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钱不够用 要求加薪
马币贬值外劳拒续约

地人不爱干粗重活,从事劳力的行业面对着依赖外劳的情况。(档案照)

(八打灵再也20日讯)我国经济不景气,马币走低,除了让我国人民叫苦连天,来马工作的外劳也抱怨钱不够用,拒绝续约、要转移到他国或大胆要求加薪戏码频在外劳群上演!

我国马币自去年杪即开始出现下滑迹象,于今年下半年起,更是大幅度下滑,从原有3令吉兑换一美元,跌至约4令吉多兑换一美元,尽管期间有所微涨,但仍处于走低的趋势。

部分选择回国或赚新币

这让来马工作的各国外劳,面对薪金“缩水”的窘境,有者向老板抱怨钱不够用,而无合约约束者更是选择回国或转移到新加坡寻机会。

《南洋商报》日前抽样电访各行业业者代表时,发现他们领域都面对着外劳不愿持续工作或续约的情况,有的外劳甚至公开要求加薪。

他们直言,本地人不爱干粗活,即使薪金不差,也没多少人愿意干,以致外劳成为了首选。

如今外劳也抱怨工资少,业者面对进退两难困境。

维车业市场冷清、工作量不多,许多业者都开始减少人力。(档案照)

市场冷清生意下滑业者让外劳自行离开

市道买气不大,业者生意量下滑,有者干脆让外劳自行离开。

由于近期市场冷清、工作量不多及订单少等因素,该些聘有外劳从事劳力或操作的领域,如维修汽车、家私制造业、生产业及零件业等,都开始减少人力,而外劳离开多少让业者省心。

部分业者也不拒绝为有经验或熟练的外劳加薪,帮补他们应对百货高涨之苦。

无论如何,业者也理解本身行业不能长期靠外劳操作,要求国人改变工作思维,以及寻求政府设法改善这问题。

业者只能增加津贴——

安邦美华城工业工商会主席·余亚绒

马币下跌,物价上涨,以往一盘杂饭才4令吉左右,如今要价近10令吉,许多熟手外劳感叹赚不到钱,工业园内有70%外劳选择回国,令业者面对进退两难困境。

外劳薪金按熟练度支付,有的每月数百令吉,较熟手每月薪金可达1000至2000令吉,该些愿留下来工作的外劳,已明确要求加薪,否则回国。

惟业者也面对生意大不如前困境,只能斟酌补加津贴给外劳。

虽说不能长期靠外劳支撑我国工业,但时下青年生活富足,加上父母观念及宠孩子心态,不再鼓励孩子学手艺,而且迟到早退,选轻松活干,使业者退而聘外劳或难民帮忙。

无论如何,政府有必要检讨我国现有劳作领域,改变青年思维,以免影响我国的经济劳作。

外劳拒更新工作证——

史里肯邦安商业中心工商业联合会总秘书·张松琴

不止马币滑落,全球经济也不景气,在这区工作外劳大多数以孟加拉籍为主,抱怨寄回家乡的钱少了,有许多拒更新工作准证,选择回国。

业者只能重新聘请新外劳,甚至调高一点薪金作为补贴,如最低薪为900令吉,超时另计,也有提供住宿。

此外,各行各业除面对外劳问题外,还面对生意冷淡问题。本区的修车业者提及,许多家长,抱着再穷不穷教育情况,导致逾时不更换引擎油、轮胎没花也不换,罔顾自身安全,只为了省钱让孩子上学、补习费等。

咖啡店需大量劳工——

雪隆咖啡茶餐商公会会长·方振平

咖啡厅工作繁重,需要大量劳工从旁协助,包括面摊也需聘工人,协助收碗筷及捧面等工作,不能单靠小贩或业者一人忙里忙外。

其实咖啡店助手薪金不低,每月达1200令吉,奈何本地人选工,只要有冷气可吹,工资再低一点也无所谓。尽管咖啡店聘用外劳的人头税较高,在本地人不愿做因素下,外劳成为最佳人力替代。

惟最近许多业者向我投诉,指外劳抱怨马币下滑,加上消费大,所以能寄回家的钱所剩无几,纷纷想在期满后回乡。

基于合约还未到期,业者静观其变应对,不排除最终有的外劳会因为雇主人好,加上全球经济萎缩,外劳家乡工作量有限,选择留下。

阿布拉曼抱怨如今花费逾70令吉,只买到两小包食物。

回乡耕种自给自足——

阿布拉曼(28岁,孟加拉籍)

我来马已5年了,一直在蒲种工业区一家水管厂工作,老板向来对我们很好,有提供住宿,基薪介于1000至1300令吉,并有超时津贴,每月会多赚数百至1000令吉。

但经济不景气,马币除越来越“小”外,老板订单也不多了,不再有超时工作;吃方面越来越贵,以往每星期约花50令吉可购许多肉菜回家,如今出来一次购物,至少70至100令吉。因此计划在准证期满后,不再更新,回家与家人团聚。

我家乡是个小地方,没有工作机会,这里工作的钱都寄回家养父母及弟妹。虽回家后会断收入,不过,家里周围土地足够耕种自给自足。

此外,我们是有工作准证的劳工,外出并没遭警方刁难。

选择留下多赚一点——

阿敦(29岁,印尼建筑工人)

来马已有两年了,一直在一家大建筑公司工作,只要肯努力,老板不亏待,每月约有2000令吉工资,还包住宿;惟最近马币一直跌,的确让人头痛,以前275令吉可换100万盾,现在需350令吉兑换100万盾。

在吃方面也很贵,加上是男性不会煮饭,每天需花费20令吉吃喝。

虽其他国家如新加坡、中东汇率高,但国情差太远,也没大马友善,至于回家乡更无工作可做,家里是耕种的,所赚的钱只够抽烟;马币虽降了,选择留下多赚一点,每月可存逾1000令吉,寄回去给父母及弟妹做家用。

不过,许多来马多年的同乡,决定在准证期满后回乡。

省钱一天只吃一餐——

阿都拉(24岁,缅甸难民)

刚来马一年,等待联合国安排到美国定居,现在在工地做工,每天上午8时至下午5时,日薪为40令吉,不包膳宿。我自己在附近租了一间小房过日子,每月300令吉租金。

这里消费太高,平均一天工资只够两天食用,我都是买路边摊果腹,有时没工开,一天只吃一餐,或是两天才吃一餐。

不过,这里比家乡好许多,只要肯做,就有人愿请,家乡完全没有工作和食物。

考虑是否更新准证——

诺阿莉花(47岁,印尼女佣)

来马工作已有5年了,目前薪水达1000令吉,老板一家对我很好,每星期有一天假期,让我外出和同样来马工作的孩子团聚。

惟最近马币一直下跌,加上印尼生活较以往改善了,容易找吃,当老板问我明年是否要更新准证时,我表示需时考虑,尚不清楚是否要回国,毕竟家里屋子还在建造中,需要资金。

即使不再续约后,也不打算到新加坡工作,主要是语言不通,大马的国情与语言较接近,容易沟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