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爱女儿的外公/雅蒙

有时想自己舞文弄墨的一点基因遗传,也许是传自外公。外公是前清秀才。

我没见过外公,在我出世前,他老人家早已归山。

外公的轶事,都是小时候听母亲这一点那一点的说及,就这样留在心里。

我娘深切的怀念外公,是有原因的。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外公似乎对女儿一样钟爱,所以我娘在16岁时才提亲。母亲说:那时很多人都调侃外公,闺女长大还不嫁,是想留在家当老小姐呀。实际上母亲明白外公是要为闺女找一头好亲事。我父亲是已经过番的青年,所以获得老人家青睐。我祖母去世早,“最好没有家婆管束”好像也是外公重视的条件。母亲择婿也承袭这个观念。

外公年轻时苦读,一心想考状元,这是当时读书人的理想与梦想。算着3年一科的日子就到了,外公由家乡上路到广州,准备上北京城考皇榜,他老人家完全不知道武昌革命成功,革命之火蔓延到先进的广州城,他的辫子差点被革命党剪掉,狼狈逃回家乡。外公的状元梦碎,一气之下弃文就农,我只知道他后来成了地主与村长,家有好些长工。想来是太外公有点产业留给他。

外公有茶园,母亲的家乡以产茶叶著名。小时候我喜欢吃柿饼,但母亲总看不上人家卖的柿饼,嫌品质不好,后来我才知道外公有一个很大的柿子园,做柿饼卖。

把娘与大姐带回娘家

以前的人家有个要不得的观念:“嫁出的女儿如泼出的水”,外公完全没有。父亲婚后不久再过南洋,家乡大旱,据说后来人民都吃草皮甚至换子吃,外公乍一闻即刻叫两个长工挑了4担白米去接济出嫁的女儿,可是一看情况坏到这个样,女婿家里还有几房叔伯人家,没有理由只有我娘吃白米饭。他老人家当机立断,留下白米,就把我娘与大姐带回娘家。一住5年,直到父亲再从南洋回来,才把母亲接回。

从这件事可见外公疼惜女儿,所以母亲深切怀念外公。他不放心让女儿过番,父亲尊重读书人的岳父,不敢把妻子接到南洋。外公过世一个月,父亲即刻托人把母亲接到南洋。像以前所有的老华侨,父亲是一心要回去落叶归根的,但母亲看过旱灾的惨情,坚决拒绝。父亲有点惧内(他是绝对不肯承认的)没办法,也因为这样,我才在蕉风椰雨中出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