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硬战考验

十大财经界风云人物

2015年,可说是风风雨雨的一年,好事坏事一摞摞,有人欢喜有人愁。

最主要的还是全球经济依旧不景气,生意难做、日子难活,不只油价狂跌、令吉大贬,还要遇上裁员潮,老百姓生活苦不堪言。

即将送走2015年,迎来2016年,且来看十大最应受关注的财经风云人物,要如何应对挑战?

2016洁蒂去向受瞩目

纵观2016年的十大财经风云人物,最受瞩目的自然是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

不仅仅是她在4月退休后会何去何从,还包括她的下任继承者,到底花落谁家,是谁才有能耐领导着整个国家的银行监管体系,肩负确保经济继续增长的重任。

由《南洋商报》选出的2016年最应关注财经人物,主要可分为4派。

第一派是今年自家生意频创佳绩的商业钜子,人人正期待他们明年如何再创高峰。

另有一派,属于刚刚上任的新掌舵人,新人事新作风,不知未来会如何施展新抱负。

但也有一些人,恐怕会少了前面两种的欢乐或朝气,而是企业身陷泥沼,或是身处行业备受挑战的企业家,且看他们如何在2016年施展浑身解数来个大翻身。

别忘了还有部分“低调派”人物,常常在镁光灯未照到的地方猛然出击,而且一出手就相当豪气,总是朝大型交易前进,在市场投下震撼弹。

何去何从型:
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

洁蒂

接班人由外空降?

担任国行总裁已有16年光阴的洁蒂,记忆中总是温柔儒雅地回应媒体每个刁钻的问题,碰到“不方便回答”的问题,也总是能客气但又不失重点地回应。

但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风波时,她罕见地采取强硬态度,更直言事件伤及投资者对大马的信心,城中甚至因此有传闻,她的总裁位置可能因而不保。

她后来出面表示,会做到明年4月任期届满,不仅让市场屏息期待她离职后的动向,也等待着下任接班人的揭晓。

市场有传,国行方面倾向内部擢升,但恐怕最终会基于“政治考量”,而由外人空降。

无论如何,洁蒂在位期间功不可没,曾经历我国多次金融风暴,为我国打造稳健的金融体系,还曾被外国投资者视为可接棒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的候选人之一。

常胜将军型:
马星集团董事经理梁海金

梁海金

业绩报佳逆市亮点

又来一位产业界的佼佼者!今年也可说是马星集团(MAHSING,8583,主板产业股)董事经理丹斯里梁海金的丰收年,业绩销售报佳音之余,更是获奖无数,奠定公司和他个人在业界的江湖地位。

其中,马星集团今年荣获2015年“Frost & Sullivan卓越建筑行业大奖”,梁海金积极回馈社会的贡献,更让该集团赢得“2014-2015年The Brandlaureate大奖”的“年度慈善家”,并授予“亿万品牌大奖”的殊荣。

梁海金本人也获得媒体界的肯定,荣膺财经日报《The Egde》颁发年度杰出产业企业家奖,集团也在顶尖产业发展商奖中获第五名。

该集团的成就也归功于梁海金与团队,在冷却的房市中采取正确的策略,将目光转向可负担房屋,更贴近市场需求,自然成了逆市中的亮点。

绿盛世主席丹斯里刘启胜

刘启胜

一举一动市场关注

人人都说房市吹冷风,发展商销售目标难达,但却有这么一家公司,不仅突破今年高达30亿令吉的销售目标,还为明年许下更上一层楼的40亿令吉目标,被视为今年内销售表现最好的发展商。

那就是丹斯里刘启胜的绿盛世(ECOWLD,8206,主板产业股),虽说他担任非执行董事一职,但“刘启盛”的金字招牌,已经点亮绿盛世的品牌声势,一举一动都受市场关注。

明年,绿盛世的国内亮点,莫过于发展总值高达87亿令吉的武吉免登商业中心(BBCC),以及25亿令吉Eco Business Park 2;在国外也不甘示弱,将在伦敦推出总值123.5亿令吉的产业项目等。

而刘启盛亲自带领的绿盛世国际,则预计在明年上半年展开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20亿令吉。

顶级手套主席丹斯里林伟才

林伟才

净利销售屡创新高

今年虽是企业界惨淡的一年,处处听到“写新低”这3个字,然而,顶级手套(TOPGLOV,7113,主板工业产品股)的业绩却逆势飙升,还不仅一次“创新高”!

