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不足 突破局限
重拾槟影视辉煌

近年来开始备受国外影视业青睐的槟州有条件成为影视业聚焦。

从英殖民年代到战后,槟城不仅是东南亚的影视聚焦,更是亚洲的娱乐大本营之一。撇开邵逸夫的影视地盘不谈,光是不少一线女星如林黛、凌波等都争相到槟城宣传,就足以突显槟州在影视业的地位。

当然,从目前槟州的影视工业发展来看,显然的,这个领域确实已不复当年的辉煌,但却也开始嫩芽滋长。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过去1年来平均有20个大小影视作品在槟城进行拍摄,这还不包括非官方数据。

另外,本地影视作品也有增加的趋势。

那,我们不禁要问:若要重新把槟州打造成影视业聚焦,让它重回当年的辉煌,我们究竟有什么可以做的?回答这问题,或许我们应该先从了解当中的不足与局限开始……

局限一:人才欠缺
人才多外流到首都

导演何晋亿表示,槟城影视业的专业人才过去比比皆是,如今则似乎严重缺乏,其中在拍摄《生忌快乐》的团队如摄影师及灯光师都是从吉隆坡聘请过来的,影片的后期制作也需要回到吉隆坡进行。

何晋亿也是Don Hoe Studio & Entertaiment执行董事,他说,在拍摄这部“本土”鬼片时坚持不用CG虚拟特效制造鬼魅,因此需要专业的特效化妆师,但这在槟城也找不着,需从吉隆坡请上来。

“这特效化妆师也是槟城人,但长期在吉隆坡就业。

“其实槟城的影视业相关人才流失到吉隆坡,也是因为这里的就业机会很少,就如电影制作公司现在也只剩下我们一家而已。”

换言之,由于槟城在迈向电子工业时,减少了对影视业的关注,加上港台发展成娱乐重镇所故,槟州影视业者自然就业机会不多,转移至首都后也连带造成槟城影视人才外流。

以演员来说,何晋亿就指出,槟城并没有资深演员,即在电视剧或电影中有十几年的演出经验,在导戏时,导演只要告诉对方这场戏是关于什么即可,不需要指导如何演绎;而槟城的演艺人员资历很浅,很多时候都需要花时间讲解及调正他们的演技。

局限二:器材不足
业界缺器材学府更糟

何晋亿也透露槟城并没有一家影视器材公司,因此很多国内外的制作来到槟城拍摄都需要从吉隆坡租借器材再运上来,所以他们有机会要在槟城开设第一家租借电影器材公司,会囊括所有大型的摄影器材和1万8000瓦数的灯光,这些都是数十万令吉的器材。

缺乏器材的现象发生在业界,那么学府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

前韩院传播系讲师苏詠凯也点出,学院内也缺乏足够的器材让学生操作,因为但是普通相机都要2000多令吉,更遑论大型器材,所以无法供应需求,培训出来的学生在某程度来说,均无法驾驭大型机器。

局限三:没有预算
没预算难全力推广

就如槟城环球旅游机构市场经理陈利强在前篇所提及的,该机构成立的2人小组并没有任何预算,而且他们是属于旅游局非电影局,所以无法全副心思用于推广影视业,小组只是作为“桥梁”而已。

将海外市场广告经费转为邀请影视制作团体拍片推介槟城,《综艺玩很大》属成功例子,询及是否会延用在其他国外市场时,他表示,这个计划是可行性的,因为东南亚国家,如台湾、香港、韩国及日本对媒体的接受度强,但是目前该小组并没有这个打算,因为回归重点,要计划这些之前,必须要有预算。

值得一提的是,槟州电影工业委员会主席谢嘉平也认为,目前环球旅游机构的2人小组,其实更大程度只是扮演“介绍人”的角色,根本不算“推动者”,角色极为被动,如此情况下很难有更好的发展。

“2人小组不是影视业人士,缺乏相关经验以及影视知识,充其量只能手指点出你要去哪拍、你要去哪申请文件而已。”

局限四:欠缺影城
柔州有远见打造影城

谢嘉平也指出,目前中国有横店可拍摄古装影视;香港TVB则有军澳影视城,以及电视广播城的古装街,占地面积1万2500平方米,包括古装街、民初街,是全港独一无二的外景拍摄场地,槟城要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电影城,那么自然能打造自己的优势。

