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透明度 程序更快速
油气业盼政策再改革

慕斯达法卡马(左起)、阿迪朱基菲、罗海扎达鲁士、莫哈末法立和林兰马烈。

油气领域通常属于策略行业,也因为这样,政府往往密切参与甚至左右了自由市场的机制,在加强市场效率及改善透明度方面,政府需要做的改变是什么?业者与决策者之间的关系要如何维系? 

布莱恩库克(澳洲普华永道):

我们谈了策略和长期思维在行业各方面的重要,显然本课题关系到政府及其在本领域的角色问题。

可以说,表面上因社交媒体普及,政治辩论的改变节奏迅速提高,全球政治循环缩短,政府受到短期主义的压力,已取代了在根本上定义政府角色的长期策略规划。 

我想听听你们对此的想法,以及大马政府在油气工业中不断发展的角色,和你对其工作的评估。 

罗伊恩(大马蚬壳石油):

我不确定大马的改变节奏是否快速,特别是在本领域。国油在此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为市场参与者维持稳定,政府也有合理的纪律,让国油继续做手头的工作。 

迄今,改变还不是破坏性的,因为国油认清本领域正进入较困难的空间,并已微调奖励,刺激新的投资。这些改变是递增的,一般上在对的时间引入。 

莫哈末法立(国油):

这对上游工业来说是真实的。不过,在下游,就我所闻,政府需要有更多的透明度,在决策方面更高速度和一致。 

有许多案例,如果更快更早决策,可能已大有不同,但却没发生。例如,消费税(GST)的决策推迟了。结果,为了尝试赶上,要求一次过改变,在实施期间产生问题。

冀望更多燃料保障

一项重要改善,可能是让这类决策的思考过程更公开,有良好宣传、清楚和详细的日程表,确保受影响各方能相应地准备。目前,焦点只是在执行。相信整个过程本应有更好的沟通。

罗伊恩(大马蚬壳石油):

你的论点绝对正确。在确保经济动力的燃料供应保障方面,须要有更多精心和适时的介入。 

这不是贪婪的问题;市场行动者应有足够的报酬,以便能投资在新的基础设施,提供燃料供应保障。这是重要的行业,必须采取困难的决策。 

拿督沙鲁哈米(MPRC):

政府越来越认清,因为环境变了,必须就自动定价机制(APM)采取行动。市场深度已足以允许全面市场竞争,尤其在大马半岛区。

虽然节奏欠理想,但是已在进行讨论。不过,好在行业正为其忧虑发声,并提供数据支持其论点。

政府正在聆听,并尝试产生改变。

政府要尽速反应市场阿迪朱基菲里(国油):

这是关键课题。人民经常希望政府介入燃料的定价。

不过,越来越多重要决策已经常检讨。此前,那些决策被认为是技术官僚进行透彻研究、根据市场基础的结果。 

虽然政府机构持续努力,让其在上游业务背景的规划(例如大马半岛区天然气供应课题)更清楚,但是本领域未来还大有可为。 

虽然根据特定时间表,已逐渐提高价格达到市场对称,但是本行业希望政府的反应有一致。为了鼓励行业业者(诸如埃克森美孚)进一步投资大马半岛区的勘探,需要特定的稳定水平。

否则,他们可能不情愿,因为公司无法建立关于未来天然气价格的具体概念。我们已来到临界点。可对比砂拉越的经验,后者全面供应出口市场,并在发现更多资源方面有巨大的成功。 

拿督沙鲁哈米(MPRC):

部分原因是,行业或政府未足够有力地表达,延迟决策或例如不遵守津贴合理化规划的后果。在重点提出各种不同的具体和可量化决策后果方面,肯定有改善的空间,好让决策者能注意中长期的冲击。 

罗伊恩(大马蚬壳石油):

因此,大马半岛区吸引勘探投资的无力感很严重,因为那里的基础设施有使用期限,如果你在特定时间框架内没有发现或生产,就需要新的基础设施。

勿让业者自生自灭

这意味着更高成本,并加快了必须进口液化天然气(LNG)的时间点。突然转换成LNG会有很大冲击;继续勘探会好很多。 

努鲁安(大马普华永道):

政府有关油气工业的决策,大致上由公众意见推动。例如在油价下跌时进行津贴合理化,否则会有严重的不满。此外,本课题多少被不久后实施的GST淹没了。

当局重复引入机制和关税,以降低价格、与公众利益一致。因此,由于消费者和能源领域之间解不开的联系,这或许不可能解开。 

罗海扎达鲁士(合顺油气):

