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者飙升至85人
深圳土崩属人祸

中国广东深圳光明新区工业园一栋建筑在事故发生后严重倾斜,并冒出白烟。搜救人员星期日冒险进入执行任务。(美联社)

(深圳21日综合电)中国广东深圳光明新区工业园星期日近中午发生的大规模山泥倾泻,冲塌33栋厂房和宿舍,并引发附近西气东输管道爆炸。根据现场指挥部21日上午9时发布会的最新消息,失联者激增至85人。中国国土资源部表示,该垮塌体为“人工堆土”,“原有山体没有滑动”,意味着事故其实是“渣土滑坡”,并非“山泥倾泻”,废弃泥土及建筑垃圾堆放太多,坡度过陡,最终失平衡倒塌,属于人祸而非自然灾害。

现场救出7人,住院救治伤员16人。

据报道,事发在20日早上约11时40分,深圳光明新区恒泰裕工业园附近山泥倒塌,导致天然气管道爆炸,波及民居。

抢险现场指挥部经初步核查,事故共造成33栋建筑物被掩埋或不同程度受损,其中,包括厂房14栋,办公楼2栋,饭堂1间,宿舍楼3栋,其他低矮建筑物13间。

当局评估后认为,暂时山泥没有再倒塌的危险。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总理李克强立即发出重要指示,要求深圳市迅速组织力量展开抢险救援,抢救被困人员,尽最大努力减少人员伤亡,做好伤员救治,伤亡人员家属安抚等善后工作。

塌泥达四层楼高

在塌山泥现场,由高空看到,原本有多幢楼房、厂房的地方,现在只见一片泥土,与旁边建筑物高度对比,报道指掩埋深度可能达四层楼,即10多米。覆盖面积约38万平方米。

官方称非山泥倾泻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中国国土资源部报称,初步查明深圳光明新区垮塌体并非所谓的“山泥倾泻”,而是人工堆土,原有山体没有滑动。

人工堆土垮塌的地点属于淤泥渣土受纳场,主要堆放渣土和建筑垃圾,由于堆积量大、堆积坡度过陡,导致失稳垮塌,造成多栋楼房倒塌。

事故现场塌方面积达10多万平方米,33栋建筑遭掩埋,情况骇人。(美联社)

重型机器增派到场救援员续徒手挖掘

深圳光明新区堆填区泥土倾泻事故,大批救援人员21日早上继续在现场搜索,部分人带工具及搜索犬,爬上10多米高的泥堆徒手挖掘。

当局再调派多辆消防车及重型挖掘机器到场。现场下微雨,一片泥泞。

近2000名消防人员通宵在现场搜救。21日天亮后大批搜救人员再进入现场,剪开现场倒地的电缆,以便大型挖泥机进入。

当局调派逾百架消防车及多部挖泥机,尝试清走现场的山泥和杂物,希望找到生还者,但由于泥土范围大、杂物多,加上附近一带道路狭窄,救援车辆和大型机械难以深入现场,主要靠消防员徒步拿工具搜索。

大批消防人员和军人星期一聚集一处掩埋点,试图开挖土堆,救出受困的民众。(路透社)

民众旁观搜救人员抢险,有人用电话向亲友报告现场情况。(美联社)

插红旗标示6处有生命迹象

深圳光明新区工业园堆填区倾泻事故,过千名消防官兵通宵在场搜救。

据现场救援消防队员表示,一旦发现有生命迹象,就会插上一面红旗。目前有5、6处地点发现有生命迹象,当局用大光灯照明,再用挖掘机挖掘,消防队员开动生命探测仪侦测。失踪者家属在附近等待消息。

广东省消防总队中山支队司令部战训科长崔波透露:“在20日晚10时,通过生命探测仪发现了生命迹象,动用多台挖掘机清走泥土,但是因为泥土有七八米高,而且松散,工作难度大,挖掘机也差点陷入。”

探测仪显示有生命

中山支队连夜工作,在21日上午挖出一个20平方米大坑,坑内露出屋顶,消防官兵用破拆工具凿开一个50厘米半径的小坑。

生命探测仪显示,一个人体的标志呈红色,崔波说,至今生命迹象强烈。

深圳市地质局地质灾害应急抢救技术中心部长方春波解释,目前难度是房屋大概四五层,楼层叠加压缩,从顶部可能进不去,现在正在从房屋侧面挖空营救。

方春波说,泥土从山上涌下来,会将房屋从原来位置推移,塌陷,施工难度大。

消防与拯救人员在现场侦察到多处有生命迹象,插上红旗作为标示。(路透社)

废土场业者
官方标案常客

中国国土资源部昨天深夜表示,经初步调查,深圳崩塌事件并非山坡地滑动,而是废土掩埋场堆积的废土量太大,坡度过陡而崩塌。而经营掩埋场的业者,近年来接连标下深圳官方的招标案。

这项消息曝光后,业者与深圳官方之间的关系立刻受到中国媒体及民众质疑。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崩塌地点是深圳“红坳余泥渣土临时受纳场”,2013年8 月借由招标,由深圳“绿威物业”得标;这家公司成立于2001年8 月,法定代表人为张菊如,登记资本人民币1001万元,张菊如拥有91.67%的股份。

张菊如名下除绿威物业外,还有深圳“绿威投资”,成立于2010年12月,登记资本也是1001万元。

调查发现,2013年至今,绿威物业多次标下深圳市宝安区政府的采购案。

入夜后,消防人员用手电筒,在白烟弥漫的现场中搜寻生还者。(路透社)

灰尘满面如恐袭工人折返拿财物被埋

深圳土崩生还者形容现场有如纽约911恐袭,逃出者身上都沾满灰尘。

所住宿舍受损的曾姓工人透露,事发时听到一声爆炸巨响后,立即通知妻子及孩子逃命。

“我逃出后,现场恍如911恐袭,逃生者的身上都沾满灰尘。”

一名肖姓生还者则透露,事发时他和十多名工友迅速逃离,但有一些工友又跑回去拿财物,“结果再也没见出来”。

其他生还者则惊魂未定,直呼事件夸张,一名女工表示:“在上班时,我们厂后面那个山塌了,好多工厂都没有了。幸好我及时处理,要不命都没有。”

最后逃生者:开门只见沙泥

住在深圳新区柳溪光明工业园工厂宿舍的20多岁姓区工人,19日晚与朋友通宵达旦在宿舍内打牌玩乐,临近清早才到床上就寝,结果20日午时大量山泥涌向宿舍时,他仍然在梦中。

至闻到巨响才被吵醒,睁眼赫见大门外已堆满数以吨计沙泥,立即下床逃走,相信自己是最后一个逃出工业园的人。

他形容当时打开门被眼前景象吓坏,山泥与门口仅距数米,前方已看不见其他楼房,他才意识有性命危险,立即匆匆收拾证件及电筒,爬过泥土堆沿楼梯至楼下逃生。

区姓工人利用空置婴儿车运载行李箱及衣物至园区外借宿一晚。

爸妈上班去
4爷孙活埋

深圳工业区发生山泥倾泻,多个家庭、一家数口报称被活埋黄土之下,生死未卜,其中向氏一家六口有4人被掩埋。

据悉,被埋者为一位老人和3个小孩,小孩介乎4岁至9岁,当天是周末,3名小孩当时由爷爷暂时照顾。在外工作的小孩父母闻讯拨打家中电话,无人接听,结果赶回家时眼前已成一片黄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