“可惜我们至今还是缺乏一个电影城,打造方面或许得通过政府与私人界合作。”

然而,柔佛似乎更有远见,占地20公顷的松木依斯甘达松木影城(Pinewood Studio)就预计为大马电影工业带来22亿令吉的收入,并且制造5000个就业机会。

影城总执行长迈克雷克说,公司设立这些设施并非旨在吸引公众参观,而是要在大马建构最大的创意产业。 

迈克雷克曾表示,该公司把柔佛定位为电影制作据点之际,也在当地设立相关基建设施,而所做的一切,将让柔佛最终享有经济惠益。

更重要的是,从2013年开始,该影城将成为东南亚区域最大规模及最完善的独立影城,提供最先进的影棚、电视工作室、电影后期制作室,这将在大马建构最大的创意产业。

由此可见,电影城对影视业的作用何其大。

局限五:缺乏活动
办影展可刺激经济

曾想积极推动影视业的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点出,过去槟州举办无数影展,当时林黛、凌波等明星全都云集槟城,带动了追星文化外,更刺激了当地的经济。

“当时这些明星都来找雷月华弄头发,甚至带动了每个人要同一种发型。但是,现在我们缺乏了这样的活动。”

据了解,槟州正有意举办国际影展,惟进一步详情则有待宣布。

局限六:匮乏文创
需创意包装在地文化

就算我们真的有了电影城、有了拨款预算、有了就业机会,但,这还是不足的。曾积极拉拢名导蔡明亮前来槟城拍戏的王国慧认为,就算槟州的基设及政策等都完善了,但是缺乏文创基础仍难以将槟城打造成影视业聚焦。

“我们需要有创意的人,同时要懂得包装我们的在地文化,让文创通过影视作品展现出来。”

她说,有文创概念的人懂得主动出击打造品牌,这是目前环球旅游机构2人小组缺乏的。再来,由于缺乏本土的文创概念,槟城在地文化始终无法展现出来,带动不了文化产业。

局限七:政治远景
产业链不够成熟

除了上述的6个局限,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电广系讲师王昌松博士在接受本报访问时,也点出了一个更关键的因素——政治远景。

他指出,目前槟州的影视业确实充满很多契机,唯产业链却不成熟,里头的关键无不与政治、经济、技术,以及文化有关,其中,政治就是关键。

“我们的施政者必须得有远见。我们的政策友善吗?我们有专属部门进行影视业的推动吗?他们会与业者们协调吗?”

来自中国的他就点出,中国方面不少影视省份都有自己的影城,当地更有专属官员进行有关方面的招揽、协调,与推动等工作,化被动为主动。这点,槟州可以借鉴。

不过,他指出,这些的前提是,施政者必须得要有远见,且认同这个领域确实能打造未来一个黄金10年,甚至通过影视作品,将槟城的城市名片广发开来。

翼星经纪公司负责人胡集阳:经纪公司不足是契机

尽管槟州要恢复当年的影视辉煌,抑或借由影视业带动未来10年经济,仍有不少局限与挑战,但是,这看在翼星经纪公司(Wings Talent PLT)负责人胡集阳眼里却是一份契机。

他指出,以经纪人公司来说,槟城似乎只有不足3间,这无疑造就了机会予现有的经纪公司。

另外,由于就业机会少,因此槟城一带的演艺人员都比吉隆坡的来得更勤力,更吃苦。

“当你看起来很不足时,其实它的进步和发挥空间就相对很大,毕竟它还没有饱和。”

对于槟州影视业前景,他相当乐观,惟希望政府当局及私人界的配合能再紧密些。

结语与下篇预告:

槟州逐渐作为影视作品的拍摄热点固然是好事,但是,若要让槟州影视业能继续再迈向辉煌10年,除了要解决本篇提及的种种不足之处外,槟州政府要有长远计划,还得严正看待眼前的迷思,否则槟州影视业不但走不长远,更无法让这个领域继续蓬勃发展,然后进入继40年代后的另一场影视冬眠期。

下篇我们将继续窥探推动影视业所得注意的事项,同时探讨过程中所可能出现的迷思谬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