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暗渠淹毁35公顷稻田
14农人损失30万索赔

暗渠建设不完善,影响排水系统阻塞。

(亚罗士打27日讯)吉打港口第一花园住宅区后方展开一项“神秘工程”,造成周边35公顷稻田地积水,稻苗在3次播种下仍无法成长,让14名稻农失去约30万令吉收入。

该工程今年10月开始施工,并在原本河流处搭建暗渠(Culvert)衔接两边河岸填土,方便罗里驶入,但却造成周边稻田面对排水问题,以致播种的稻苗长期被水淹没,无法顺利成长。

稻苗被淹坏

对此,稻农们向吉打港口区国会议员阿兹曼、安南武吉区州议员拿督阿米鲁丁及古邦罗丹区州议员莫哈末纳西投诉,吁请吉州政府及相关单位关注此事,并给予合理赔偿。

莫哈末纳西今早召集稻农们在记者会上指出,该工程被誉为“神秘工程”是因为该处没设立告示牌列明该工程,而该区稻田属于慕达农业发展机构管辖,因此不应该允许破坏稻田的工程。

他说,因工程影响耕种,稻农们已错过今年第二季的耕种时期,必须蒙受达30万令吉的损失。

他促请吉州政府或相关单位正视此问题,务必给予稻农们合理赔偿,否则不排除采取法律途径追讨赔偿金。

“州政府应该关注此事,因有关工程据悉与州政府有关联,而赔偿金建议以每公顷2645令吉作出赔偿,解决稻农失去本季耕种的收入负担。”

稻苗被水淹没而死。

错过灌溉期不及翻种

阿米鲁丁指出,承包商所搭建的暗渠不够完善,造成周边田地积水下,稻苗被水淹没而死。

他说,慕达农业发展机构在第二季灌溉限期是从今年10月15日至11月15日,而该工程是在10月展开,尽管承包商在稻农投诉田地积水后,曾改善暗渠结构,但稻农已错过灌溉时期,无法再耕种。

同时,他也对该处所展开的“神秘工程”感到好奇,传言指将展开2.5公里填海工程,但据了解,填海工程申请过程繁文缛节,至少须1至2年时间才能完成。

无论如何,他吁请吉州政府或相关单位,必须给予合理解释该工程的内容,并对稻农作出合理赔偿。

每公顷失8000元收入

受影响的稻田地约35公顷,每公顷估计可得8000令吉收入,因此14名稻农已到哥打士打县警局报案,以便索赔损失。

稻农李美白(53岁)表示,他拥有约6.2公顷地段,全部播种的稻苗因积水而死,造成损失约5万令吉。

他说,该暗渠建设造成稻田水无法排除,虽然承包商在接到投诉后,有重建及挖深暗渠旁的泥土,但因稻苗长期被水淹没,全部枯死。

而慕达农业发展机构副总经理(技术)何德立指出,该机构已针对上述事件向有关承包商反映,且也要求承包商加深及增宽暗渠,以便积水可排出。

14名稻农报案,要求索取赔偿,前左起为李美白、莫哈末纳西及阿米鲁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