由林伟才领军的顶级手套,截至8月底的2015财年末季,还有截至11月底的2016年首季,净利接连改写历史新高,销售额也是有史以来最高。

拟筹10亿扩业

在一片经济不景气中,顶级手套却能够表现英勇,可说是林伟才选对行,手套已经是医药领域的必需品,更别说令吉狂贬,为这些手套商带来更高的出口盈利。

林伟才也计划筹资10亿令吉的银弹,通过并购来扩大业务规模,期望“越做越强”!

新官上任型:

新马航总执行长克里斯托夫穆勒

克里斯托夫穆勒

大刀阔斧力挽信心

要说2015年成功引起全球瞩目的“新官”,莫过于新马航(MAB)总执行长克里斯托夫穆勒。

没办法,马航多年来亏损高达49亿令吉,早已是本地长年受关注的课题,还要一年遭逢二起空难事件,更是令马航跌至谷底全球瞩目,迫使大股东国库控股(Khazanah)压力倍增,必须大刀阔斧改革马航。

曾成功将爱尔兰Aer Lingus航空转亏为盈的穆勒,今年上任后,除了接手国库控股的裁员计划,也紧接着大刀阔斧削减航班、着手品牌改革等,企图让市场对马航重拾信心。

他更牵头让马航与享誉国际的阿联酋航空(Emirates)缔结合作关系,企图借助对方的庞大网络,打稳马航转盈的基础。

多元重工下任总执行长拿督斯里赛法沙

拿督斯里赛法沙

接烫手山芋考能力

提起多元重工(DRBHCOM,1619,主板工业产品股),除了想到幕后大股东、马来富商丹斯里赛莫达,也不得不提执掌9年的董事经理丹斯里莫哈末卡米尔。

多元重工也是大马上市企业中,难得拥有多家上市公司的大型集团,更因接下烫手山芋普腾(Proton)而备受关注,如此大规模的企业,考验着掌舵手的能力。

随着莫哈末卡米尔退休在即,即将从下月接棒的拿督斯里赛法沙,要如何让集团面面俱到稳操胜券?

赛法沙曾在多元重工旗下的物流财团(Konsortium Logistik)和大马邮政(POS,4634,主板贸服股)担任要职。

现年50岁的他,未来要如何带领庞大的集团,以及将普腾转亏为盈,让市场更为期待。

低调豪气型:

土著富豪丹斯里赛莫达

续当私有化达人丹斯里赛莫达向来都作风低调,不过却是个出手豪气的“私有化达人”,今年依然继续施展私有化魔法,壮大港口事业版图。

他通过马矿业(MMCCORP,2194,主板贸服股)全面收购NCB控股(NCB,5509,主板贸服股),整合旗下港口和物流业务,完全控制南部和北部的港口,更有传他考虑将港口业务分拆上市。

XOX说否认收购临近年终,再传来他有意通过献购或联合献购的方式,收购XOX说电讯(XOX,0165,创业板)的股权,企图在电讯领域分一杯羹,不过该消息已经被XOX说电讯管理层否认。

到底明年这位达人会如何大展拳脚,扩大自身的企业王国?值得市场期待。

丹斯里林晓春

神秘大亨搅动企业作为柏威年产托(PAVREIT,5212,主板产业信托股)与马顿(MALTON,6181,主要板产业)大股东,丹斯里林晓春行事极为低调,媒体不但无法获得他的近照,也不知庐山真面目,但市场却频传出他参与国内大型项目的消息。

其中就传出他虎视眈眈总值400亿令吉的隆新高铁,近期更加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旗下大马城私人有限公司的60%股权的战围,出价150亿令吉,与丹斯里林刚河的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WH)一较高下。

他着手的白沙罗市中心(Pusat Bandar Damansara)重新发展计划,更传招来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委员会(CPPIB)合力发展。

在2016年,且看林晓春这位神秘大亨,如何出手搅动企业界及市场。

难关重重型:

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

归队亚航重振光辉

让“人人都可飞”的亚洲航空(AIRASIA,5099,主板贸服股)灵魂人物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这几年将大马亚航交给艾琳奥玛后,就专注在开拓区域市场和自身的运动爱好上。

不过,年中时一份香港会计研究公司GMT的报告,质疑亚航的会计、负债和集团架构问题,引起轩然大波,再加上印尼亚航因为新的监管条例而面临停运危机,促使东尼抛下杂物“归队”,重新专注经营亚航。

之后,东尼迅速解决印尼亚航问题。此外,面临偏低的股价,市场也传出回归日常营运的东尼,有意私有化大马亚航,即便官方否认,仍止不住市场的揣测。

2016年,就要看东尼如何再施展魔法,让面临重重挑战的亚航再现辉煌!

