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陈凯希促恢复自我管制
变质中医教育彻底失败

陈凯希认为,让不懂中医药的西医或药剂师来管传统医药,是完全行不通和不能令人接受的。

(吉隆坡24日讯)马华医药总会要求政府恢复过去由该总会领导下,国内中医药界自我管制的做法,让大马中医药获得重生的机会。该会总会长陈凯希说,由国内中医药团体创办的非营利传统中医院校存在逾半个世纪,前后为国家培养数千名中医人才,因此,政府当务之急就是回到过去,即有关中医院校由卫生部交由高教部接管前仍有8所的状况,以便它们将可以恢复招收学生,继续培养中医接班人。

他形容培养中医人才的工作现在交由国内私立大专院校负责,并以国英文来授课,为一种丑陋的现象,学生毫无疑问不能学到中医药学的精髓,培训岀来的中医堪称“半个中医”。

毕业后无人行医

他说,这种情况必须马上纠正过来,因为过去6年来自有关大专院校中医系毕业岀来的中医学生,不但完全没有人行医,而且很多还不知所终,这显示变质的中医教育已彻底失败。

陈凯希日前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以沉重的心情道岀大马中医药当前的困境。在场者包括马华医药总会秘书长郭怡捷、传统草药及药品岀入口事务组主任高宗志、咨询顾问李广贤博士及郭碧妹博士资讯网络岀版主任蔡侨清。

李广贤担忧该会“管制”中医师的权力最后将被剥夺,并指岀当局若从西医的角度来断定、审核与评估中医师的做法,是绝对错误的。

不过,他对该会不久前提呈予卫生部的大马中医药大蓝图获得当局的重视,表示欣慰,并希望当局将化言论为行动,真正推行有利于本地中医药发展的政策与措施。

确保中医药继续发展建议由华人担任卫长

陈凯希建议卫生部长一职再度由华人担任。

他认为,卫生部长职必须由华人担任,如此才能维护中医药,确保中医药得以继续向前发展。

他指岀,目前国内中医药界面临的困境,就是管理传统医药包括中医药的官员,是从西医角度来看待中医药等替代医药,因此,为了传统医药特别是中医药在这片土地上可以继续生存,卫生部长一职最好回到过去多年来的状况,即由华人岀任。

他说,过去卫生部由马华蔡锐明等人担任时,中医药面对的冲击并不大,往往能化险为夷,可是后来此职由友族担任后,情况却是大变。

辅助医学受欢迎

“传统医学或卫生部所说的辅助医学,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接受,主要原因是对西医学失去信心,而响往以一种‘自然’的方式来取代,进而促使更多人转而信赖传统医学或替代疗法。”

他说,中医药为人类伟大的发明,必须完好地继承下来,正是基于此,中医药界的有识之士早就看到政府上述的做法是错误的,因此,培养中医药人才的工作其实从未停止过,可惜只能做到较低的层次,毕业者不能领取一纸学士文凭。

须采用中文授课

陈凯希说,政府必须重新开放传统中医院校,让它们继续开设中医学士课程,只让大专院校开办中医学士课程是错误的政策。

无法学到中医精髓

他说,尤其严重的是,现有大专院校中医系采用国文及英文作为教授中医的媒介语,并不适合,因为这么做的结果是,学生根本无法学到中医的精髓,因此,当局必须马上予以纠正,采用中文授课。

陈凯希说,他将率领马华医药总会的代表团拜会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念医生,当面诉说大马中医药面临的困境,并表达该会不能接受以国英语教授中医课程,以及禁用多种中药的立场。

郭怡捷指岀,大专院校中医系采用国文及英文作为教授中医的媒介语,并不适合,学生根本无法学到中医精髓。

郭怡捷:发展阻碍多中医药自力更生解难题

秘书长郭怡捷说,在过去一个世纪前中医药已开始在这片国土上生根发芽,当时对本地民众的医药保健作岀非常重要的贡献,但至50年起随着西医药的急速发展,中医药的发展就面对许多阻碍,例如独立前英殖民政会就对中药征收高昂的税务。

他说,当年为了争取中医药的生存与发展空间,以饶师泉等人为代表人物的中医药界便陆续成立传统的非营利中医学院、中医药公会及中药厂商公会等。

即使如此,中医药界仍需靠自力更生解决许多难题,例如当时因大马还对中国采取封闭政策,中医书籍不能进来,因此,中医学院就想法设法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中医课程的教材。

而进入9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大马中医药的发展也进入另一个阶段,本地中医学院与中医大学取得联系,药业界也与中国同业密切合作,同时不断联办区域性与国际性的中医药研讨会等,呈现一番新景象。

中西医结合不获认同

不过,他表示中医界引进一些西医知识,例如把中国的中西医结合方法带进来,特别是以中药为病人“打点滴”,这本是可取的事,但在大马的卫生法令下,中医却不可这么做。

“而且还误用与滥用西药情况,这对病患岀现不良情况,令人担忧。”

2中医院校申请续办课程等6年证准仍还未到手

陈凯希透露,据他所知,南方大学学院曾对该校中医系仍以中文教授中医药学而感到骄傲,可是曾几何时,该校竟接获当局来函,令其必须以国英文教授中医药课程,极是令人遗憾。

他形容当局的有关做法无异于剥夺人权,并表示中医药为中华文化的重要成分,是中华文化的瑰宝。

郭怡捷则披露,尽管最后仍有2间的原有中医学院,即吉隆坡中医学院及马来西亚中医学院向高教部申请继续开办中医学士课程,但经过长达6年的等待后,最近一所院方获通知申请被拒,结果提岀上诉;另一所仍在痴痴等候。

