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知名度 振兴服务业
影视业牵动槟州经济

《安娜与国王》在槟城拍摄12天就砸下了1200万令。

槟州,一个成功从农业转型成电子工业的城市。

然而,在丰富历史背景、古迹、美食下,槟城的服务业早在数年前取代了电子工业,成为州内主要的经济推手。

过去五年期间有超过50个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广告、电影、电视剧,或综艺节目,在槟城拍摄,令槟州知名度进一步获得提高外,更刺激州内经济活动,活络服务业领域。这样的发展次序,显然与美国、日本、韩国,乃至港台等相近,它们同样通过影视业刺激本土经济,并通过散播至海外的软实力,大大振兴当地的服务业。

无疑,影视业在槟州也正展现出一股活力,《南洋商报》记者在走访相关业者时发现,影视业不仅正带动着服务业,更极有潜力在未来10年带领槟州经济增长,成为未来关键的经济发展方向。

拍摄团队人多开销大
《安娜与国王》12天砸1200万

一部影视作品往往需要一个团队,人数数十人至100人不等,取决于作品的规模,若先不谈该电影是否能成功为槟城带来观光人潮,单单就该制作团队在逗留的天数里,在衣食住行方面为槟城人带来的商机,就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何晋亿:电影拍摄推动旅游业,其功不可没。

电影《生忌快乐》导演何晋亿表示,这部可称为“土产”的电影是全程取景于槟城,共20天,仅是幕后团队都有60人,若包括演员等就近100人,因此整体在衣食住行方面花了120万令吉,而他曾执导的《怨鬼》则在一个月内花费了170万令吉的膳食住宿费。

“一个团队若在槟城拍摄对于周边的各行业,如酒店、餐饮及汽车出租,都会带来可观的收益。”

张弼士故居曾是奥斯卡得奖电影的拍摄地点。

影视带动旅游商机

据了解,当年好莱坞电影《安娜与国王》在槟城拍摄12天就在砸下了1200万令吉,远的不说,目前还在拍摄的《印度之夏》更在槟城掷下5000万令吉。这还不包括未来可能带动的旅游商机。

何晋亿就指出,电影拍摄推动槟城旅游业是其中一个重要管道,举例来说,香港和台湾的旅游业之所以会那么兴旺,影视方面功不可没,因为有很多观众都是通过港剧及台湾偶像剧而认识该地区,且对该地方产生憧憬而前往旅行,相信州政府也开始发现影视也在这方面潜力,开始着手推动影视业。

谢嘉平:槟城的建筑保留得比港台好,所以很多戏都选择来槟城拍。

谢嘉平:好电影能为地方宣传
展现文化带动风潮

积极推动槟州做为影视业聚焦的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也点出,影视作品除了捧红一个地方外,更能成功地把当地文化或意识形态展现在世人面前,甚至带动一股风潮。

“这点,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的女主角喝啤酒吃炸鸡就成了一股风潮。此外,艺人们穿戴的服饰若是本地设计,更将直接捧红本地设计师。”

也因为看到前景,谢嘉平带领的槟州影视业委员会正积极推动有关工作。

更大的关键是,一部好作品足以为该地宣传,省下宣传费外,更是无上限地制造效果,1965年上映的《仙乐飘飘》就让奥地利的萨尔斯堡红了半世纪,至今也仍在发挥其作用。

显然的,影视业做为一个经济催化无疑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潜能与前景均无限。那究竟是什么令槟州备受影视业者青睐呢?

拥天时地利人和
近年多影视到槟取景

槟城在近几年大受电影制作团队的欢迎,纷纷来到这里取景,天时、地利及人和来诠释槟城的优势是关键。

获史提芬史匹堡重视

谢嘉平透露,多年前好莱坞名导史提芬史匹堡就曾向他指出,多元文化的槟城其实拥有很多实地优势供电影拍摄,宜古宜今之外,也不乏自然景色。

“槟城的建筑保留得比港台好,所以,很多戏都选择来槟城拍,比如《色·戒》就在槟城找到旧式香港风情。”

他说,由于槟州各族文化交融,各式各样的建筑物以及人种都有,令各种影视作品都能到此取景。

复古老建筑保存完好

另外,何晋亿也说,要制作一部电影最重要的就是地点,像《生忌快乐》中需要的40年代的二战景象、80年代的复古背景及现代的建筑物,槟城可说是应有尽有,而且相距的路程也很靠近,这能让电影制作减少不必要的费用,不像是在吉隆坡,要找一个年代感的景象是个很难的事。