金狮主席兼董事经理丹斯里鍾廷森

积极重组力求翻身

全球钢铁业因为供应过剩而惨兮兮,“钢铁大王”丹斯里鐘廷森领军的金狮(LIONCOR,3581,主板工业产品股)也在苦苦挣扎,积极寻求重组方式。

但这条路荆棘满布,公司向政府要求调高热轧钢(HRC)进口税的请愿,有传被大马钢铁工业联合会(MISIF)反对而搁置,至今未有定论,也让他的钢铁生意困难重重。

百盛积极重塑品牌

不过,零售业务则频频有新动作,百盛控股(PARKSON,5657,主板贸服股)积极重塑品牌,过去1年半投资超过1亿令吉,冀望引入100个新品牌,提高营收表现。

曾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欠下百亿债务,但最终仍安然渡过的金狮集团,且看鐘廷森是否还是宝刀未老成功翻身?

2015年十大财经新闻

风风雨雨  搅乱市场

今年财经界度过风风雨雨,本期财经周刊也选出十大最“经典”的财经大事,看看这一年来有哪些事情搅动着财经界吧!

1.令吉脱钩十周年惨兮兮

1998年金融风暴时,令吉一度大跌至4.155兑1美元的历史新低,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因此在1998年宣布将令吉与美元挂钩,固定汇率在3.80令吉兑1美元。

然后在7年后的2005年7月21日,政府结束钉住美元的日子,宣布将令吉脱钩,采取管理浮动汇率机制,之后曾一度走高到2.9398的最高风光价位。

但来到2015年,令吉因为原油价格暴跌、满城风雨的1MDB的内在因素,还有中国经济放缓、美国升息步伐不明确等因素,而步步走跌,直接回到3.8的原点,10年涨幅功亏一篑。

仅如此,令吉更不断写新低,最低是在9月29日时,贬至4.4845的低点,差点就探至亚洲金融风暴时的谷底。今年至今已蒙受了18.9%的跌幅,是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

2.油价贬不停

旺祖基菲

油价从去年下半年掀起的暴跌熊市后,至今仍未见底,国际原油价格的两大指标:美国原油期货和英国布兰特原油,皆双双跌破每桶36美元的价位。

作为亚洲鲜有的石油净出口国,大马过去“靠油赚钱”的好康头也消失,反而掀起一波由低油价引领的风暴,包括国家收入下跌、油气业低迷等,还引发政府调整预算案、投资评级险遭降级的连锁反应。

政府原本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是根据100美元的油价来计算,逼迫政府需要在今年1月紧急调整预算案;原以为2016年预算案,将油价指标定在48美元已属安全,岂知如今再跌破,据悉政府已着手重新评估预算案。

对于我国油气业龙头国家石油(Petronas)来说,也是一大难题,总裁兼总执行长拿督旺祖基菲今年刚上位就面对大挑战,要怎么引领我国油气业走出阴霾,继续上缴可观收入给国库,就看他的本事了。

3. 1MDB资产卖卖卖

政府投资臂膀1MDB,由于债台高筑以及政治献金丑闻,而受到全国瞩目。

为了在12月底前解决高达420亿令吉的债务,1MDB也被迫将旗下的优质资产卖出,避免为公司担保债务的政府受到拖累。

1MDB拥有全球最优越的电力资产,当年以约109亿令吉,收购丹绒能源控股和云顶杉原电力(Genting Sanyen),一举成为本地电力领域的霸主。

今年最终被迫以98.3亿令吉,脱售Edra全球能源,予中国广东核电集团。

另外,坐落吉隆坡新街场、占地486亩的大马城发展计划,被称为“皇冠上的宝石”,除了是未来的主要商业中心,还是隆新高铁(HSR)的终站所在地,如今计划售出60%的股权,吸引各界趋之若鹜。

4.大马银行被罚巨款 

因未遵守条例而被罚款的事件时有所闻,但大马银行(AMBANK,1015,主板金融股)突然被国家银行罚款5370万令吉,如此庞大的数额,就不多见了。

国行仅称,大马银行是因为没有遵守特定条例而被罚款,但双方对这件事的原由闭口不谈,更让市场大呼好奇,尤其是大马银行更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政治献金的“中心点”,一时间坊间诸多揣测。

对此,洁蒂在出席公开场合时,也不愿回应记者太多,仅称“罚款并非罕见”,国行向来都秉持着严厉的执行力。

到底大马银行犯了什么错,被罚如此巨额的款项,恐怕只有当事人才得知了。

5.惠誉维持评级双礼包

7月1日,曾一度是我国严阵以待的“大限”,因为在这天,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公布我国信贷评级。

