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无助橡胶小园主?/朱乾海博士

油棕和橡胶这两种多年生作物特别重视科学研究工作的长期投入。不像设在菲律宾稻米国际研究所,油棕和橡胶没有国际机构扶持,大马的油棕或橡胶研究局靠种植界及政府支撑而成为世界著名的单一作物研究机构。

印尼也是油棕和橡胶的生产大国,早期受到农业先进国荷兰的帮助,研究所的设立和表现口碑很好。大马、斯里兰卡及印度在英文的普遍应用上助长了研究风气及研究所的成立。

80年代初我和中国橡胶研究有联络,今天中国国力强大,橡胶研究先进不在话下,重要的论文也可以在英文科学杂志上浏览。

其他橡胶生产国如泰国、越南及柬埔寨,可能是语文不通关系,我没有读过他们的橡胶文章。

油棕研究文章繁多

值得一提,印尼园丘公司若有大马籍研究员,他们的油棕文章会在大马的种植人月刊发表。大马橡胶局出版的“橡胶研究学报”很多时候刊登的是外人的论文,包括中国和法国。

有这么一个图表说明油棕的国际科学文章在1976年只有20多篇,以后逐年增多,平均每年60-110篇,到2008年达240篇,两年后的2010年统计是350篇,很多文章来自大马油棕研讨会或国际油棕大会。

预测油棕的论文会继续增加,因为研究员的职责是研究,量和质并重。

至于橡胶研究,在种植方面(有异于下游工业研究)出现一种“特殊”现象,那就是研究员女性化,研究项目生物科技化,开销方面“大阵仗”化(外包橡胶基因图叫价令人乍舌)。

油棕未有基因转植

目前的情况是研究是一回事,小园主何年何日得益又是另一回事。

还是回到油棕,油棕从驯化到遗传改进凡50年,研究员往往付出一生精力,实验种植地最少数万公顷,国家经济及人民从中受益,生活得到改善,或许可说是一场农业革命。

油棕研究永续发展,小园主希望得到更多鲜果串,因为棕果是以重量计算售价;棕毛油厂要求高榨油率;加工厂看重平衡脂肪酸,较高的油酸(oleic),较低的棕榈酸(Palwiitic acid),这一切改进都需要从育种选种着手,这些特征是多基因遗传,油棕是单子叶植物,工作较困难,或许正是这原因,大豆等产油作物有基因转植品种,油棕至今尚没有,或许这是好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