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来胜负最难料大选
西班牙僵局恐拖至明年

西班牙选情分析指多个新政党气势如虹,将动摇执政人民党的政权。图1至4为社会党领袖桑切斯、人民党主席及现任首相拉霍伊、公民党的里韦拉以及”我们可以“党的伊格莱西亚斯。(欧新社、路透社)

(马德里20日综合电)西班牙多个新政党可望在今天登场的国会大选大有斩获,松绑保守派执政党与社会党一度主导的政局。西班牙政治或将因此迈向共识政治的新时代,但政局不稳的可能性甚至可能延续到明年,影响经济复苏。

路透社与英国《独立报》报道,由于许多人认为现今的政治体制贪腐且无法解决经济困境,希望大幅重整,这场大选将是弗朗哥将军独裁时代落幕、西班牙重返民主的40年来,结果最难料的一次。

根据最新民调,3650万选民中,约有三分之一尚未决定心意。

民调显示,首相拉霍伊所属的保守派人民党将赢得大选,但远远达不到绝对多数议席。

社会党预料可拿到第2 高票,反撙节的“我们可以”党,与第二大新政党、自由派的公民党,则竞逐足以左右选后会谈的第3 高票。

那么一来,选后可能出现的局面有3 种:右翼联合政府、左翼联合政府、少数政府。

拉霍伊16日表示会考虑跨党派方案,确保4 年任期政府稳定,但其他主要政党都已表示不会加入人民党的联合政府。

分析家认为,选后或许会出现僵局,连带影响到协助西班牙脱离衰退、改善高失业率状况的经济改革。

西班牙宪法并未明定选后筹组政府的期限。分析家表示,可能需要数个星期协商,才能取得国会足够支持,选出新首相,甚至还可能出现协商破局,明年再举行另一场选举的情况。

现任政府已通过明年预算,加上低利率与油价低廉应该会继续刺激经济成长,市场对政治不稳定的忧虑因素减缓,但选后僵局可能被亲独派的加泰罗尼亚政党拿来作文章,趁机推动独立志业。

社会党支持者上星期五在最后一场竞选活动中,向党魁桑切斯报以热烈的掌声。(美联社)

财经文胆加盟 
公明党如虎添翼

除了有一个年轻具魅力的党魁,公民党还获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及战略学教授加利坎诺为其设计施政蓝图。

加利坎诺的国际知名度或许比不上支持“我们可以”党的法国经济学家皮凯提,但他以敢言作风引起西班牙民众关注。

他不时在部落格撰文,曾狠批两名首相和部分西班牙最富有商人,主张经济沉疴难愈的西班牙需要“大爆炸改革”,例如重新设计教育系统和劳工法,更重要的是对付裙带政治的陋习,入手之处就是重整对商界、政党和其他建制利益过于宽松的监管机构,以及废除以大型基建为本的“大白象”发展模式。

加利坎诺今年才以休假方式加入公民党,批评者质疑他离开西班牙已超过20年,他反驳称自己旁观者清,“在某一时刻,你必须停止批评或指手划脚,而是直接尝试去改变,西班牙人民显然已经受够了,不相信旧政党能带领国家复兴”。

公民党的里韦拉(右)年轻英俊,甚具个人魅力,成为全国最受欢迎的政治明星。(路透社)

36岁政坛新星崛起  
脫光宣揚透明政治

在西班牙政坛,如果说去年是左翼“我们可以”党展现光芒,今年则轮到公民党异军突起。

有别于一开始站在全国舞台的“我们可以”党,公民党本是加泰罗尼亚的统派地方政党,在现年36岁的创党党魁里韦拉带领下,成为超脱于左右之争的中间派政党,他本人更成为全国最受欢迎的政客。

里韦拉年轻英俊,甚具个人魅力。他曾是游泳冠军,2006年初出茅庐时曾一丝不挂登上杂志封面,以示追求“透明和简单”的政治立场。这个态度至今未变,他的反腐政纲颇孚众望,主张推行“第二次转型”,成为基于天赋、生产力和知识的成熟民主体系,消除各地议会备受诟病的裙带主义和党派庇护恶习。

里韦拉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强调西班牙需要团结才能重生的立场,亦有助其在全国政治舞台站稳脚根。

人民党主席及现任首相拉霍伊(左)近日在造势活动中与支持者“自拍”。(法新社)

