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猜疑是不行的!/拿督李耀明

“让社会凝聚的只有一种本质上的正义,建立这种正义的只有一种法律。法律是正确的理性,是所有戒律和禁令的真正主宰。忽视成文或不成文法律的任何人,必是不公和缺德的。”西塞罗(罗马政治家,公元前43年)

简单说,如果一个人不尊敬理性,那么他不会真的尊敬法律。

玛拉工艺大学讲座

玛拉工艺大学两周前真的再举办另一场反基督教讲座,我得知后大吃一惊。这次是在马六甲的林鲁分校。叫“叛教改信基督的威胁”讲座。去年5月,莎阿南分校举办类似主题的活动,声称卧底牧师假装来马让回教徒叛教和改教。

它引发了争议。我不确定警方调查是否有进展,还是案件已经关闭。过了18个月了。也没捉到卧底牧师。

掌管回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贾米尔公开说,现有法律已足以应付回教徒叛教。

大马回教发展局资金和人员充足,可监督各种邪说、叛教和改教企图。也有各种州宗教事务机构,例如时常上头条的联邦直辖区回教局和雪州宗教局。

雪州宗教局充公大马圣经公会圣经、宣称百乐镇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鼓吹叛教。我不信后两者有被控侵犯任何回教信仰。联邦直辖区回教局的名声则来自3年来追打聂莱娜博德斯书店售卖依萨曼吉的《阿拉、自由和爱》(被控时尚未被禁)一案。

也有恶名昭彰的宗教师成功召人到教会前抗议说为回教徒洗礼,实际上是圣餐礼活动。他辩护说,是收到短讯后的反应,不知情。我们知道,如果没有火灾却触发火警,即使相信“可能有火灾”,也是犯罪。更何况报警的人也像消防队长!

回到林鲁玛拉工艺大学。如果有人真的发现叛教,可通报大马回教发展局、州当局或警方。大多数人会同意,各方不可能不会尽速和尽力采取行动。

玛拉工艺大学教学媒介是英语,塑造了国际化形象。有人告诉我,讲座由现代回教研究院赞助/主办。它们没从莎阿南事件学到教训吗?我呼吁玛拉工艺大学不同意讲座的相关各方(即内部机构、学术人员、校友学生)用尽可能最强烈的字眼表达意见。记得,林鲁是莎阿南的翻版。我们不要林鲁的翻版。

常识高于“法律”

被问及座谈小组有警方人员时,警察总长回答:我想问你,有法律说(警察参加座谈会)是错的吗?那么我想问:涵盖道德、伦理或常识的法律会有足够的一天吗?

座谈会题目绝对无疑是煽动。警方是公众失序原因的专家。我以为它们会劝告主办方不举办座谈会,或至少改题目。再不行,就阻止活动进行。现在警方(有意或无意)参加座谈,恐怕已赋予其可信度。

我问最可敬地表现回教的好友GJ,对事件有何看法。他的透彻回答是:最早的两个回教历史学家伊本萨阿德和伊本希莎姆说过,先知穆罕默德与60名拜占庭基督徒讨论后,对方的主教问能否在先知的麦地那回教堂中祈祷。先知说:“在回教堂礼拜吧。它就是供奉神的地方。”

《可兰经》也说:“你们不要辱骂他们舍真主而祈祷的“偶像”,以免他们因过分和无知而辱骂真主。”

上述经文还能如何诠释,或错误诠释?

或许有超过百万种原因,大马回教徒要信仰保持无阻,也知道最能“宣教”的倡议是通过身体力行。吾友GJ是典范之一。我可看见他绝对的信仰,在决策时给她信心和勇气。

附笔愿此和平和善意的季节期间,更多人会为对的事情发声,并让捕风捉影者羞耻。停止怪罪他人。为了所有人的好,必须由理性主宰。

对于欢庆的人,则祝你们圣诞快乐!(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