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电、种菜兼捕鱼
水上智能浮动农场一举三得

农场中间楼层设为水培农耕室,以水耕取代土壤来种植农作物。

发展农业,少了土地,怎可能生产优质农作物? 

不少大马农户,也面对无法获得足够农地的问题。

不过,现在有专家说:不必担心,还有面积很大 ,却被人们所忽略的海面、湖面甚至是河水表面,可化为“良田”……

“水上智能浮动农场”能同时生产太阳能、渔获及农作物的自动化农场。

西班牙巴塞罗那建筑师哈维尔庞塞及雅格戴沙在过去的“浮动反应建筑”、“垂直农场”概念在新加坡、香港等地获得好评和采纳后,今年又提出集发电、种植、养殖于一身的“水上智能浮动农场”的设计概念。

从目前我国积极推动农业和农基工业发展的趋势下,或许海上发电厂、农场、养殖场,将是农业领域投资者下一步应考虑的重点。

年产815万公斤农作物

根据联合国人口学家预测,到了2050年世界人口将逼近96亿,届时要面对的不单是气候暖化、人口爆炸问题,在粮食需求预料暴增七成的情况下,土地及粮食短缺危机已被许多机构提出。 

英国电视节目“Impossible Engineering”(不可能的工程)的专家学者预测,未来城市建筑不仅向上攀升,也将往地底、水上、水下发展,农业往水面发展在新加坡等临海城市和国家都已非新鲜事。

加上各国农地、农舍相关问题备受讨论,专家学者已预测未来城市将往水域发展,同时 为了解决未来粮食危机,西班牙设计师更已着手设计了一座“水上智能浮动农场” (Smart Floating Farm),不仅采用太阳能发电,每年更预估生产815万公斤的农作物及170万尾渔获。

有鉴于此,西班牙巴塞罗那建筑师哈维尔庞塞及雅格戴沙着手设计“水上智能浮动农场”,以因应粮食需求大幅提升。该团队所提出的“智能浮动农场”概念,共分三层,顶层作为太阳能集电站,第一、二层也结合水产养殖及水培农耕,形成生产太阳能、渔获及农作物的自动化农场。

这座“智能浮动农场”每年可生产815万公斤的农作物及170万尾渔获。

运用浮力及海洋钻井平台

设计团队解释说,这座海上农场运用浮力及海洋钻井平台,使整座农场能够因应需求漂浮至各地水域。 

底层的水产养殖场,预估每年可收获170万尾的渔获量;同时也将设立数个波状沙洲、码头、仓储及包装加工中心,便利各地渔民们往来从事相关水产作业。

第二层则将专注水培农耕,利用水耕取代土壤种植方法;一方面使用太阳能供应耕作所需电力,也将安装海水淡化厂来生产灌溉所需的淡水,预计每年可生产815万公斤的蔬菜。

太阳能为水培农耕的海水淡化厂提供能源,水培农耕的多余水分可以留到水产养殖场,而水产的排泄物则可以成为农耕的肥料,形成供植物和鱼类繁殖的自给自足的生态圈。

城市人口不断增长、土地日渐稀缺、气候变化是大趋势,同时是大挑战,设计师相信”水上智能浮动农场”概念将有助于提升未来生活与环境质量,从使用陆地附近的海面或是使用船只将这些可分拆和组装的智能农场带到适当的地方去,体现出高兼容性。

智能漂浮农场项目的鸟瞰图。

提供农业种植新空间

粮食问题一直以来都困扰着人口密集的国家及地区,邻国新加坡作为临海国家虽富有,但几乎所有食物都需从国外进口。 

西班牙JAPA 公司的建筑师们曾针对新加坡人口密集以及农业用地缺乏的情况,可漂浮在当地港口的塔循环系统—“浮动反应建筑”F.R.A.,为农业种植提供新空间。 

形状看似过山车轨道的“浮动反应建筑”,让种植物可最大限度接收阳光,让临海效果也能尽所能实现农作物培育,而塔身上的传感器网络将同步链连接接室内相关部门,好让当局进行进行实时监控。

该构思也涵盖数据管理系统,通过追踪各种作物销量,进而调整农场产量,确保没有资源浪费或过剩的情况。 

浮动反应建筑构想与“垂直农场”类似,尽量做到节省用地,但相较之下,垂直农场也尽可能达到“低占地”的效果。 

狮城拥逾百垂直农场

新加坡在2012年成立全球首个商业垂直农场,目前新加坡有超过100个9米左右的垂直农场建筑,而F.R.A.方案组正在推进与新加坡当地科技公司以及食品组织的合作,以期方案的尽早实现。 

这一设备也可在其他国家人口稠密的海岸线使用。 

香港之前也有意大埔区建造高达187米的垂直农场,当时JAPA建筑公司认为,如果试验取得成功,这些“水稻公寓”就能解决九龙和香港两地人的吃饭问题。

而当年的设计师目前也将眼光锁定发展迅速的中国城市,从过去的F.R.A.到水上智能浮动农场,JAPA首席设计师哈维尔庞塞相信这类举措可缓解未来的粮食问题,使现代化城市也能够自行生产优质食品。 

狮城规划海上浮动城镇

国土面积719平方公里的新加坡是世界上人口第三密集的城市,这里没有腹地,也没有可以溢出的缓冲区。而海洋则成为了这座岛国的“腹地”。 

新加坡的海岸线和蚂蚁队列相似,由机场、港口、造船厂和休闲公园组成,加上还有一座高尔夫球场也位于海岸线之上。而在路面上,近550万居民和外国人居住在越建越高的住房楼盘上,人潮拥堵、道路水泄不通。 

新加坡的规划者和学者想出绝妙点子——海上浮动城镇。 

或许很多新加坡人忘该国拥有海岸线以外的管辖权和发展权力,而这一大片空间可能就是那被遗忘的资源。 

海上浮动城镇或超大型浮体结构是现在全世界许多学术论文和研究工作关注的主题之一,而新加坡国立大学王泉明(译音)教授和同事发表的多篇论文,并在美国专利局申请关于主题专利。 

根据他们提出概念,海上浮动城镇并非一个单一的整体结构,它是由连接在一起的模块组建而成,或随潮汐上升或下沉,也可以被固定在一定高度。多年来,海上钻井行业积累的经验已经造就了许多行之有效的系泊解决方案。 

海上浮动城镇可由钢材或混凝土构造,每平方米的制作成本大约为300到600新币之间,若可服务约50年,这与新加坡的土地租赁费用不相上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