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高铁争夺战/张敬伟

中日两国在亚洲施展影响力,高铁争夺战成了主要的形式。在印尼高铁博弈中,中国胜了日本;印度高铁工程,日本则拿下一城,双方打成平手。   

日本与印度签署价值147亿美元的高铁订单,按照协议,这条高铁连接印度最大城市孟买和古吉拉特邦的艾哈迈达巴德,全程505公里,最高时速320公里,工程预计明年开工,2023年竣工。  

据悉,日方向印度提供超过万亿日元的低息贷款(利率只有0.1%),还款期为50年,等于日本先用自己的钱在印度建一条“示范高铁线”。  

其实,除了高铁项目,安倍首相此举还希望参与印度民用核能项目——因为印度发展核武,日本曾经中断和印度合作。而且,日印安保合作也是安倍一直以来的重要目标。

恶性竞争将两败俱伤

  

客观言,中日高铁在亚洲乃至世界其他地方博弈,未必是坏事。两个东亚国家的高铁项目竞争,不仅有利其他国家建设高速铁路项目,而且中日两国的竞争,也有助于提升两国的高铁技术。只是,中日两国的高铁博弈,若演化为你死我活的恶性竞争,将会两败俱伤。更可怕的是,若以高铁技术为“赠品”,混搭地缘政治的诉求,中日高铁博弈将演化为地缘政治搏杀。譬如安倍访印期间,再次强调日印两国的安保合作,他并在《印度时报》发表“印度和日本,天然的合作伙伴”的文章。   

这是安倍构建每日澳印“安全菱形”战略的老调重弹。当然,对中国也有猜忌的印度,也乐于在外交场合附和日本,以便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莫迪总理上台后,他和安倍的外交互动,充分体现了这种现实主义的立场。但是作为亚洲大国,“印度象”也决然不会去充当某个大国的工具去开罪中国,对美国如此,对日本更是这样。   

中日印三角关系,不可能形成安倍所期盼的“孙刘抗曹”局面,日本擎其民主国家的意识形态大旗也好,强调美日澳新的“安全菱形”也罢,印度对日也是虚与委蛇。在印度的战略大棋局中,发展是第一要务,联合中美日一切对印有利的外部要素,是其第一选择。现在的印度,有些像改革开放中前期的中国,唯一的不同是,印度号称世界上第一大民主国家,而且和中国存在着领土争端,因而和美日确实有着现实的地缘政治利益关联性。这种关联性,体现在印度的外交抉择上,无非是对华有些忌惮,对美日多些倾向性而已。  

总之,印度有自己的雄心,印度象要做大国中的重要一极,而非某个国家或国家集团中的附庸。

中日应探讨合作共赢

回到印度高铁本身。印度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薄弱,这也成为制约印度经济发展的短板。因而,中日两国的高铁博弈战,对印度而言自可待价而沽。谁的条件优厚,特别是融资方面的让步更多,印度就选择谁–但印度决不会将该国庞大的基础设施大蛋糕交给一个国家。印度也会优中选优,并在中日之间玩平衡。中印铁路合作项目也有诸多进展,譬如中国帮助印度对现有铁路项目的加速,对印度铁路工程师的集中培训等等。   

更可能的是,印度可能通过和中日两国高铁项目的合作,取中日高铁技术所长,从而发展出自己的高铁技术。作为新兴市场国家,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全球高铁市场,印度也会成为另一个竞争者。   

中日两国在“两印”的博弈,得失皆是寻常事。未来全球竞争,中日两国高铁技术还会直面交锋。除了博弈,中日两国能否合作共赢呢?这是中日两国政治家和企业家亟需思考的现实命题。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