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难收破镜却可重圆/黄子

出妻,也就是休妻。《礼记》规定出妻的理由有七,其中无子、恶疾真是残忍;至于哆言、妒,算是现代人因了解而分手的理由。而孟子原打算出妻的理由,简至荒唐:一日他回家,见到妻子“踞”——叉开双腿蹲着,就告诉母亲说“妇无礼,欲出之”。幸亏孟母贤明,阻止他,才免了悲剧。

《礼记》的“七出”不缺荒谬,连孟子都那么迂腐而无情,只要是有能力的男人,古代男人出妻之轻率,可见一般。

地位卑微的女性,只有被人任意出,不过,情况也有反过来,伟大的姜子牙在伟大之前,穷困潦倒,被老婆“出夫 ”。

呼吁反对者和解归队

老姜被出之后,到渭水旁搭间草棚钓鱼维生,受到周文王赏识,助文王灭商,成就了不杇功业。前老婆见他荣华富贵,要求复合。老姜取一盆水,泼在地上,告诉前妻,如果能把地上的水收回来,就可以再Kahwin satu kali lagi。

当年敦马选择慕沙希淡,组成2M政府。姑里不服,挑战之,而敦马两度力挺慕沙击退之。可是,如胶似漆的2M同甘共苦的日子很就成为曾经拥有,难以天长地久。

2M分手之后,即使没有同姑里结盟,挑战敦马,分手后的2M也不可能重新结合了,覆水难收也。

慕尤丁被革除副揆之后,即使他从此沉默是金,更不在巫统代大会前夕纠众重唱反调,反而认错悔改,要求纳吉宽恕,也不可能官复原职了——是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儿;或是姜太公泼出去的水,出的妻或出的夫,结果都一样。

在纳吉阵营一反几十年来巫统的传统,禁止署理主席为三个膀臂机构致词之后,在大会上声色俱厉引述党章提醒署理主席职责振臂矢言绝不退缩奋战到底,抑扬顿挫有致,突然峰回路转,伸出橄榄枝呼吁反对者重新和解归队。

暗渡陈仓功败未死心

所谓和解所谓重新归队,如何个解法如何个归法?即使认错道歉,获得主上赦免,归队,是不是归到原来一人之下副首相的位置呢?没有赏给阿末扎希,慕尤丁这覆水也收不回了。国政不是儿戏也。

不过,纳吉在大会上宣布巫伊合作,巫统伊斯兰党这破镜,倒有重圆的可能。破镜重圆,典出陈朝灭亡前夕,驸马余德言与乐昌公主估计无法相保,取一铜镜,分为二,两人各执一半。相约正月十五当街卖破镜联系。陈灭后,公主没入杨素家。驸马辗转到长安,找到卖破镜的妻子,夫妻团圆。

巫伊曾经结合,最终是被出也好,是离异也好。曾经反巫统反国阵发表著名演讲Amanat Hadi Aawang的当今伊党主席,自从3·08之后,就一心一意反叛自己昔日的信念,要同巫统破镜重圆。几度暗渡陈仓功败垂成,仍未死心。

如今纳吉公开招亲,可谓是前夫有情前妻有意,破镜重圆,大有可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