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物/勿勿

傍晚的阳光像轻飘飘的飞絮,飘过静悄悄的女工宿舍,也飘过屋旁空地的晒衣绳子,绳子上挂满女人溲洗衣物,从他这儿望过去,宛如各式各样的旗帜。他知道,那些女工们在上班前把衣物洗好,下班回来才收。

他缩着身子,躲在阴暗的角落,眼睛像寻找猎物的猎犬,死死盯住晒衣绳上飘动的衣物;一件红裙子在一端左右摇曳,白色蕾丝边底裤晃着无声的诱惑,还有一件黑色的乳罩像在放射出淫邪的欲念,攻击者他的视觉,他额头开始冒汗,挂落下来的头发紧贴额头上,呼吸有些急促,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他知道女工们还没放工,这时候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

看看四下无人,他轻巧地从暗处窜出,又熟练地把绳子上的乳罩摘了下来揽在怀里,飞快地逃回家。

独居的家显得有些凌乱,房间里的墙壁挂满像他手中收获回来的乳罩。他丢开手里的东西,颓然地倒在床上,心情由兴奋转成沮丧。他无力地从抽屉拿出一件旧的乳罩,噩梦般的儿时记忆又回来了;爸爸死后,妈妈也走了,那天她吧晒干的衣物收在行李箱,头也不会地走了,独独留下这件犹在绳子上飘荡的乳罩,和在她身后啼哭的他。

这件乳罩在他记忆里永远摘不下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