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封闭/林子军

马来西亚大学学府怎么那么多的黑幕啊?我刚在南洋网的言论区块里面读到了奈落的文章,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搜索“教育视窗:高教改革路漫漫”的文章。读完之后,就只能仰天长啸,感叹亚洲大学学府的封闭。马来西亚本来就很保守,没想到学术之路竟然还可以烂成这番光景。

大学讲师不就应该是知识分子、社会良知及教育家的身分吗?现在怎么开始变得和流氓没有两样?从文章中还得知,某讲师竟然还胁迫学生,把学生的作品当自己的论文发表,这简直就人神共愤。为人师表,还比那禽兽都不如。 

文章中还继续提到,另一名讲师在一年之内总共发表了12篇论文。这名讲师是不用讲课呢,还是不用去上班呀?一年里面吐得出3篇已经可以上神台了,12篇论文发表简直就应该给他办个健力士世界纪录好了。 

讲师这笔暂且放下,大学生们呢?他们知道自己上大学的目的是什么吗?去读死书,还是来个思维激荡?我个人一直都和奈落有着同样的想法:现在的大学生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从自己的教育中得到什么。就是知道的,也不过就是那些肤浅的鸡毛蒜皮小事,挂在嘴边,开口闭口不外乎是想要寻找更好的出路,不然就是想要有一份高就。 

学生和讲师开骂完毕之后,下一个我要正视的,就是我国的教育风气。大学学府本来就应该和权利分划,不应该被当成同声同气的辅助个体。如果学者都不能够坦白从宽的批判社稷,那么这些学者们又怎能够教育学生自由论述呢? 

鼓励学生思维激荡

还有,孔子那一套敬老尊贤、尊师重道的哲理应该把它留在大学的门外。我不是在教大家藐视自己的老师;反观,老师的论点应该要尊重,但也可以被反驳。如果老师到最后来一套尊师重道,而拒绝学生可以反驳及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那么这样的高等教育学者就是让同行们感到羞耻。 

到现在,我的学生不会称我为老师。我的教育哲学本来就不吃那套“我吃的盐比你多,所以你该听我说”的无聊道理。我的学生可以反驳,更可以对我所发表的意见及言论提出质疑。我不会有那种大家层次不同的幻觉。 

我们都想对这个学术圈子有少少的贡献;不断抹杀他人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的学者应当问斩。我的逻辑很简单:高教的封闭风气,以及阶层分明的文化应该被解除。这样,才能提供一个自由的学术环境。有了自由的环境,教育家们自然能够如鱼得水般的写出更好的论文,从而鼓励自己的学生去更加努力的思维激荡。 

政府扮演重要角色

你或许会觉得我的论点很理想化,毕竟马来西亚的学术封闭非一日之寒;政府所扮演的重要推手角色更是不在话下。如果政府本身都已经倾向保守及封建之路,那么我们再怎么激荡自己的思维,也只是痴人说梦,把自己逼疯而已。 

如果要我国大学学府有望跻身世界百大大学排行榜,那么,麻烦这些推手们轻轻的推一推,不要再往后拉。这样下去,我国大学学府不只会榜上无名,就连我国的学术风气也被拖累,搞得乌烟瘴气,风声鹤泪, 这又何苦呢?

(作者是奥克兰大学多媒体研究系博士候选人 [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