国油监管行业的工作很不错,但必须承认情况改变了。业务不能如常进行。本地服务行业某些部分的感知是,在这非常有挑战和艰难的情况下,当局让它们自生自灭。

全球其他政府则着眼于支持行业的方法:例如英国政府着眼于提供减税优惠,确保北海的生产继续。在互相建立关系、管理此情况,和确保当地服务领域的可持续性方面,所有业者仍大有可为。 

国油在历史上是许多本地服务公司的培养基地。确保这些公司生存,对政府和国油有利。因此,期望有更多的建立关系和发展联合目标,才能向前进。 

努鲁安(大马普华永道):

供应商发展计划(VDP)运行了,此时需要持续投资,我们强调效率的讯息也非常重要。计划不应减少服务领域内必须进一步改善的需求。

沙鲁哈米(左)和罗伊恩。

有义务扶持本地公司阿迪朱基菲里(国油):

显然,我们有义务扶持本地服务公司,这也对我们有利。无论如何,我们确保成本基准正确,并强调VDP公司必须交付。

过去,我们相当犹豫在VDP公司没有交付的领域启动公开和竞争的投标,但现在会因必要性而增加。虽那么说,他们须要被赋予一些优势,我们会注意这点。 

关于罗海扎的论点,我们刚推介成本降低联盟CORAL 2.0,并与大国油与天然气服务理事会(MOGSC)密切合作,开发更多解决围绕成本效率、生产率改善和革新课题的倡议。我希望成果能真正节省,让整个行业多一点活力和竞争力。 

平衡贸易改善出口罗海扎达鲁士(合顺油气)

:虽然建立成本基准让大马内外增长对未来发展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课题是宏观经济。必须改善大马贸易平衡,目前的焦点是改善出口。出口显然对增长非常重要,但降低入口对改善贸易平衡同等重要。 

在钻井方面,例如,我们的内部分析显示,外国业者营运的每个钻井,等同于该国每年净流出约2500万美元(1.08兆令吉)。

如果此数字对比旅游业统计,要补偿那个总数,需要3万5000名游客到大马旅游。我相信本地业者永远有能力媲美外国业者,如果都遵守原则,可以创造全国俱赢的情况。 

程序太多效率难高布莱恩库克(澳洲普华永道):

似乎必需引入更大的竞争压力。本讨论似乎建议,政府的核心角色应是鼓励领域内的投资和参与。我们谈了让行业瘦身;现在我要提出关于让政府瘦身的问题,如何实际减少繁文缛节和增加决策速度? 

施国耀(大马埃克森美孚):

对上游工业来说,我们的政府事实上是国油,因为它们是监管者。总体上,问题在于效率。所有市场行动者(不仅是服务行业)必须评估业务如何瘦身和更有效率。 

一旦进行了评估,你必须考虑基础的行动,让业务可长期持续。对埃克森美孚最重要的两点是:安全增加每日生产桶数,和减少营运成本。一旦精确找出这些行动,就必须将评估扩大到认清阻碍成功达到基础的监管程序、方针和程序。 

所有这些过程、方针和程序可能曾被视为必要的,但倾向于随时间累积。必须持续评估,检讨这些监管程序和方针的效能,看它们目前是否仍必要:如果不是,就必须缩减或消除。 

公司在内部花了很多时间,尝试满足监管框架的需求,无论是采购或日常营运,限制了专注于增加桶数和削减成本的时间。

此外,对一家像我们的国际公司来说,它也限制了我们把国际经验和知识转移到本地业务的能力,后者在逻辑上会增加效率,让我们能一起产生价值。 

本地采购程序冗长托德克里兹(康菲石油):

在大马,采购过程可以很冗长,本应相对简单的过程也可以要求很多文件记录。不过,有正在解决此问题的正面讯号。

CORAL 2.0倡议允许某些过程和程序有某种程度的流线型化。那是好倡议,进度不错,有显著的行业参与。 

从长期立场来看,此倡议有潜能增加效率、刺激合作和推动生产力。 

不能单靠官僚决策

吉安卡洛(沃斯科能源集团):

决策不能仅仅由技术官僚根据商业可行等来推动。希望政客做出不受欢迎、却能显著影响大马人口的决策,是愚蠢的。政府和私人行业之间的关系,必须以平衡为前提。 

事实上,大马过去25年有很稳定的营运环境。回头看,一直有改善,而总体上有出色的发展。我很难说出一家国营石油公司(NOC)比国油更有效率和管理更好。

不过,你不能希望NOC和跨国企业一样瘦身和有效率,因为它们有其他责任,比如支撑本地工业,有时推高成本;再说,这与平衡有关。 

托德克里兹(左起)、吉安卡洛和施国耀。

减少投资繁文缛节慕斯达法卡马(戴乐集团):

