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被砸车省住宿费
载铝司机睡罗里

罗里泊在空地,有者干脆以罗里为家。

以罗里为家的罗里司机晨起时,就到附近油站梳洗。

(关丹28日讯)一房难求,加上民怨升级,惊弓之鸟的载铝土司机,干脆以罗里为家,保护“搵食”工具。

不符规格的铝土矿运作及运载作业,衍生问题包括道路肮脏、尘灾及健康隐忧等,引发民怨,载铝土罗里司机更成为众矢之的,落单的罗里被烧毁或车镜被敲破等事件,不时听闻。

最近一宗脱轮夺命意外,民间怨气更一度升级至易爆点一踩地雷随时一发不可收拾。

油站公厕梳洗

一些来自外县或外州的载铝土司机,为方便开工及保护“搵食工具”等,干脆把罗里当家,又可省下一笔住宿费。

这群罗里司机的落脚地,多分布在武吉莪油站附近或空旷地等,晨起梳洗就在附近油站公厕解决,并避免靠近花园区犯众憎,以免分分钟成为被攻击对象。

早前因惹民怨而被烧毁的罗里。

疑不满司机态度村民烧罗里泄愤

一名铝土矿主任级管工指出,罗里司机要早开工,又难找房子,更担心罗里“安全”,因此干脆以罗里为家。

“要找到屋子,又要有可让罗里泊的地方,哪里有这么理想的花园。”

他指出,最近发生的烧罗里事件,相信是一些罗里司机超速或态度野蛮,引起村民极度不满,怒而烧罗里泄愤。

他指出,这个星期以来,铝土价节节下挫,在成本负荷下,加上雨季将至,暂时停工。

罗里司机申诉,罗里车镜被怒火中烧的民众敲碎。

睡罗里方便省时一有异动直接跑

一名来自槟城的罗里司机指出,不是不找房子,而是以罗里为家,方便工作。

“铝土矿越来越不好做,可能做到明年3月就撤离关丹。

“我们不敢把罗里泊在花园区,担心惹民怨,群起烧了罗里。

“据悉,已有6辆载铝泥罗里被烧。我的罗里车镜也殃及,被怒火中烧的民众敲碎。

“反而,睡在罗里比较安全,开工也方便,一有异动就可直接应对。

“反正,我们也习惯这样的起居模式。”

住宅区租房泊车位难求

一名来自增卡的罗里司机说,要在花园区租房子,又要有可以泊罗里的地方,比较有难度。

他指出,老板帮司机们在武吉莪附近租住民宿,罗里则泊在空旷地方。

“刚刚才退房,明天不知要住哪里,干脆睡在罗里更方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