首相拉霍伊深陷丑闻

去年西班牙出现财政危机,政府几乎被迫接受援助,以搭救因房地产泡沫破裂而受困的银行。然而,首相拉霍伊顶住各方压力,一再声称西班牙经济复苏在即,并拒绝援助,从而赢得了公众的好感。

然而,今年初爆发的丑闻却让拉霍伊先前赢得高大形象瞬间崩塌。

丑闻源于今年1月31日,西班牙主流媒体《国家报》曝光了一本据称是拉霍伊所属人民党的“隐秘账本”。账本显示,拉霍伊累计收受约32.3万欧元非法资金。

据悉,人民党前财政路易斯·巴塞纳斯被认为是这份手写账本的“创作人”。他曾在1990年到2008年担任人民党财政,由于被指控收受通信企业和房地产开发商等财团贿赂,已经于4年前辞去党内职务。

今年6月,巴塞纳斯被捕,他被控贿赂、洗钱、税务欺诈和其他罪名。但很明显,巴塞纳斯不甘心自己一个人背黑锅,决心将人民党拉下水。他向法官招供,包括首相、部长级的人民党最高层、党内各级组织的秘书长等大小干部都曾得到见不得光的收入,这些收入依据各人的职位,每月从2500到1.5万欧元不等。巴尔塞尼亚斯还出示了一大堆有个人签名的收据。

虽然拉霍伊对贪腐丑闻矢口否认,西班牙民众的怒火却并未平息,加之对经济和就业的失望,致使人们纷纷走上街头,举行游行示威活动。  

过去两年,西班牙全国贫富悬殊加剧,一边是百万富豪大增,另一边却是愈来愈多民众生活交困,失业率依然高居欧元区第二位。(路透社)

西班牙贫富差距严重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今次选战中大打经济牌,强调过去两年其政府创造了超过100万个就业职位,亦是欧元区内增长速度最高的成员国。

可是成绩背后,西班牙失业率依然高居欧元区第二位(仅次于希腊),就业空缺以低收入短期工为主,全国贫富悬殊加剧。

33岁的佩尼亚几乎对工作来者不拒,“过去两年半,我大概收到135份合约”,可是大部分都只是做1至3日的临时工,“一直得不到稳定(工作)”。

佩尼亚的例子或者稍显极端,可是他反映的西班牙就业问题却不容忽视,在经济危机期间失业的人如今不少只能在毫不安稳的短期合约中打滚,临时工占就业人口高达逾四分之一,短期工甚至占今年就业合约的九成之多。

青年失业率尽管已从高峰的超过五成回落,10月数字仍达47.7%。

尽管经济不景,但奢华跑车品牌林宝坚尼在西班牙销量不跌反升,反映富者愈富。

谘询企业Capgemini统计指出,西班牙有17.8万百万富翁(指主要居所物业和消费品以外的资产多于100万美元者),比经济危机前的2008年多出40%。

根据慈善组织乐施会统计,生活于严重物质短缺的西班牙人去年达300万,是2007年的两倍。问题出于职位流失严重和公共服务削减(影响穷人),以及税率削减和股市造好(影响富人)。

“迷失一代”恐改变政治生态

白天起得晚、在公园闲晃、瘫在电视机前,这是18岁的卡洛斯·卡比亚填满生活的方式,也是西班牙“迷失的一代”的写照。

如同西班牙近十分之三的年轻人,身上刺青又穿孔的卡比亚目前失业、不读书、也不找工作。专家称他们是失败教育体制的产物,因为它未能适当地帮助学生准备好进入就业市场。

卡比亚居住在西班牙加地斯城西南部港口的工人阶级社区,当地失业率达到37%,比全国的21%高出许多。而25岁以下青年的失业率更超过60%。

卡比亚15岁时曾学习美发,但一个学期之后就辍学了。从当时起,他仅打过一些零工。

失业者被称“尼尼族”

根据经合组织(OECD)2013年数据,在15至29岁的年龄层中,有超过27%西班牙人既非学生亦未就业,而OECD 34个市场经济国家的这项平均数则为15%。

此一现象在西班牙如此普遍,甚至因此出现新的词汇“尼尼族”(NiNi),是西班牙语“既非…也不是”的缩写,用来指称既非学生、也没在找工作的年轻人。

法新社报道,失业者的困境,也是西班牙选民关切的问题。

两位接受采访的失业者皆表示,计划投票给激进左派“我们可以”这个对抗经济不平等的政党。

西班牙保守派首相拉霍伊想要在20日的国会大选后继续掌权,也将面临艰困挑战。这批年轻人可能改变西班牙的政治生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