惠誉在2013年的年中评估时,意外将我国的展望下调到“负面”,表达对我国财政的担忧;今年初也数度放话,说有50%的几率调降我国评级。

若是评级遭下调,将影响我国的信贷评级,融资艰难且成本提高,也会妨碍外资流入。

因此,当惠誉非但没有下调我国的A级评级,还将展望重新上调至“稳定”,可说是给我国的双礼包,当日就激励马股劲扬30点以上,令吉也一度升值达1%。

6.政府掷200亿救市

今年股市波动极大,在8月时更跌至1503.68点的全年最低点,较去年封关时大跌14.6%。若是以目前的水平来算,今年至今共已跌5.55%,封关在即恐也难以扬势挂收。

中国今年也因为股市暴跌,成立“救市队”注资到市场,而大马政府也跟着在9月宣布重启ValueCap私人有限公司,注资200亿令吉稳定股市。

成立于2002年的ValueCap,是由国库控股(Khazanah)、国民投资公司(PNB)及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共同持有。

资金原订11月底开始注入股市,但根据最新的消息,因为有其中一方股东资金未到位,因此首笔60亿令吉的资金,迟迟未注入市场。到底200亿令吉会何时才完全注入,绝对是股民的最大疑惑。

7. 雪水供整合终于敲定

历时7年、经历两任州务大臣的雪州水供重组计划,终于在今年9月正式落实。

这项整合计划始于2008年,以96.5亿令吉的价格,将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商业高峰(PNSB)、雪州水供财团(ABASS)及雪州水务公司(SPLASH)全都整合。

在这7年之中,经历重重困难,先是持有特许经营权的企业不愿低价脱售,而后又发生州政府和中央政府,在一些水务资产的“所有权”上存有争议而多次延宕。

最终,在经历8度延迟签约后,商峰(PUNCAK,6807,主板基建股)终于将旗下水供资产,脱售给雪州政府;接下来则要看一直认为收购价过低的金务大(GAMUDA,5398,主板建筑股)会如何谈判了。

8.银行业掀裁员潮

银行业向来也是国家经济的荣枯指标,由于面对盈利增长放缓的挑战,国内多家银行今年掀起裁员潮,通过削减人力节省成本,应对当前难关。

带头的是去年在三大银行合并中破局的联昌国际(CIMB,1023,主板金融股),连同印尼联昌商业银行推出和平离职方案(MSS),共批准了3599份申请,预料每年可省2亿9160万令吉,相等于18.2个月的投资回酬。 

之后,国内第四大银行兴业资本(RHBCAP,1066,主板金融股),也推出“转职计划”(Career Transition Scheme),计划在1万8000名雇员中,减少15%,或2700位雇员。 

紧接在后的则是艾芬控股(AFFIN,5185,主板金融股),由投行臂膀加入裁员潮行列,但较为不同的是,相传不是采取自愿离职的方式,而是直接裁退。

而丰隆银行(HLBANK,5819,主板金融股)和丰隆回教银行,不久前则提出和平离职方案(MSS),以提升营运效率。 

9. 土展创投购印尼公司遇阻

在2015年屈服于市场压力,不得不低头甚至转变政策的,土展创投(FGV,5222,主板种植股)是最主要的例子。

今年6月,土展创投宣布以6.8亿美元(29.24亿令吉),收购印尼飞鹰集团(Rajawali Group)旗下Eagle High种植的37%股权,和白糖业务的95%股权。

不过,市场和股东皆批评这项交易出价过高,导致交易迟迟未能敲定。同时,股价更一度跌至1.19令吉的低点,在短短8个月内蒸发45%。

在本月初,该集团终于“松口”,指市况恶化令吉大贬,当初的交易价已经不值得,因此搁置收购案,考虑以其他方式合作。

之后也有传闻,将由大股东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代为收购股权。

10.小型股UMA满天飞

为了警惕投资者小心交易,大马交易所设有发出“不寻常市场交易”(UMA)质询的机制,以避免价量异动超过应有价值的情况而危害投资者。

在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际,掀起一阵“仙股风”,促使马交所当时猛发UMA质询。

但这股由低于1令吉的小型股所掀起的炒风近期再度掀起,根据本报计算,今年马交所共发出75次UMA质询,上半年共有26次,下半年竟高达49次,而且有不少股项多次“中枪”。

9月至10月是UMA的“高峰期”,短短两个月有多达17只股接到质询,炒风十分炙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