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刘蝶广场偷窃变骚乱

吉隆坡刘蝶广场的一起偷手机案件,竟演变成充满种族意味的街头骚乱,过后“催生”被喻为“刘蝶广场2”的玛拉数码广场(Mara digital)投入市场。

刘蝶广场事件发生在7月11日下午3时30分,一名20余岁的巫裔男子到刘蝶广场的OPPO手机店,涉嫌偷手机不果被店员及公众围捕。

他的3名同党不忿,当晚纠众上门殴打曾协助逮捕嫌犯的OPPO手机店华裔男职员,同时还砸店报复,结果反遭围殴。

过后,竟有数百人在入夜后(12日)聚集广场叫嚣,刘蝶广场被迫提早关门打烊,警方到场疏散人群,气氛紧张。

殴人砸车气氛紧张

深夜人群继续聚集,并酿成殴人及砸车骚乱,包括采访的华文报摄影记者也遭殃。

由于事态扩大,警方一方面控制局势,另外也迅速逮捕涉及者及鉴定数个造谣引发广场骚乱事件的部落客,当中包括亲巫统的部落客“Papagomo”,及在刘蝶广场外发表煽动言论,欲率众图闯广场的大马退伍马来军人协会主席莫哈末阿里,他更广为人知的绰号是“拳手阿里”。

尽管警方援引煽动法令提控莫哈末阿里,但最终总检察署以证据不足,撤销对他的状控。

刘蝶广场也牵连出另一个课题,即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建议,开设专属巫裔商家营业的“刘蝶广场2”,尽管建议一出招致批评,但他仍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即在12月8日为玛拉数码广场主持开幕,并宣布给业者免半年租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