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最美之处: 
塑造孩子人格与未来

李翰章表示,对那些很努力、成绩却差强人意的学生有一套方法,就是给予他们更多的肯定。

在一片沙滩上,数不清的海星覆盖其上。有一个人看到一人把海星捡起,一颗颗的往海里丢。可是,沙滩那么大,海星那么多,怎么可能救得完呢?他不禁问道:“你这么做有用吗?”那人一边拿起一颗海星丢向大海一边说:“又一颗海星活了。”

“我想,当一名老师就是这样。通过正确的教育改变一个孩子,能改变多少就多少,是值得努力的一件事。世上有很多老师都不问收获,一直默默地耕耘,这是我所要学习的。”李翰章说。

当了约15年的老师,李翰章笑说:“我时常都想着要放弃呢……但又很不舍得。”之所以产生放弃的念头,是因他投入的感情太多,总觉得自己没把学生教好;手只有一双,但想要做的事太多了。

在他的面子书(Facebook)上,有不少与学生相处、互动的照片,大家的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容,师生的感情非常要好。上课时,他是一名老师;课余时间,学生是他的朋友。你甚至看不出,他当年是非常抗拒当老师的呢!

在一个家庭中,母亲是老师,两个姐姐也是老师,无形中令他产生排斥心理。此外,他还记得以前的男教师经常在下课后穿着背心短裤去搓麻将,不然就打理园艺、教补习,这种生活有什么好?

“我的愿望是成为一名电台DJ或记者。母亲说:‘你缺少了魄力!’;朋友说:‘你不行的啦!’后来,我想当唱片公司的公关人员,大家的反应是:‘哎呀,公关要帮忙挡人,你只会挡路!如果你跌倒,可能也把歌手压扁!

“虽然遭到很多冷嘲热讽,但我还是去念了新闻系,结果也一事无成。最后,母亲劝我申请师范学院,我就尝试看看,没想到竟然申请成功!”

老师的孩子很会念书?

常听别人说:“老师的孩子一定很会念书。”李翰章非常讨厌这句话,因为母亲是老师,而他是不爱念书的孩子。他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试(SPM)第一次考得太差,还要重读一年,重考一次。问题不在于学习能力差,而是他从中四开始迷上创作,把学业丢一旁,成绩才满江红。

在重读的那一年,与小一年的同学一起学习让他产生自卑感。当时,一位老师向他伸出援手,帮助他解决课业上的问题,陪伴他度过难熬时期。从那时起,老师在他的心目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个可以塑造一个人的最初人格之推手。不同阶段遇见的不同老师,也为他带来不少积极的影响力。

教师节有礼物收,好开心!

搞怪型师生情

每一次的经历都是一次新的学习和领悟。李翰章凭着第二次的重考成绩成功申请进入师范学院就读,那年正好需要大量的老师,即使马来文没考获优等,他还是通过了,条件是一定要在毕业前考获马来文优等。

可是,无论他多么努力,马来文就是一直过不了关。直到2000年毕业时,校长告诉他,要是马来文再不考获优等,他的薪水和级别以后将无法提升。他很担心,发愤图强奋斗到底,才勉强考得一个C4,终于可以跳级。

从师范学院毕业后,他被调派到靠近家乡文德甲、位于联增(Lanchang)的一间小学任教约4年。2004年,他通过请愿书顺利进入马来亚大学(UM)修读语言系(中文),条件是毕业后必须到中学任教。

“念大学一直是我的梦想。以前成绩不好会感到自卑,我觉得上大学是给予自己的一个肯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觉得缺少大学资格很难把知识传授给学生。念大学不是为了获取高学历,而是要从中吸取更多知识,让思想更成熟、更广阔。”

是朋友 也是长辈

李翰章目前在阿布巴卡淡马鲁国民型中学(SMK Abu Bakar Temerloh)担任华文老师,或许是受到日剧《麻辣教师GTO》的影响,他为人师者的形象并不像一般老师正经八百。怎么说呢?他就是那种搞怪型的。

“或许我任教的中学处于一个小地方吧,所以师生间的感情比较‘丰富’。除了课业事,我也会在他们的行为举止上插一手,也因此往往会和学生产生一些小冲突,他们觉得我管太多了。哈哈!

“在上课以外的时间,我都把学生当成是朋友,可以玩得很乐,但同时也要让他们尊重我的长辈身分。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我会给予提醒和劝告。”

有其“师”必有其“生”,大家都爱搞怪!

与学生一同成长

李翰章把每位学生都当成是自己的孩子,投入的感情太多,这是好事吗?未必。

“有时,就是因为感情放太多,每当学生犯错时,我会很生气,情绪特别激动。我经常告诉他们,我们可以接受失败、犯错,但不要忘记错误中的痛,要记得为什么会犯错,再把错误纠正过来。”

解释有助沟通

解释,是他希望学生在犯错之后第一件做的事。“我会让学生解释,这是一种沟通方式。有时,我感到特别生气不是因为学生犯错,而是他们不为自己的行为解释。无论是对或错,我要的是一个解释。我不认为你认为自己有错就一定是你的错,但如果你不解释,你连自己是对或错也不知道。有些学生连自己做错什么都不知道,老师必须分析让他们明白。”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清楚知道自己做错了,却仍然继续犯错,这最令他感到痛心。他比喻:“眼看一名学生掉入海里,我站在岸上向他伸出双手要救他,他却不愿意伸出双手。我把救生圈抛给他,他却把救生圈推开。当无数次的劝诫和提醒都失去效力时,换来的是无数倍的心疼。”

有没有学生看到你的用心良苦?“当然有!不过,唱反调的也很多,讨厌我的也很多……哈哈!坦白说,有时学生给予我的关心,带给我很大的力量。在我伤心难过时,他们会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一个小小的动作,却十分暖心。”

每位学生的学习进度都不同,多年的执教经验让他懂得按需施教,让优异生学习思考,帮助后进生表达自己。

“抛出更多的提问可让优异生学习逻辑思考,同时挪去他们自视过高的态度;后进生有时是不明白题目,也不擅长表达自己,一个肯定可以增加他们的自信心;不过,说到快乐学习,后进生的快乐指数更高。”

他发现,有不少优异生很喜欢补习。他们不是为了加强较弱的科目而补习,而是专挑很强或喜爱的科目来补习。“我的成绩很好了,但我还要更好!”这种想法造成了一种现象——他们不知道补习是为了什么?

然而,后进生不全然是不爱念书的人,也有一些人付出了努力,却看不到效果。他指出两个关键点,即专注力和读书方式。一个专心的人只要一个小时就可以把书读好,3个小时捧着课本,脑子东想西想,等于是浪费时间。

读书方式要用对

此外,他们的读书方式对吗?一个很努力读书的学生,每次的成绩还是不好,老师问:“你是怎么读?”学生答:“就读咯!”。学生应该找出适合自己的读书方式,单是“读”并不能完全明白和记得,用错方法是徒劳无功的。有些人要一边读一边写才能记住,方法用对了,时间长短就不再是问题。

“我不是完美的人,依然有犯错的时候。每一年,我都跟着学生一起成长,不断地反省自己的错误,努力地改正过来。我不认为老师的职责只是传道、授业、解惑,我要做的是育人。教书最美的地方是,除了培育孩子成长,同时也获得家长的信任,共同努力培养和塑造孩子的人格与未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