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万年
一个种族主义的幻想/辛金顺

六万年化石,内缩于岩层最深

最深的一片幽黯

野猪乱窜于沼泽荒林的地带,梦

从巫术里诞生

穿过咒语进入兽与兽聚集的洞穴

而草木疯长于一种舌头之上

无需读懂的语言

以掠食者的姿势,拓展历史的

版图,向异族的神

点火宣战

鳄群埋伏于火光的边缘,贪婪于

鸡雉美丽羽毛和

猿猴攀附于树枝的尾巴

并循着气味,搜寻一种

血色的野蛮

欲望的蟒蛇却盘踞于原始部落

蠕动的意识燃放篝火,随骷髅摇唱

挽歌,并与群兽狂舞

在赤裸体内

铭刻的碑石偷窥了风雨最初

鬼魅的秘密

巫师巡走于天地之间,以两颗老椰

镇压日月,却任犀牛

冲入自己的脑门,以野性思维

放任杂草丛生,并坐成

顽固的石头

六万年,封闭的世界,高高挂着一枚

弯月,如刀

削去了一个个图腾与脸谱

在猛犸象远去的蹄迹里,留下群猴

喧哗,张扬火红的屁股

四处占据土地、河流、山林,以及

率众而出,捣动地壳

原初的和谐与

宁静

昼夜在此,不断堆迭成一座座

无法跨越的山脉

让鸟群只能敛翅于雨树阔大的浓荫中

张望,风暴

自远方无声滚滚掩来

锡矿仍深埋于六万年的流域

幽黯成形,凝固了火种,吞吐洪荒

在不断倒退的视线外

退入土的肚脐,等待撞击

赤道线上

已片片龟裂的山河与大地

而雾一直出没,神鬼混杂的部落,有鸡

有马,有骚动的鬼语和神话

唤起青铜的记忆

迁徙的杀戳,遥远的声呐

与目光,穿过

裸露的黑夜,孕育了一册

无字的史诗

“死亡就是复活,在天地膨胀的子宫

恐龙遗传的基因,延续了

一种    无法灭绝的凶猛……”

燧石击打燧石,火花迸出一个故事

放逐了远方的辽阔

如六万年,狠狠

压死了一只来不及逃亡的蟑螂

六万年………啊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