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

尼泊尔5月时发生的地震造成不少房屋倒塌,不少被困瓦砾中的人因脊椎或肢体受伤,在手术后仍需要接受物理治疗。 Yann Geay/MSF摄

19岁的年轻人,应该在做些什么?他应该每天和朋友到处玩乐、享受校园生活、用知识和经验装备自己、对未来充满期盼,而且准备就绪要追寻自己的梦想。比拉伊本来应该这样活着,直至地震的发生,把他的生命彻底改变。我首次遇上比拉伊,是在离加德满都一小时车程的脊椎伤患复康中心的庭院。中心的入口处有个斜坡,斜坡底是3个由无国界医生设立的帐篷,我们在帐篷里为有脊椎或肢体伤患的病人提供复康服务。我看见坐在轮椅上的比拉伊,正拼命爬上斜坡顶,然后飞快地滑下来,像玩过山车一样。

无国界医生传讯主任梁柏仪(右)日前探访尼泊尔桑加,组织在当地的救援工作将于12月完结。 Pearly Jacob/MSF摄

木无表情无回应

当轮椅快要冲向帐篷时,他突然急煞车,把轮椅的前轮和其中一只后轮提起,只剩下另一只后轮作支撑。他双手迅速转动轮椅,然后以完美的落地结束这场花式轮椅表演。

他的表演看得我目瞪口呆。我说:“你太会控制轮椅了!”他没有回应,木无表情地看着我,然后很快回到自己的帐篷。后来,我发现当其他病人在进行团体活动时,总会故意保持距离。我开始明白那木无表情的脸孔背后隐藏的是什么:他曾经是个充满干劲、活力和创意,而且体魄强健的年轻人,但现在这一切只能从他的花式轮椅上看到,而他对此显然不感到自豪。

他忆述地震的情况说:“那时我正在睡觉。人们到处叫嚷逃跑,我也一样。突然间,我感到有块大石倒在我身上。不久后我便被困在瓦砾里了。”街上的人把他救了出来,但下一轮地震很快又来了,他又再度被埋。半小时后,他终于被救出并送往医院。

今年19岁的比拉伊,因为在地震中脊椎严重受伤,下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 Iris Leung/MSF摄

梦想全被幻灭

“我余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梦想全都幻灭了,要展开新生活,面对很多问题。”他语气平静,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我想着比拉伊出院后可以到哪里去。尼泊尔不是个方便轮椅使用者生活的国家,更不要说找工作过活了。想到他将要克服多少障碍,我马上被一阵绝望和无力感包围。

然后他说:“我的想法负面,但如果人人都积极起来的话,我也会有力量让自己积极起来。”他的说话安慰了我,但想到无国界医生作为一个紧急医疗组织,能为他做的实在不多,又让我非常沮丧。我们在桑加这里,为病人提供物理治疗、辅导和基本护理,却无法把梦想带回来给这年轻人,也无法让他重新走路。

走出帐篷,辅导员纳杰玛解释说:“我们在为他想办法,可能可以帮助他继续求学,或让他做他想做的事。”我看着刚从帐篷出来的比拉伊,他正在和其他病人玩桌上撞球。阳光之下,他全情投入,笑起来就像个19岁的年轻人。

无国界医生在尼泊尔桑加的脊椎伤患复康中心,为地震伤者提供简单护理和物理治疗。Iris Leung/MSF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