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冬至/刘美财

时间如白驹,转眼之间,又是冬至。

自有记忆开始,过了四十多年的冬至,记忆最深的还是小时候过冬至时,家里大人忙着磨米,我们一群小孩鸡手鸭脚帮忙的情景,以及和叔叔一家人围在一起吃汤圆时的温馨画面。

不知为什么,小时候过冬至,心情总是特别开心,我想也许是因为能和家人在同一屋檐下享受天伦的缘故吧!当年,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碗里盛着是几颗简单的纯红白小汤圆,可是,吃起来却异常美味可口,有着满满又暖暖的幸福感。

长大后过冬至,生活条件和环境慢慢改变了,碗里不再盛着当初的红白小汤圆,取而代之的是从商场里买回来裹着各类不同口味的精美大汤圆,煞是好看。可是,即使再大再好看的汤圆,却没能让我尝到当年的味道。我一直在怀疑,是我的年龄让退化的舌头将味蕾变钝了?还是我一直过于沉溺在回忆里?

其实,当祖母过世、叔叔搬走、兄弟姐妹相继成家出嫁、父亲过世,冬至已经渐渐不再是一个让我期待的团圆节日了,更多的时候,冬至变成是一个勾起我思念亲人的日子,愁绪、忧伤,挥之不去。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