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外资确保回酬
油企须获全面奖励?

努鲁安(左)和布莱恩库克。

油气领域的资金投入庞大,因此,要如何吸引全球的资金?又能够为投资者提供哪些合理的报酬?此外,在低油价时期,政府能够提供什么辅助,确保行业继续前进。 

布莱恩库克(澳洲普华永道):

在目前的低价环境中(假设低价气候会持续数年),有必要进一步全面奖励,以支持对内投资吗?政府在这方面能做得更多吗? 

罗伊恩(大马蚬壳石油):

关于奖励的问题,即使你认为大马目前的石油财政体制(PFR)为参与的公司提供足够的报酬,全球也较少投资了。

因此,不仅必须评估目前的PFR现在是否够好,也要评估未来是否能引入金钱,因为竞争加剧。跨国公司会根据多个因素做出投资决定,不仅是PFR,也必须考虑新情况的因素。 

灵活处理上游奖励

在上游的风险/报酬平衡方面,要有较高程度的灵活性。多一点灵活性(以及国油帮助)会真的让公司获得奖励。承担风险、找到碳氢化合物后,重要的是能获得发展的报酬。

布莱恩库克(澳洲普华永道):

我会再谈那点,罗伊恩。在吸引全球资金(流动性高和改变中的环境)方面,大马有足够平衡的风险报酬体制,可争夺这些投资吗? 

施国耀(埃克森美孚大马):

必须承认,国油已随时间变化,PFR条件也是。因此,真正的问题是PFR的变化是否发生得够快,与地底的资源、挑战和风险保持一致。

现在,转移到油田的不同生命周期,如果保持与油田开始生产时一样的条件,就无助于发现剩余资源。必须按油田生命周期的阶段,有不同的财政条件。 

此外,关于对内投资,较有趣的活动是在更远的深水区,发展风险和成本较高。许多其他国家有类似的资源,和(如罗伊恩所说)更吸引投资者的财政体制。

在总体上,行业必须协同国油着眼于不同的行动,以进一步奖励其资源的开发。 

服务公司没获特定奖励林兰马烈(沙肯石油):

必须说明,虽然本地公司的确获得政府的奖励和支持,对大马油气服务公司却没有特定的奖励。

与区域竞争力有关的课题是,在补助金、税务安排、资金或融资方面,其他政府对国内服务公司提供显著的奖励,让这些公司更具竞争力。 

因此,如果它们来到这个市场,和没有政府同类支持的大马服务公司竞争,他们会有显著的优势。这是需要某些调查的课题之一,因为它有潜能大大影响本地行业。 

阿迪朱基菲里(国油):

说到上游财政体制,大马在政府所得方面的确属于最高的四分之一。

不过,虽然这在高油价环境中相当明显(因为有暴利税),但是在目前气候中已大大减少。我们不再收到补充付款。

供应商成本比区域高

财务奖励很重要,但我们已尽力而为。政府已满足几乎所有要求,国油会在财务条件方面持续有创意和革新,就像过去20年一样,但焦点应在拉低整个行业的成本。 

不幸的是,拉低成本的正面冲击由服务领域承担。需要更大竞争力、更多生产力和更低成本结构,但整个价值链最终必须改善。 

罗海扎达鲁士(合顺油气):

不是所有服务供应商都着眼于奖励。有人是着眼于消除抑制因素。虽然一般的观感是,大马服务供应商的成本比区域高,但是在特定领域可以更低至10%。此外,马来西亚有数个国内服务供应商,提出低于市场价格的个人合约条件。

印度政府给本地服务供应商10%优惠,而我国只是要求提供市场价格。 

国油会在财务条件方面持续有创意和革新。

炼油行业艰辛蒙亏罗伊恩(大马蚬壳石油):

在下游奖励方面,炼油在马来西亚是非常困难的业务,涉及的公司过去4年蒙受亏损。应认真考虑马来西亚国内是否继续要有炼油生产力。

如果对供应保障是必要的,那么必须奖励本地炼油厂,以便他们继续业务。这是政府的策略问题,如果不支持,市场力量不会对本地炼油厂有利。

RAPID项目是特例,但现有的炼油厂没有可竞争的规模和复杂性。 

布莱恩库克(普华永道澳洲):

这个问题在本区域并非不常见,也很重要。强调它是策略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如果市场力量获胜,结果可能非如人愿。而且马来西亚有显著储备,就必须决定,对行业和政府来说,下游是否有策略性优先权。

有了显著投资,国油可建造有全球竞争力和大规模的工厂。法立,你的看法是? 

莫哈末法立(国油):

必须按背景评估课题,着眼于整个画面。政府必须评估国内是否需要策略性资产和炼油厂。 

根本的出发点是,在布莱恩提及的许多国家,整个行业(包括整个价值链)已处于市场价格。可按市场力量决策。

石油产品可取代

不过,在像马来西亚的国家,还有一些低效率,决策不是直率的。事实上,本领域发展相关的数个其它方面完全厘清之前,不应希望政府做出策略性决定。 

在投资方面,下游必须在全球规模竞争。大多石油产品是可取代的,创造价值的唯一方式是通过全面综合和联系石化工业创造的优势。

例如,RAPID项目有炼油生产力,以及石化综合设施,我们的策略性观点是,石油和石化的反周期价格性质对我们有利。 

布莱恩库克(澳洲普华永道):

最后,我想要大家做一点不同的思考。

想象在2025年,这场辩论造成了很多改变。马来西亚有了可持续性高的油气生态系统,在全球有竞争力,我们回到这间会议室,讨论过去10年发生的精彩进展。

期间的那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才能促使它实现? 

