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伊合作谁反得了/黄子

在巫统代表大会一役“大获全胜”,纳吉成功消掉老慕的杂音和老马现身的效应,党内权力巩固了。但酿成的巫统信誉赤字却非在党内胜者为王问题自动消失。因此,巫统主席以种族权益和宗教大义,向亟需相濡以沫互相取暖的伊党主席伸出橄榄枝,是转移视线也是提振民意的上策。

早就有意破镜重圆的哈迪阿旺,几度欲重续前缘就差一步,可望而不可及。如今最大的阻力,聂长老已走,长老护持的一众开明派已被铲除净尽。但问题也在开明派被扫下台后,并没坐以待毙,却竟然不顾“叛党”必须休妻的“神圣之誓”,率众弃党而去另立门户,这就成了现在的痛两年后的患。在党内是江山一统,大权在握,但也等同壮士断臂—成了独臂刀,或至少断了一掌。在党史内更是威严大挫。贵为一党之尊,3·08民联五州告捷,他却断送了登州江山;5·05在他手中再失吉州,如今日渐壮大的伊党又在他手中一分为二。这叛党而去的开明派,一个不好,可能将夺去伊党丹登两州以外的城市国州议席。

巫伊领袖隔空示爱

为了坚持民粹主义和保守教条,他不惜与巫统眉来眼去,不断挥动那只看不见的手欲与巫统密谋紧扣而不成;就因他要巩固大权不惜分裂而将开明派拔除殆尽,才使从未享受过做官权力钱益的槟州数千的同志们失去一切。

两位主席以致两党各有所需,纳吉隔空示爱,马华民政立刻跳将起来。当年国阵组成,马华好歹是老二,或林吉祥形容的大婆,回教党不过是众奶之一。

5·05过后,兵败如山倒的马华实力已从老二掉到老三,输给坐拥14国35州的砂州土保党。其他一概不论,如今以马华的SEVEN ELEVEN,若伊斯兰党的21国85州挤进来,马华的原配地位又将如何?马华不能不反,但在巫统党内从老五跃升老三的希山开腔要国阵成员党“成熟”看待巫伊亲事,以及随后有人赶紧搭台让两党主席同穿粉红衣装同台零距离互动过后,民政党仍有所坚持反对;马华高层则不得不“乐”看其成了。

老同志绝不会坐视

马华众同志已被老蔡的退出内阁搞到好一段人人无官的难熬岁月,那荣华富贵丧掉的日子说多苦有多苦。而今形势更非昔比,哪还剩下多少反对的筹码。所谓反不了,最好就是跟随,免得被斥甚至被逐。“醒定”做人还是上策,巫伊合作以至要通过断肢法、全面实施回教法,也不是被选民抛弃的马华民政有什么能力可以回天的。

巫伊合作,真正反得了,起得了作用,在国阵是砂州的国阵或土保党。其他国阵成员党,早已弃他们而去的选民,就别说三道四了。

另一群可以阻止巫伊正式拜堂再婚,是伊党的老同志们。80年代多少伊党同志受到Amanat Hadi Awang极度煽动的感召,与身在巫统的亲人断绝关系——夫妻离异,父子母女恩情义绝,生不来往死不送殡,犹如不共载天的仇恨。这群为“正义”为“真理”付上如此重大代价的老同志,只要他们仍有足够的力量,他们绝不会坐看纳吉哈迪的好事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