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风雨西津渡/李忆莙

有这么的一个地方,有一条街,大约是一公里长左右吧,你慢慢地往下走,将会看到许多岁月的痕迹,那是经历了千百年磨砺的风雨沧桑。

千百年是多久远啊?没概念吗?那就且以中国的朝代来“感知”一下吧。1000年以前的中国,那时是宋代。宋代以前是唐代,唐代距离现在将近1400年。然而在这条街道上,你不仅能感受到宋代的遗韵,还能看到了唐代的码头遗址。因此“千百年来”这个词,明显是用错了。事实上,这条古街的历史远远超过1000年。换言之,这里是经历过唐宋元明清5个朝代所管辖过的地方。如果再加上民国时期和当今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这条古街的历史又得多加100年。

一千多年的岁月,是多少的阴晴圆缺?夹在古代与现代之中,你的思绪必然不仅仅是怀旧。试想想,一千多年,那是多少的风来雨去啊?

这条古街叫西津渡,在镇江市的云台山下。镇江是江苏省所辖地级市,位于长江与大运河的交汇处。西津渡古街依山临江,自古以来滚滚的长江水就在她前面奔流。但自清代以后,由于江水冲刷,江面大量泥沙淤积,江水改变流向,渐渐地便形成了陆地。现在,站在千年的古渡边上,再也看不到滚滚的长江水了。现在江岸离古渡足足有300多米之遥。

状元占全国之冠

当然,江南是块宝地毋庸置疑—— 长江流域自古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加之有长江和京杭大运河,经济繁荣不在话下。富饶之地必然人杰地灵,故江南之美,是美得山川空灵,美得人才毓秀。如此儒雅,必然是人才辈出的,所以江南不仅才子多,状元更是占全国之冠。这些文采风流之士,一身贵气藏也藏不住,硬是富贵逼人来。

且看历代文人墨客给古老的西津渡留下多少诗篇。从唐代算起,便有孟浩然的〈扬子津望京口〉,张祜的〈题金陵渡〉,宋代王安石的〈船泊瓜洲〉。在一面破墙上,我甚至看到一首完整的〈题金陵渡〉: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日里,两三星火是瓜洲。

至于是哪朝哪代刻上去的?不知道。但我知道“西津渡”是宋朝以后才改的。在唐时叫“金陵渡”。

青石板车辙留痕

古街是青石板的,上面留有深深的车辙,直接记录下这里曾经的繁华与繁忙。两旁都是栉比鳞次的房子,多为店铺。雕花窗子上面可能是飞檐,也可能是翘阁,却都是斑驳的,也正因为斑驳,所以引人发思古之幽情…… 

白塔是元代的,砌成喇嘛式,架在石门上,做成一道跨街的门。门额刻有“昭关”二字,顺理成章就被唤作“昭关塔”了。其他如“同登觉路”、“共渡慈航”的题刻,无疑是心灵的资粮,让人相信自己是生活在善行善果之中。

我们是从昔日的英国领事馆,今天的博物馆山上沿着石阶下来,再走进西津渡古街。昔日的领事馆是一幢三层大洋楼,它俯瞰全城,一览长江。在以前想必是全城的最高点罢。从古街下来,又见有一幢洋房。友人说,这是当年在日军轰炸下唯一保存下来的建筑。原是英国的巡捕房。解放后用作印刷厂,现在是民间艺术馆。文革时他18岁,被分发到印刷厂当学徒。

英租界时期,这里除了巡捕房,税务局,还有许多洋行,特别是亚细亚、美孚、蚬壳等火油公司,都是雄霸一时的外国大企业。

在冬阳、树影、落叶的衬托下,昔日的英租界,今日的“老码头文化创意产业园”,在我的感觉上,是有点肃杀的。毕竟,古渡的兴衰离我们太远,而近代历史却令人无限唏嘘……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