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程人生/杨剑

2010年伊朗导演贾法潘纳希(Jafar Panahi)因反政府宣传,被伊朗政府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软禁,且20年内不能拍片,当时全球的电影界人士都感到震惊,也在不少影展中抨击伊朗政府迫害艺术家行为。

转行做德士司机

不过这位意志坚定的电影人没有因此气馁,反而是继续在自己的能力及空间下,寻找本身拍片理想的机会,而他令人最佩服之处,是无法在影圈内再发展后,转行当德士司机,每天驾着黄色德士行绕街头载客,但却在车内装置最简便的摄录影机器拍摄电影,结果成功的拍成了《计程人生·Taxi》并赢得柏林国际影展的最佳影片金熊奖,这部电影过后在不少其他国家的国际影展上放映,而成为观众焦点,今年在韩国釜山影展中上映也几乎一票难求,不过自己却幸运的在最后一刻有一名澳洲影评人朋友因要提早回国而让了他的票给我,让自己有机会观赏到这部名片。

事实上《计程人生》是部纪录片,潘纳希驾驶的德士,穿梭在德黑兰大街小巷,客人们可以随意搭载共乘,而他的镜头可以对着客人、对着自己、转向车窗外。每个上车的人无论是与他聊天,或是乘客们彼此闲话家常,或说长说短,充满着伊朗普通人民日常生活的概况,亲切之余,还让观众感染到伊朗的浮生绘、一睹伊朗的众生相。

荒谬却又真实

潘纳希所载的乘客形形色色,有贩卖盗版光碟的男子、也有捧着鱼缸的大婶、还有贾法潘纳希的亲侄女,他们和司机的互动,看起来荒谬却又真实,

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各有立点。其中有一位车祸受重伤的丈夫,不顾受伤流血的难受状态,坚持要立遗嘱,以司机的手机录下遗言,以保障太太可以继承他的财产,忠实反映出当地女权的薄弱,以及男性在社会的强势主导地位

导演借片中的不同人物角色,对社会现状进行了批判,而因被禁出国,而在柏林得奖代他出席领奖的小侄女也在片中亮相,她慧黠伶俐,与导演不断辩论的口齿,非常可爱,对于一个被逼害的电影工作者,仍有这种创作力及热诚,贾法潘纳希的确是位令人肃然起敬的当代导演。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