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何在(6):无土耕种解危机

未来的都市农业间将着重生产和经济功能,通过发展都市地区生态农业、高科技农业及可持续发展农业,实践“在地生产”的环保和粮保方案,满足粮食和安全需求。

如何喂饱未来的世世代代,是全球共同的难题。永续农耕,绿色发展,是截至目前为止,唯一被视为能兼顾粮食危机和食物安全的两全方案。

问题总有解决的方案,端看意愿和执行力。摆在粮食危机面前的是土地、环境、人力、财力等难题,人类必须“随机应变”。

农耕地缩减,农业科学家主张从“平面扩张”的土地农耕模式,转为“向上发展”的无土耕种。21世纪开始,“垂直农场”及“天空农场”逐渐成为新农业发展趋势,前者是打造符合绿色规格的先进建筑物,将农场从户外土地迁至室内,后者则是“屋”尽其用,利用屋顶的空间种植蔬果粮食,自给自足。

世界首家自动化农场

寸土黄金的日本,农业发展是典范,预料2017年下半年的京都,将出现世界首家自动化农场,从种植、管理、收割等步骤到监控菜园里的二氧化碳水平和照明环境,都将由机器人代劳。在高科技的操作方式下,不但农产量增加,劳力成本也可降低一半,从而惠及消费市场,供需平衡,价格稳定,应对粮食短缺及粮价高企的问题。

不平衡的是,全球5.7亿座农场中,有90%是家族农地,占全球80%的粮农生产,也是全球约75%农业资源的“看守人”。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调查报告指出“这使他们(地主)在达到永续粮食安全及根除未来饥荒上,成为重要的改变因素”——家族农地的普遍和生产力,对解决影响超过8亿人的饥荒问题占着绝对的重要地位。

伊诺华市场分析员兼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消费者科学硕士黄守顺坦言,理论和现实总有差距,在我国,垂直农场和天空农场等新农业模式并非完全不可行,但只能供应个人或少数人所需,未有足够能力和意愿大量生产及行销。

“小规模的‘在地生产’较可行,每个家庭小量种植,自给自足。但实际上,有多少家庭愿意付出时间、精神和人力?若要供应整个城市的需求,需要私人界和政府配合推动和实践。”

鱼菜共生新趋势

营养及食疗师符芳莉则说,绿色农耕必须有政府的机制支持,否则小农们还是举步维艰。

据了解,一些国家则积极推广“鱼菜共生”系统,教育消费者兼具粮食生产者角色,而非纯粹的消耗者。这项环保新趋势是将养鱼与种菜二合为一,强调“无毒、无土、免浇水、免施肥”4大特点,即将鱼的粪便和水中的杂质分解过滤,主取氨(尿素)成分,再供应给鱼缸上的蔬菜,蔬菜的根系则将鱼缸内的水精华,重新供给鱼使用。

日本、韩国、越南、缅甸、菲律宾及马来西亚等国家,则将同样的原理转换到稻鸭共生模式。

鱼菜共生系统。

鱼菜共生系统。

大马>>>>>>>>>>> 挑战和限制
我国农业发展,面对5大挑战和限制:

1。土地—— 过度城市化、商业化,非但没有释放更多土地用于农业发展,原本的农耕地还不断缩减,改为房产及其他商业发展用途。中央政府及州政府缺乏协调,中央政府空有计划,但掌握开发权和分配权的州政府却没有积极响应或配合,也没有完善的监督机制,加上种族固打制,再多再好的计划最终都无功折返。

2。运输—— 新鲜蔬果保质期短暂,有效率的运输至关重要。然而,超过60%的农民多在非法农耕或临时土地,道路和交通等基本设施欠完善,运输及保鲜过程面对考验,间接增加成本。此外,本地蔬果也面对产量不足、产量不稳及品质缺保证3大问题。问题根源就在于小农民的土地和资源有限,无法大规模发展,也没有提高农业技术的融资能力。

3。销售—— 政府早在1965年就成立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旨在提供农民种植物的咨询及提供行销援助,调节供求的平衡点,但长期以来却没有达到农民的期望和应有的绩效,就像其他政府部门一样,朝九晚五在办公室作业,没有实地掌握田地和农业情况。此外,农民仍然面对中介商问题,而且没有定价话语权,我国的自由经济市场对农民不公。

4。研发—— 扮演研发角色的农业发展研究所(MARDI)也出现同样情况,研发成果不符市场所需,或是没有完善的商业化系统。最好的例子是政府一方面要减少对进口食物的依赖,却没有设立菜种研究库、保留原生种及培育更好的品种,许多原有或传统菜种已不复见,国内蔬果种植水平和品质不低,却有90%的菜种是向欧美、中国、台湾等国家进口。

