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政治献金/罗汉洲

凡是实施代议制度的国家都有政治献金这回事,政党必定向个人、团体以及工商机构征求捐款充作活动经费,一些老牌执政党虽然累积了庞大党产,入息丰厚,它们可以向出席年度代表大会的代表们发放足够有余的车马费、住宿费、零用钱。

党还请专人为代表们烹煮丰盛宴席,开三四天会就吃了十几吨食物是平常事。花费巨额的开销毫无难色,可说钱不是问题。

但搞政治毕竟是耗费巨大的活动,所以仍需政治献金,何况政治人物从献金中“湿湿手”,捞点油水做“私房钱”也属正常的事,故尔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现象。

党职越高,积蓄银两越多,无论在公在私,政治献金乃成了理所当然的事,而且多多益善。

一些国家的法律允许政党收取政治献金,但必须透明化,公开化,但仍有不便公开的献金。

另一些国家则禁止政党接受政治献金,理由是政治献金等于贿赂。禁止政治献金又可避免当选者受到金主操纵,但这样的禁止是自欺欺人的事,政治献金仍然在这些国家大行其道,在朝在野政党都暗中筹集政治献金,所筹集到的献金当然不会涓滴归公。

有些自愿有些被逼

至于捐献者,有些是逼于无奈的,只不过因为不怕官而怕管,遇到强势执政党劝捐时,害怕会受到秋后算账的对待,只好勉强装出笑脸“乐捐”。

当然,也有自愿献捐的,这些自愿献捐者可分为两类,一是因为认同某政党的政治理念而献捐,又或因为对老牌执政党有反感而自愿捐助反对党,希望反对党能取代老牌执政党。

第二类自愿献捐者则抱着“投资”的目标,期望接受献捐者中选后给以回报。中外事实证明,中选者确实会回报金主,且回报必定比捐款高出数十倍甚至数百倍。

有一个可信度极高的传说,那就是尼克逊尚担任美国副总统时,为他的忠诚金主,某著名汽水厂向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说项,该名牌汽水乃成功在苏联销售,这样的回报应该百倍于政治献金。

拿人献金受人摆布

我们常听人说犹太人控制了美国政治,犹太人就是用政治献金来控制美国政治。美国两党的总统和国会议员都有犹太财团做金主,于是不论总统来自民主党或共和党,也不论哪个党控制参众两院,美国政府都要看犹太人的脸色办事,这是政治献金的威力。

但不论法律是否允许政治献金,每个国家都不允许政党接受外国人的捐献,盖所谓吃了人的嘴软,拿了人的手软,拿了外国人的政治献金,难免要听外国人的话,国家的政策就会受到外国人影响,这种顾虑是很有根据的,这也是为什么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极力否认他有接受外国人资助的道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外国人再有钱也不会平白无由地把白花花银子送给外国政党或政治人物,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所以每个国家都不允接受外国人的政治献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