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蝶广场2的省思/郑喜文

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沙比里在面子书感叹,他一手推动的“土著版刘碟广场”,处处以土著为先,却遭到了许多人的挞伐和唾骂,其中更包括马来人,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惟会继续为土著利益斗争云云。

实在委屈了,的确不能怪罪于他,夏虫焉可语冰?脑袋明明是条虫,身分变成了龙,难免变成权力上的暴发户,典型的一朝得志,语无伦次——要怪就怪给他上台的那一个,以及投票给让他上台的那个的那一群。

在手机被盗一事演变成了种族事件之后,“刘碟广场2”的催生,就是为了制止上述现象再度发生,至于为何偷窃会跟种族扯上关系,则必须要请教有关部长。

要强调的是,这个“因为所以”的用法是对的,只是句子错了,不过用在马来西亚却还是对的。

无论如何,这个新的电子商场的前景不受看好。

种族主义象征

首先,尽管它不曾被承认,然而它根本就是种族主义的象征,是自我界定的“马来新村”,是超级过时的肤色藩篱;它凭其庞大的民族为消费根基,踏入么则支持宗族主义,抗拒么则背叛同族,这种经营原则绝对无法令人接受。

如果你向市场推出一个项目,却让大多数人(包括自己人)有着“除之而后快”的态度,你是必死无疑的——市场是诚实的,在短期内你可以赔钱让人跟你买单,然而长期来说的话你只能给钱让他人为你埋葬。

跟不上就赔钱

它的存在就像柏林围墙一样,全世界都在等着它被推倒。

况且,经商的门槛越低,并不见得是好事,它轻可导致身败名裂(破产),重可致使家破人亡——明明打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也缺乏能力,怎么凡事都要靠自己的时候却可以成功呢?

电子产品是日新月异的事,以最贵的价格卖着最新的科技,买下了若无人光顾,就是赔钱,买下了若客户迟些光顾,也是赔钱,可以想象吗,大品牌如诺基亚也因跟不上步伐,或抓不准市场而崩盘。

脚步够快的,并不需要免费租金等优惠,反之,要依赖补贴才得以苟存的商家就难以生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