5。观念—— 农业后继难有人,年轻人纷纷走入城市,不愿投入劳力活,农业大量聘请外劳,却面对政策上的诸多限制。

城市农业计划

我国农业部其实所做不少,也非毫无作为。近年除了积极推动农业企业化活动,在乡区持续推动消除贫穷农业计划,近期也宣布将在巴生谷地区推出“城市农业计划”,教授如何使用小空间打造农田,并且出售农产品,而不仅仅供应自家所需。

食品安全必须从源头做起,亦即从农场到餐桌,唯有“贯彻始终”才有绩效。近年食品安全问题不断,卫生部在管控食品工业安全的认证也相对严格,厂商除了必须获得食品安全工业责任认证,还须获得危害分析及关键控制点认证(HACCP)及良好生产规范(GMP)认证等等,贩商、餐馆及小贩中心等中小企业则受促获取清洁、安全、健康计划(BeSS)标志,作为消费信心的保证。

此外,少数州政府效仿国际组织的“种子银行”,设立“食物银行”,回收及重新分配粮食以减少浪费。雪州的八打灵再也市政府是先锋,早在3年前就与私人界合作,运作食物银行行动中心。

【后记】
粮食危机和食物安全,从改变浪费开始

一年岁末,反思饥饿与浪费的矛盾。

联合国粮农组织多次警告,地球四分之一土地,因气候变化和不良耕种而高度退化,加上水资源不足和污染,若未能及时拨乱反正,到2050年,全球将有3亿700万人承受饥饿之苦,其中多数为非洲和亚洲人。2050年世界人口将达96亿,粮食产量须提高70%才能应付需求。

面对粮食危机与安全问题,在采取相应措施的同时,首先要改变的是浪费的习性,控制口腹之欲。根据伊诺华的调查,就连生产商也将粮食损失与浪费当成头等大事。

没有浪费,食品工业生产不必无节制地增产,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食物供养人类的胃,最重要是减少饥饿,只要分配均匀的话。

改变浪费的恶习

世界资源研究所、环境署、世界银行及联合国开发计划联合撰写的《世界资源报告:创造一个可持续粮食未来》指出,在现存农耕用地上提高作物和家畜的生产力,对于挽救森林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至关重要,但仅仅通过增产并不足以填补粮食缺口,人类必须先做好自己的本分——改变浪费的恶习。

统计显示,每年世界损失及浪费的粮食多达13亿吨,相当于1兆美元(约3.2兆令吉),不仅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也对自然资源造成巨大压力。粮食损失发生在收割、运输与储存在内的生产过程,粮食浪费则在食物供应链的最终端,亦即零售商与消费者。每年全球生产的30%谷物、40%至50%的块根作物、水果与蔬菜、20%的肉类与乳制品,以及30%的鱼类,都被糟蹋、浪费掉。若在2050年之前能将粮食损失和浪费减少一半,则可填补至少20%的粮食缺口。

浪费是一种罪过。道理人人懂,讽刺的是,从古至今,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的现实并没多大改变,甚至变本加厉。

浪费达致2.22亿吨

全球每年制造的食物中,有三分之一被浪费掉。其中发达国家的食物浪费多达2.22亿吨,相等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所有国家的粮食总量,全球每年浪费的粮食足以喂饱10亿人,经济损失超过7000万美元,而全球每天却有超过8亿人处于饥饿。

美国从感恩节到元旦新年期间,平均浪费500万吨食物,一年丢弃逾3000万吨食物,却有20%人“吃不饱”。

我国每年垃圾产量1000万吨,50%是食物。大马人每天丢弃约1500公斤的食物残渣,其中10%至15%是可食用的食物,相等于每天有300至400辆罗里的食物被丢弃。华人宴席有30%食物被丢弃,斋戒月期间平均每天丢弃9000吨食物,一个月期间被浪费掉的食物多达27万吨,总值接近90亿令吉!若不改变浪费恶习,到2020年估计每天被丢弃的食物废料将达500万吨。

粮仓短缺,是危言耸听?杞人忧天?还是确有其事?可以肯定的是,当一个国家的粮食供应无法满足内需,越来越依赖进口时,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每一次天灾之后的粮价飙升,更是一道鲜明的警惕,提醒我们不能将粮食难题交托到别人手上。

繁体字“飯”的组合是“食”和“反”,当“飯”没了“食”,则剩下“反”。 老祖宗早已清楚告示,要天下太平,先要人人有饭吃,人人吃得饱。

报道:陈绛雪/图片:陈成发、 本报资料室、 互联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