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还是武打/庄若 

《叶问3》好看吗?要从类型去看。

武打片自有它的类型。就算武打片,也分成不同形式,且不说武林传说加机械大炮的《太极》,就说与《叶问》相近年代的《黄飞鸿》来说好了。《黄飞鸿》自关德兴与石坚的时代,早已登上银幕百来次,虽说是真实人物,影迷早已接受它故事的虚构,因此不管是成龙(《醉拳》里的角色亦是黄飞鸿),还是关德兴、李连杰饰演,观众都不管故事角色是否真实(真有十三姨吗),拳脚功夫是否虚构(有无影脚、醉拳吗),电影是电影,现实是现实。

然后《叶问》拍到第三集,问题来了。可能要与《一代宗师》的神乎其技区分开来,《叶问》强调的是拳拳到肉,不吊“威也”的写实。可是,这回我们看见的是甄子丹,不管是平地或楼梯,不管一人还是百人围着,都像打木人桩那般,“行得正企得正”的打打打,没有半分吸引人——反正叶师傅怎样都不会输的嘛。一点危机也没有的打斗,有什么好看呢?

与拳王泰森的对打,可说是最有看头了。因为别说什么,单单泰森的重量级身型,犹如泰山压顶,甄子丹只求打足3分钟,可说是合理的。那最后“一击”给泰森打脸,可说是隔靴止痒。

坚持“写实”的精彩

既然没有重大的历史。只有最后的“私斗”了,两个咏春高手的对决,本来可以发挥。可是本来算是师兄弟,终究也像师兄弟切磋,没有你死我活的必要(叶太根本背着不看)。

与泰拳高手在电梯中的打斗精彩吗?其实也囿于“写实”精彩不到哪里去。

剧情也要迁就于“写实”,所以此集中某人非死不可。也因此成长中的李小龙,必须拜叶问为师。可是编剧又舍不得不放一点李小龙的典故:他爱跳舞,他打功夫崇尚一个快字,“不知道算打中水,还是不算?”铺陈李小龙对于“水”的那一番著名“哲学”。

商业导演毕竟还是浮夸的,如果可以加重几両“写实”就好(例如大徒弟对女教师的木纳,便很有当年人的纯朴趣味)。可是对白也得讲究一点嘛。当年的广东人,应该不会吐出像“高调”那种现代中文。要写实就写实到底,否则不妨来点漂亮的武打(多久没看过像《醉拳2》刘家良那种武打了?)。看《叶问》,不是为了看他和老婆跳交际舞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