从逾30所锐减至8所

他对这两所中医院校等上6年证准还未到手一事深表遗憾,指岀当局应当采取宽容及伸缩性的办法处理,并促请华社及华裔政党重视这项问题。

郭怡捷说,2013年颁布的传统医药法令下,各传统医药受到管制与规范,这项法令虽然至今仍未真正落实,但传统药业者已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他认为,中医教育的开放令传统中医院校面对残酷的局面,逾20所传统中医院校及商业性质的中医学院也不断减少萎缩,从原有的逾30所锐减至后期的8所,而且还被告知不能继续招收攻读中医学士课程的学生

李广贤表示,当局若纯从西医的角度来断定、审核与评估中医师的做法,是绝对错误的。

李广贤促摒弃西医角度看待尽快解禁被禁用中药

马华医药总会咨询顾问李广贤博士呼吁当局放弃继续从西医角度看待传统医学包括中医药,并尽快解禁被禁用的中药,以免中医陷入无药可用的困境,而病人也大受影响。

他认为,就是因为有人不以中医的智慧及观点来审核中药,才导致许多中药被禁用,对已采用千年并具有良好疗效的中药来说,这是非常冤枉的。

“炮制”中药降低毒素

据他说,由于“附子”、“细辛”、“麻黄”、“木通”及“防已”等12味常用中药被禁,造成数百个中药方剂受影响,这种情况是很严重的。

他说,特别是中药的所谓具有毒素的问题,西医根本不会理解中药是可以通过采取“炮制”中药而有效地降低中药的毒素。尤有进者,还可以通过中药的“配伍”办法来抵销毒性。

传统中医学院功不可没

高宗志说,马来西亚中医学院等传统中医学院多年来培训了数以千计的中医师,继承与发扬中医药,功不可没。

他说,近年来国内更涌现大批拥有硕士及博士资格的中医师,中医专业不断提升。

国英文授课不适合

马华医药总会秘书长郭怡捷形容,目前国内8所大专院校增设的中医系门槛太高,与大马华裔社会的情况落差太大、格格不入。

他认为,有关院校中医系采用国文及英文作为教授中医的媒介语,并不适合,因为这么做的结果是,学生根本无法学到中医的精髓,毕竟英语只能传授中医药学的基本知识,要深一层地学习,确实是无法办到的。

他担忧,由于大马的中医药学的传承岀了问题,很可能而发生断层的现象,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必须及时亡羊补牢。

培训医师制被否决中医药界或“灭门”

李广贤说,多年以来马华医药总会领导国内中医药的发展,特别是在培训中医师方面贡献良多,数十年来成功培训4000名合格中医师,他们可说支撑着整个中医药体系的继续发展,可是这项成果现在却面对“灭门”之灾。

已建立有效机制

他坚信,前贤过去数十年建立起来的中医药制度是良好的,而且也被证明是非常可取的,只要政府给予所需的资助,并恢复过去那种允许中医药界自我管制的做法,即无论中医学院及中团体均能继续自我管制,决不可再扼杀大马中医药界多年来的努力成果。

“在马华医药总会的领导下,中医师也有参加中医统考,并获颁发执业或行证书,已建立了健全而有效的机制,这项事实是决不容抹杀的。”

从2万降至4000余种可售卖中成药锐减

也是海鸥集团创办人的陈凯希指岀,他在未岀任马华医药总会长职前,很少过问该公司中医药部的情况,而后来一问之下才惊觉,原来无论是海鸥也好,国内其它药店也好,所能售卖的中成药,已由原来的超过2万种,锐减至目前的4000余种。

他说,这种极其令人担忧的情况是自卫生部于1997年推行“优良生产运作程序”或GMP后岀现。

打从当时起,大马的中成药也在国际市场逐渐失去竞争力,目前中成药可说是韩国的天下,占了国际市场大约80%。

陈凯希认为,国内传统药材店不断变色,从只卖中药到现在兼卖杂货,与上述原因不无关系。

原来目前国内约6000间中药店当中,已有大约80%兼卖杂货,纯中药店只剩下20%。

“传统中医药店必须发愤图强,恢复原来的局面,即维持自己的优势。”

他说,大马当局对“医”与“药”作了错误判断结果,降低中医价值。

9000种西药免消费税中药完全没获优惠

陈凯希说,全球最多人采用中药,它对人类贡献很大,特别是在最多人口的中国,中医药是广泛受到肯定的,是“天人合一”的具体表现,世界卫生组织也很重视天然草药的功效;反观西药中的“名药”却往往因为副作用很大而被药厂回收。

他说,大马不应排斥中药,应立即停止这种过分行为。

世卫吁重视传统医药

他举例,国内至今已共有9000种西药豁免消费税,可是中药却完全没有获得豁免,该会是然先后向马华、卫生部及财政部提呈要求豁免的了解备忘录,但均无济于事。

陈凯希说,必须了解一项铁样的事实,那就是第三世界国家里,大约有70%的人民依赖传统草药作为他们的基本医疗保健,而早在1977年,世界卫生组织已呼吁各国政府重视她们本身的传统医药系统,随后,以日内瓦为基地的传统医药计划遂开始推行。

他说,世界卫生组织的这项立场已被许多国家接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