他充,槟城是语言及文化的大杂烩,因此当外国团队来到槟城拍摄时不会发生沟通上的问题,而且这里的美食各种各样,外国人想吃西餐也找得到,若在印度想吃个西餐也找不着。

“槟城临记素质比吉隆坡好”

谢嘉平说,六年前他刚入行时,要找懂得演及有素质的临记是很难的,因为都是新人,因此他就从那时栽培这些临记,直到现在要找成熟的临记不是问题,所谓的成熟,即不会瞄镜头、会在喊“Action”后才演及导演不喊“Cut”是不会停的。

“若与吉隆坡的临记相比,槟城的相对比较不计较,对演戏抱有很大的热诚且很合作,这里的人不会跟你计较钱的多寡和超时问题,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能演到戏,甚至在拍殴打戏份时,他们为求逼真,还会跟导演说真打也没关系,只要画面看起来真实就行,这让我们感到很敬业。”

谢嘉平说,槟州早在30至40年代都是亚洲的影视聚焦,不少影展在槟州举办外,就连当时的红星名导,或制作人全都云集槟州,换言之,槟州其实是有其历史背景的基础,成为影视业聚焦的。

陈利强:成立小组协影视制作团队完成申请流程。

陈利强:设小组助申请准证

拍摄队不再是“无头苍蝇”

槟城环球旅游机构市场经理陈利强表示,之前在州政府并没有专门负责处理电影制作在槟拍摄的部门,因此当这些电影制作团队来到槟城时会像个无头苍蝇般不知该如何是好。“因此我们看到有这方面的需要,就在今年3月设立一个两人小组提供一站式申请准证,让国内外的制作团队来槟拍摄时能联络我们,协助他们向相关单位如槟岛市政厅及交警同时提出申请。”

小组没资金预算

他说,在今年初1月及2月时开始这方面的调查,并参考国外电影拍摄委员会及电影局的条规,设计一个简化的系统,过滤不合规格的制作公司。

在该小组成立初期,不少人误以为是电影制作赞助,但他阐明该小组并没有任何资金预算,最主要的功能是帮组这些制作团队加速申请流程,为他们与州政府部门之间搭建座桥梁,举例来说,一个电影制作团体需先获得大马电影发展局发出的准证才能进行拍摄,然后当他们联系该小组时,小组人员就要指引他们如何联系市政厅获得在地拍摄批准。

“只要制作团队准备详细的策划书交给市政厅审核后,市政厅就会给予一张‘注意事项’的纸,但若拍摄地点涉及公共场所要求封路的话,就必须另填表格跟市政厅申请,届时市政厅会召集所有相关部门如警局、消拯局等一同聆听制作团队要求后再定夺。”

他说,该小组也会了解制作团队的初步拍摄概念中涉及的地点,若是他们认为还有更适合的地点就会提议给对方,该制作团的导演及监制会再去勘景,通常都会接纳他们的意见。

今年逾10制作团队接洽

陈利强透露,今年就有10几个制作团队来接洽,其中包括电影、连续剧、纪录片、真人秀节目、短片、广告及推广片等,其中在与《湄公河行动》的导演林超贤见面时,对方就称赞槟城在这方面提供很大便利,不似其他大城市的限制要求很多。

“这也是我们要达到的目标之一,即尽最大可能配合这些制作团队,让他们觉得在槟城拍摄很方便,那么日后他们也会更加愿意再回来拍摄,帮助推广槟城旅游业。”

他表示,不同类型的制作团队要求的协助也有所不同,大型的制作团队通常只是要他们协助如何联系相关部门以及提供适合的拍摄景点,而中型制作不会要求资金资助,但会希望能在“衣食住行”方面补助,如《综艺玩很大》。

“但这个不是常规,是因为我们原本就要在台湾市场打广告推广槟城,所以就将这费用转用在邀请《综艺玩很大》过来槟城拍摄,赞助他们在槟城的花费。”

他指出,这个做法也是基于他们事先了解当地的消费思维是对媒体的接受度很高的,所以才能采用拍摄影片推广槟州旅游业,且在该节目播出局后,回响很大,好几家酒店的酒店入住率成长热烈,且槟城国际机场入境记录也显示从台北直飞槟城入境的台湾游客增加3%,即好几千人。

151227N01_noresize

 

报道:刘金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