须有国际思维罗海扎达鲁士(合顺油气):

我一开始就强调,服务供应商必须有国际思维,才能提供竞争性定价和高品质产品。马来西亚要达到你概述的现实,必须着手于区域以及全球营运。

相应地,国油提供了增长的种子,服务供应商应自己扩大能力、生产力和品质,10年后才能逼近挪威,那里许多公司从本地市场起步,现在增长和可持续性毋须依赖本地业务。

须整合服务领域吉安卡洛(沃斯科能源集团):

还会有两三年的低油价。应可为长期可持续性打下基础,目前太零碎的服务领域将整合。 这些服务公司必须经历投资组合的优化,以便认清目标和方法。

显然,需要降低成本,但必须有智慧地进行,公司现在也必须准备投资,因为市场在改变:有了新的现实。例如,大多数业者削减工程资源,市场复苏时,可能会创造工程服务供应的契机。

这是投资组合优化的例子。不仅是脱售、削减成本等,而是发展能让行业转移、新的和较强的业者崛起的想法。 

施国耀(大马埃克森美孚):

优化行业的改变之一,是撤销采购过程的监管。必须比照下游工业进行。可大大减少程序数目、增加竞争力和确保服务行业无数倍更有效率。 

罗伊恩(大马蚬壳石油):

要较少但较强的业者(不仅是在服务,也在整个行业)崛起,政府的角色应从保护转移到促成。这牵涉公平的资金(像其他国家)或提供管理知识,让崛起的公司管理良好、资金充足,不仅在马来西亚也在本区域有能力营业的规模。 

补贴政策应消除托德克里兹(康菲石油):

要达至全球竞争、可持续的投资气候,大马油气工业应已把握时机,消除现有的扭曲(如:石油津贴),进一步奖励投资,创造更强的行业和政府。

目前,有人为的基础设施约束,限制天然气投资和发展,如果消除,会增加政府收入,并强化投资信心,缔造可持续的油气工业。 

拿督沙鲁哈米(MPRC):一个重要步骤,是首相推介第11大马计划的预算演讲中,清楚表达的两个政策;国家2020年达成先进国的重要政策框架。这两点是:一,政府五年内政策目标是消除补贴导致的扭曲,尤其在能源领域;二,政府会通过市场竞争加强人民的能力。 

须培养技能人才

一旦清楚表达目标,政府、公务员和技术官僚将在政治压力下保持一致和坚决。可真正地促进成功的油气工业。 

林兰马烈(沙肯石油):

显然,未来10年和以后,油气工业将对国家非常重要。

为了促进整个行业愿见的那种改变,整个服务领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须要稳固的公司,继续发展能力,并支持本地行业。

在那种意义上,希望国家尽量保留多种价值,以确保可持续性、加强服务行业和经济。

莫哈末法立(国油):

10年内最重要的投资是大马人才。如果能与教育系统紧密合作,培养源源不绝的技能人才,就可见到惊人的改变。 

另一应已解决的问题,是定价差距相关的低效率。这需要时间,但可允许进一步增长和基础设施发展。

现在的阶段是,如果景气不利,潜在投资者会推迟决定,在场的公司甚至考虑离开。因此,必须对发展非常体贴。 

政策清晰加强发展阿迪朱基菲里(国油):

达到现实的机会很高。油气工业贡献大马国内生产总值(GDP)约13%,是显著的比例,市场行动者有义务确保领域持续有活力,对国家有利。 

国油作为NOC需要与政府携手合作实施清楚的政策,尤其是消除补贴扭曲。

国油作为NOC也有责任渐进地撤销监管执照等方面,提升本地能力发展,以便为本地业者提供稳固的平台,增加参与。 

积极拓展海外

理想中,“大马品牌”的一系列服务公司,应与国油同步拓展到海外。这样,可一起开发海外市场,加强马来西亚的全球存在感。

努鲁安(大马普华永道):

大马油气工业领袖的深刻见解非常有趣。重复出现的课题是成本效率,今天谈了解决问题的多种方法。 

人力资源也是本领域的关键发展领域。还有服务行业的职员保留和培训。必须进行研究,支持本区域油气工业的发展,确保采取行动利用人才,支持行业和国家的增长。 

此外,本地公司应把焦点扩大到大马以外,结合政府的土著议程领导单位(Teraju)计划(支持大马中小型企业),希望未来10年会增加。

最后,讨论显示,马来西亚有最大的潜能来领导发展,并成为区域油气枢纽。 

政府角色须改变布莱恩库克(澳洲普华永道):

我们已覆盖了议程的关键课题。一个课题是:政府角色必须改变,从保护者到促成者。关于油价冲击,重复出现的概念是,低油价气候是让行业离开安全区、聚焦于资本生产力和营运效率的契机。 

关于行业可持续性,马来西亚以过去30年的成就为荣,支配一切的主题是:思维必须从“大马中心”视角演化到区域和全球。大家都同意,成功的定义不是马来西亚以内有多少家公司竞争,而是在国界外竞争业务的过程。 

大马油气领域增长前景非常强,对国家未来发展和经济可持续性非常重要。尚存约40年的储备:马来西亚必须最大化其利益,培养更先进和竞争性的行业,为下一个现实做好准备。 

国油有志于增长,坚持发展业务的IOC方面,带领大马公司将其存在感扩大到全球。同样地,应提出挑战:不仅是由国油作主。

整个油气领域的大马公司都必须前进和努力。 

这是场精彩的辩论,感谢所有参与者真诚和发人省思的发言。本讨论肯定让所有观众对手头的课题有更广阔的视角。 

“油气领域圆桌会议”是由全球研究及出版商国际投资者(International Investor)主办,是在大马的系列活动之一,《南洋商报》是唯一获得授权刊登的中文媒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