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危机?
上帝自有安排!

粗线条不善言表,“插画”似乎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总能让她于画插画中沉淀、思考并与他人说话、分享“甜酸苦辣”。

“人生永远不会有绝佳时刻!机会不等人,什么东西都要试了才知道!” 

粗线条,毅然于经济不景气中辞去工作,步入冷门行业“自由插画”。 

很多人说她傻,但她却深知自己要的是什么,实行把“人生”与“机会”掌握于手中!

是否曾想过,30岁、40岁、50岁,看职场与工作是怎样的?在职场努力打拼20、30年,说不累?那不太可能吧? 

在职场里要听到一句“welldone”真的很难。不管有没“welldone”,我们都需要尽力把工作做好,粗线条表示,“这就是我的专业精神!”

岁月,会夺走人们的单纯与天真,让我们从远大抱负与理想中“觉醒”渐渐变得务实。当尖尖带刺的菱角被渐渐磨平、变钝时,很多人会因此而变得悲哀与消极,但亦有人能从中渐渐了解到自己要的是什么。显然,充满正能量的玻璃插画师“粗线条”,原名郑爱薇,属于后者。

“圣诞节的喜气,总带给很多人开心与温馨的盼望,但同时也让很多人因节庆气氛而备感落寂。近年,我所画的圣诞节插画,背后均有一个动人故事。不管快乐或困难,其实都是恩典。我总会在‘快乐'与'不快乐'的事情、经历中,思考背后的学习价值与意义。”— 自由插画师,粗线条。

“困难”就要去闯

辞职后的某天,她坐在一间韩国咖啡餐厅随笔涂鸦。餐厅老板“观察”了她良久,总算走上前问其职业。谈话中,老板提出了其心愿,冀有人能帮他这甫开张的餐厅画上充满欢乐气氛的玻璃插画。 

“虽然我们互不相识,但这听起就是件有趣的事,我丝毫没考虑就答应下来了!就这样,我接下了这单生意,从此进入玻璃橱窗插画师的职业。” 

在玻璃橱窗上画插画,听起来就很“酷”。从事这行的人,在大马多吗? 

“据我所知,应该没有!这工作颜料难找,耗时、费力且考‘功夫’。我还没开始之前,问了很多人的意见,大多给予负面评价,都不太看好的!其实,这种玻璃插画在韩国流行很久了,由韩国连续剧《咖啡王子一号店》带起;法国也有插画家画过,艾玛(Emma Block)就是其中代表。”

颜料难觅

接下这工作,很多同做平媒设计的朋友均跟她说这是“不可能的任务”,因目前大马的餐厅大多是用帖子(sticker)将插画黏上去的;反观,手绘则会面对左、右边比例难以掌控与对称、颜料短缺等问题。其中,颜料这一块最是让她百般头疼!

从起稿、沟通、完成玻璃上的插画,花了约7天时间。画完第一间餐厅,另一间宠物餐厅、基督教会等陆续有来。其中,基督教会的工作是其教会教友邀请的,而宠物餐厅是主动联系她的。

宠物餐厅,主题自然是以宠物为主,故她花了很多时间在找资料与起稿。当时,整个文具市场亦面临货源短缺问题,找颜料的过程变得更吃力与艰难。 

本地画具货品进口保守,大多文具、画具店货品均不齐全。此外,因马币的贬值,购买颜料的成本也跟着提高了。“很多时候,就算自己阅读网络论坛,‘物色’了很多吸引人的颜料,但这些颜料大多无法于本地购得,得通过网购或同行前辈介绍,方可找到较经济且本地亦有售卖的颜料。最后,迫使我须‘卯足全力’,找遍近乎巴生谷所有的店铺才算大功告成!”

要在一个90度的玻璃上画画,左边、右边看不完全面,就很容易画歪。虽然,大家都告诉粗线条别浪费精力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但粗线条却以实际行动用一间间、一次次的精彩杰作来“粉碎”了他们的说法。

粗线条“出城记”

那些年,粗线条“出城”讨生活,仅带了一些衣物与几枝笔。白纸,留下来写信给家人、朋友;报纸与免费传单的空白处,则用来画画打发时间。在吉隆坡各大书局看了众多国内外“大师”的绘本,最爱还是平旦漫画。 

画插画是其中的意外收获。游子来到城市,朋友与钱都不多,没太多娱乐消遣,喜欢到书局看“免费书”。看着、看着,她竟成了书局文具采购部的员工,多了很多文具样品,就开始自己学着画。毕业于拉曼学院广播系,她表示自己并非大师级、也不叫专业,却喜欢于每一次的尝试中得到新收获! 

本地插画家的局限

很多人说,手绘年代开始被淘汰,反观电脑绘图更方便,想要点“特别效果”或画错了按几个钮,用软件改改就行,但对粗线条来说,手绘却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文化艺术传承,内容更可随着不同年代而画出不同的象征与代表。 

“手作、手绘其实也可以有很多变化,亦可制造出不同年代的创意及感动!在国外,创意总监是一种很高尚的职业。然而,在大马很多公司都会要求设计师依样画葫芦,做‘差不多’的设计就好。这局限了本地插画家、设计师们的创意。手作、手绘,突然变得一文不值。”

对于“艺术家脾气”,她有不同诠释,指的是自己,不是别人。“嗯,我想做的事很多,想画的东西有时画不出来、很难跟不了解插画是怎么一回事的人解释清楚,就会纳闷、发自己脾气。身边的人可能无法理解我生气的原因,就会称这是‘艺术家脾气’。有时,这就是我的坚持。”

(职场)专访玻璃窗柜插画师 Ivy Tay

“天分”与“画画”无关

家人反对,“迫使”粗线条于学院时期选择了广播学系。她笑称,这全是因为“感觉”广播学系与平面设计学系均属大众传播系的支系,也许课程会较为的接近。 

天分和画画,有没直接关系?“我认为,完全没有!从小,我画画都是自修的。小学五年级,第一次尝试用水彩,被老师评为没画画天分,更标签‘姐姐画得好,妹妹却画得烂’!但,也正因老师这席话,反而使我这些年更花心思去学好。可能,当时身边有太多画得很好的同学,常看着他们怎么上色,自己也学学,其后再自创。说起来,真的要谢谢这些同学让我有机会偷师!”

画玻璃橱窗的画笔颜料,让粗线条痛疼!很多时候,虽她花了很多时间勤跑了很多文具店,亦无法找到所需颜料。

画笔被偷 严重受挫

访问前一天粗线条不见了一堆非常重要的画笔! 

其实,她这是应了记者要求,于采访前一天就把画笔给拿出来。遭遇如此命运,记者不禁心存内疚。 

这事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艰难考验!平时画画,粗线条总喜欢在桌上摆满了笔,然后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但如今只能在三三两两的颜色中寻找。她表示虽然受挫,但这过程总会过去的! 

“这是个非常讽刺的社会!无知的小偷以为环保袋里有非常贵重的东西,结果偷了一堆对他来说没任何期待价值的东西!目前,我剩余的每支画笔、颜料都写上了我的名字与联络号码,若下次真要再不见,冀捡到的好心人能与我联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