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关之应对意外

话说我从父亲丧礼回来之后,就天天躺在床上养病。隔壁邻居迎来了新生命,婴儿啼哭声开始从外边传来。我没办法行动,唯靠聆听来猜测或获知周遭的事,比如邻居哄婴儿、鸟儿鸣唱、中午面包车来兜售、傍晚邻居聊天等声音。

我的视线范围内,仅是一扇窗和四面墙。幸好,我还有一台手提电脑,可以上网看看戏,消磨时光。

病发几率很高

我不由得想起曾经历肿瘤切除手术后的母亲,她瘫痪在床的忧郁,也想起中风后的父亲,曾沮丧地告诉我,他哪里也不能去,就只能在房间待着。

所有人都在忙碌时,自己仿佛与世隔绝地独处一室,想要出去透透气也没有能力。许多医生都说,年轻的红斑狼疮病患者病发几率很高,除了身体机能仍活跃之外,另外年轻患者总是不安于室,结果劳累或感染导致病发。

这段时期,我就像在深山闭关,父亲的逝世和身体的创伤都让我很低落,不想见人,只想默默等待时间过去,等待伤口复原,等待雨过天晴。

我每天尝试站立,但血液冲到伤口处时会受阻,即刻呈现红肿,会使伤口恶化,痛楚难捱。到了第二个星期,情况依旧如此。一天,就在我更换裤子的时候,忘了身子如何失去重心,而受伤的右腿仿佛知道自己病着,完全没有反射性的反应,我就像跌落山崖似的从床上跌下。

好吧,裤子是穿好了,但我的人是坐在地上的。我只有一条腿和一双手,要起身谈何容易呢?我没法叫谁来帮忙,只有靠自己的力量爬回床上。

信念很重要

在屡次使力无效及伤口疼痛加剧的情况下,人只有依靠信念了,相信自己可以克服,上天不会把所有的门都关起来,一定有办法。我忘了究竟用了15分钟还是半小时,总之我仍旧爬回了床上,好像戏里掉下山崖的人那样爬回来。又是一身汗及虚脱。

晚上清理伤口时,暗色的血从伤口溢了出来,这是第一次流血。看来我是弄伤了伤口。想起母亲快摆脱轮椅时,因为一次摔倒而必须延长休养,她又自责又难过,我如今完全可以体会那种泄气和失望。

不过,伤时因不便而引起的意外十分常见,最重要的是——“信念”。把一切交给时间。

(血管炎之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