可进行的改善之一,是整合或至少减少投资者必须联系政府机构数目。我们引入投资者时,他们经常重点提出,必须会见数目很多的不同机构。

为了让项目前进,你必须去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财政部(MoF),然后是经济策划局(EPU)、MPRC,然后是另一轮不同机构,如土地局、移民和地方委员会。

虽然有些机构(如MPRC)在营运管理方面有很大帮助,投资者和伙伴不是经常都愿意经历那似乎永无止境的程序,才得到批准。 

目标应是较不零散的机构结构,即较少的机构。

或许有一个特定的单一投资管理中心,投资者和公司可在此会见各种联邦和州机构,就可解决问题。

有时投资者因步骤繁多而半途而废。他们看见层层的官僚主义,无法展望项目在所需的时间框架内完工。 

拿督沙鲁哈米(MPRC):

这项挑战关乎宪法问题,因为要处理3种水平的政府:地方、州和联邦。因此,决策多少很模糊。课题一般上在控制在州的水平,有时州和联邦政府的优先权不一定一致。

在进口数字、出口数字和税收方面,大部分利益由联邦政府获得,但大部分痛苦由地方政府承担。地方和州政府在附加收入方面没有直接利益时,自然倾向于质疑施加在它们身上的要求。这是结构的问题。 

虽那么说,投资数字相当好,所以一定是做对了。肯定有改善的空间,但各种政府团体已采取行动,应对决策和分配的不平衡。

其中之一是投资管理委员会,还有其他机构聚焦于特定行业,以进行流线型化和引导投资者。 

天然气基建缺乏托德克里兹(康菲石油):

我在大马的短暂时间里,我注意到天然气基础设施的缺乏,可能影响天然气发展的未来增长。没有区域管线网络或分配系统,从东马运输天然气到其他需求中心;政府应考虑这点。

如果建立管线连接东马和西马甚至更远的新加坡,就可推动天然气投资和发展。

拿督沙鲁哈米(MPRC):

历史上,大马严重依赖天然气生产,但因油气价格上升,煤炭生产也增加了。有一个包括EPU、MoF、MPRC和能源理事会的高权力委员会,在着眼于整个国家的能源混合比例,并已出版了其目标和目的。 

作为基本负荷,煤炭仍可扮演其角色,但天然气会越来越重要。大马有两处设施入口液化天然气。

不过,为了增加天然气的角色,必须厘清一些课题,其一是资源。

还有,是大马LNG市场营运的大障碍,津贴。所以,第一步是合理化津贴,和调查如何向用户推动转移效果。

定价须自由化

此外,不同国家之间的天然气定价课题必须自由化,才能让市场起作用。如果执行了这点,第一个综合点最好是有极佳天然气入口和储存基础设施的新加坡,并可增加市场的流动性。此外,连接到印尼后,就可进一步连接到东盟邻国。 

阿迪朱基菲里(国油):

从国油的观点看,不是决定进口LNG,就是决定开发本地天然气。不过,必须确定发电燃料混合比例。可以是60:40或50:50,但如果燃料混合比例不断改变就不能营运。如果是60:40,然后建造更多煤炭厂,就会产生疑问。 

也必须有市场对称:否则行业不能建立组织,就非常难满足所需求的燃料混合比例。政府必须更坚决一点,跟进此课题。合理化规划似乎每6个月就检讨,是一种妨碍。这会产生疑问,对增长和投资不利。 

须考虑碳排放水平施国耀(大马埃克森美孚):

我同意国家对其发电燃料混合比例必须有清楚的政策。即使煤炭被认为是基本负荷,也有必要支持上游天然气供应项目的投资决定和规划。

为了进行显著投资,上游天然气供应商需要保证,在项目准备好后,会有特定水平的需求。 

还有,在燃料混合比例政策方面,碳排放是政府决策过程的主要考虑。世界许多政府已活跃辩论此课题,而且,长期预测方面,希望对天然气的需求增长,因为它是较洁净的燃料。显然,政策的确定会进一步鼓励本地天然气供应的发展。 

拿督沙鲁哈米(MPRC):

政府很少研究如何反映碳在能源产生中的真实成本。不过,对上游工业来说,这意味着必须完全检讨化石燃料勘探与生产的税务奖励框架。

大马迈向低碳经济是一条艰难的上坡路,尤其是如果继续津贴碳燃料。

还有,决策应有环境课题的代表。在前进时,将从财务和能源保障的两个视角着眼。

“油气领域圆桌会议”是由全球研究及出版商国际投资者(International Investor)主办,是在大马的系列活动之一,《南洋商报》是唯一获得授权刊登的中文媒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