不能一直当观光客,总需要漫无目的的,走在被遗弃的老城街头和后巷。如果晨曦还够明亮,如果眼睛还能适应黯淡,转一转视角,换一换风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窥探被捆绑和遗弃的灵魂,在不起眼的角落舔着满身的伤痕,或者像被囚禁的小狼那样,哀怨的眼神里传达着千古的遗憾。

一只毛茸茸的小约克夏,被捆绑在店前的水喉管,我不顾老板压抑着的欲阻止的冲动,在他们的监视下让小狗成为我一分钟的玩伴。在街头转角处,卸妆了的变性性工作者从阁楼推开一扇木窗的木然表情可以看出,最近大概连迎送生涯也非常惨淡。

隐藏不体面的真实

不同国籍的外劳面无表情的在后巷杀鸡宰羊,清洗内脏,血水和油污混合成奇异的味道,习惯了这样的气息,对这城市或国家还会有所向往与期待吗?城市都喜欢把最不体面却最真实的事情藏在后巷。走着走着,刚刚被两只囚禁的小狼犬抓伤的印痕已经在晨曦中蒸发;我尽量不去想,用什么来比喻这些被捆绑灵魂实现自由的可能性。

我用消费的步伐尝试非常悠闲的漫步在城里新兴的购物中心。空调很冷,电梯很慢,地板很亮,橱窗很新,人潮很多,人种很杂,钞票很快进进出出。空气中弥漫着崭新物品和光亮橱窗混合成的奇异气味。它们用抹去历史、汗水和现实中的种种抱怨和不快,来酝酿消费的快感;越没有能力占用的,我越想要。

那间售卖全棉质服装店时装店,有每周不断翻新的款式在召唤人们的购买欲,想将那温暖的色泽和柔软的触觉占为己有。面目越来越模糊,线条越来越流畅,细节越来越省略的人体模型在越来越光鲜而前卫的橱窗前展现永远比真人更合身的服装、眼镜、头饰、项链、手环、裤带,甚至色彩斑斓的内衣裤。

逛啊逛的,这空调和橱窗很容易让我们相信被捆绑是唯一的自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