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周嘉惠 

人生就像很多事情一样,缺乏规划的话,最后其实很容易沦落到随波逐流的结果。倘若果真可以做到随遇而安的豁达,是怎么样就怎么样,那倒也罢了,无所谓。如果不行,就需要认真考虑,该如何规划人生了。

当年离开校园时,不过二十出头,每每思及该如何面对社会与未来,只感觉脑筋经常混乱一片,不知何去何从。从来没有任何一位教授提醒过我们人生规划的重要,但也不怪教授们,毕竟那距离工学院的课程太遥远。虽然如此,一直都深切了解人生需要规划,只不过未知数太多的方程式不知道怎么处理啊!

授人以鱼与授人以渔

直觉告诉我,哲学或许可以提供一些指引,于是去找来康德《绝对理性批判》的英译本,为了慎重其事,还买了一册台湾版的导读本。结果别说《绝对理性批判》了,连导读本也没看懂,勉强翻了几页只看得眼冒金星,最后颓然把书放下,长叹一声举白旗投降。

跟一般同龄人比较,不论种类还是数量,我看过的书都不算少,没想到这世界还真有这么难看的书!连以前看现代物理课本都不至于如此狼狈。

2000年末,听说沈观仰先生在中华大会堂开哲学班,马上就报名参加。当年的哲学版不可不谓盛极一时,但一年后参与人数就从200人掉到20几人。

我们曾经尝试分析大家不能坚持的原因,觉得最主要原因应该在于许多同学只希望为自己的困境找到答案,而哲学,或者说至少沈先生的哲学班,只教导我们如何看待问题,并不简单地为各种问题提供答案。

其中除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明显道理,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接受一个事实,不是每件事都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可供解释。

我们只是普通人,不是奥林匹斯山上的希腊诸神,为什么自以为对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答案呢?那些非得找到答案不可的同学,后来不是接受了宗教,就是继续彷徨下去。

须坚持执行本身规划

单纯接受不是每件事都有答案的事实也只是把握了一种态度,并不足以规划人生。或许是知识不足,也可能是智慧不够,我始终不觉得自己有本事在这么多未知数中规划未来人生。那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想起了孔子曾经如此总结自己的一生:“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这不是什么人生规划的蓝图,但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参考,特别是他为每十年都提供了一个关键绩效指标KPI。

认识孔子这一句话的深层涵义,已三十好几岁,当时念兹在兹的问题就是:什么才是对自己有意义的“立”? 如何“而立”? 如今四十多岁,当然不是懂尽世间道理,但“不惑”倒是可以说是做到了。

人生规划不是要做给人家看,KPI也不是为了向任何人交代,而是无法忍受庸庸碌碌过一生。当然,规划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必须坚持执行自己的规划。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