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继无人 不获照顾
老师傅叹传统手艺失传

杨亚苟接手父亲的行业,但如今却没人愿做他的接班人。

(马六甲20日讯)被列入马六甲世界文化遗产的传统手艺行业,虽然受到联合国组织的认可,但州政府未有效地去照顾这些具有价值的文化遗产,而目前传统手艺正面临后续无人,老师傅找不到徒弟接班,相信该行业不久将“收挡”,传统手艺功夫也随之失传。

早期的豆腐街是个卧虎藏龙之地,业者个个靠双手拼出一番事业。当时,该街有逾10间传统手艺行业店铺,目前仅剩3间,而年老的业者日复一日地苦苦支撑,预计最多再经营十余年,该传统手艺业将没落。

甲州是于2008年与槟城乔治市联手入遗,除了拥有古迹遗产,还有代代相传的传统手艺,诸如打铁、木桶、白钢品及木屐等更是当年南来的先贤凭着真功夫,靠双手辛苦挣钱养家过活。

早期的豆腐街是个卧虎藏龙之地,业者个个靠双手打拼出事业,可惜岁月不留人,传统手艺被淘汰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州政府未予津贴照顾

根据老街区传统手艺行业者的说法,州政府于2008年承诺将定期给予传统手艺业者津贴,协助他们继续为甲州文化遗产扮演重要角色,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享有更多的福利。

但可惜的是,业者至今未获任何的津贴,而且工作环境一天比一天差,近来更发生打劫、伤人或破坏等事件,加上没有年轻一代接手,令业者们对传统行业的处境心灰意冷。

杨亚苟:年纪大有心无力“做到不能做为止”

复中兴白铁店业者杨亚苟(60岁)接受《南洋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传统手艺行业渐渐成为夕阳行业,从父亲传给他,现在却找不到人接手,目前只能见步行步,做到不能做为止。

他说,年轻人多吃不了苦,担心割伤手,且手工没限定一天可做多少,而是得每天不断地在做,不像机器般可以计算成品数量。

“其实生意还是可以做,还是有人下订单,但问题是没有人手去做,我现在的年纪再做几年都已有心无力,如果这行业最终被淘汰,最主要原因就是没有人接手。”

他说,以前豆腐街共有10余间传统手艺行业店铺,目前仅剩3间,情况一代不如一代,且业者年纪已大,最多再经营十余年。

年届88岁高龄的陈卓添对传统手工行业感到有心无力,日前又遭抢劫,让他感到心灰意冷。

学徒“三分钟热度”木桶老人心灰意冷

有“木桶老人”之称的陈卓添(88岁)则指出,由于不久前受到打劫的影响,让他对于传统手艺行业失去保障感到灰心,放工时间也提早到中午,感叹做起事来已力不从心。

环境糟糕顾客却步

他透露,其工作环境空间狭小,而且四周的沟渠不通,臭气熏天,恶劣的环境无法吸引游客前来,政府单位也没有设法改善他的处境。

“没有津贴,也没有提供基本设备,没水没电没厕所,脚车被偷,钱财被抢,这样的处境完全不像是世遗文化价值所应有的待遇。”

他指出,早前有三四位年轻人向他拜师学艺,但每个都三分钟热度,有者学不到两天就放弃了。

他说,以前当学徒什么都要做,搬搬抬抬,大小事务全做,但现在的年轻的一代耐性有限,更不能吃苦,一下子就说不学了。

木桶不敌塑料桶

“此外,年轻人都向往舒服轻松、有冷气的工作环境,已经没人对传统手艺感兴趣。传统手艺也被机器打倒,以前木桶风行,而且耐用又稳固,现在每个人选用机器制的塑料桶,这已是挽不回的局面。”

他感到惋惜,但也无奈地接受,毕竟科技的发达,传统手艺迟早要步入历史,是必须要面对的事实。

杨振林:传统手艺行业要有耐心及吃得了苦,不适合现今的年轻人。

杨恒兴:需吃得起苦年轻人多缺乏耐心

杨恒兴白铁店业者杨振林(50岁)表示,其兄长及两个弟弟兴趣与从事的行业都不同,所以只有他一人打理生意。

他表示,从10多岁开始当学徒,到如今一做就做了30多年。

他认为,手工行业不适合现今的年轻人,要很有耐心,吃得了苦,恐怕没有多少人愿意做这行。

“相信这行业还可以做多10年左右,看自己的能力和体魄,怕到时有心无力也没办法,没人接班,自己只好做到不能做为止。”

传统手工制作的白钢信箱及水桶耐用且不易损坏,是机器做不出来的品质,但这类手工行业已越来越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