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升息马经济更朦胧/杨名万

美联储在让美国人挨了7年零利率后,终于周三宣布将利率调升25个基点,到0.25%至0.5%水平,这也是该局自2006年6月最后一次调升利率后,经过9年半以来,第一次升息。

最重要的一点,这是美联储主席叶伦自去年2月3日上任以来,第一次的大动作。

除了美国,全球大部分国家,包括大马,所要注意的并不是刚过去的升息行动,而是明年接踵而至的她所谓之“谨慎和渐进”的“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

叶伦用了近两年时间,制造和酝酿美联储准备升息气氛。

从她任职美联储主席后第一个公开市场会议开始,就将失业率6.5%定为通胀率2.5%之外,另一个升息门槛,然后就一直在玩弄各种经济数据。

美联储障眼法升息

直至本周要升息前,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升息已经是预料中的正面举动,不升息才是问题。

这障眼法成功让升息不再是负面消息,引导全球投资者相信,此举证明美国经济强稳,对全球经济有利,股市的立即反应是不跌反起。

美国是大马最重要出口市场之一,其重要性不孙于我国最大直接出口市场,中国。因此,美国经济真的如叶伦所言的坚稳增长,对大马经济当然有利。

但是美国升息,尤其是明年与之后的货币政策,对于大马还有其他经济层面的冲击,这尤其是对原油、棕油、橡胶等商品价格走势,还有令吉兑美元汇率走势等,却可能是负面的。

这些层面的影响,取决于叶伦所谓的“谨慎和渐进”“货币政策正常化” 步伐和是否正如她所言的“美国会继续采取宽松货币政策”。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在2006年6月最后一次升息之前,也是“谨慎和渐进”,也仅调升25个基点。

从之前的主席格林斯潘于2004年6月杪从联邦基金利率1%基础开始升息,再由伯南克于2006年2月接手继续升息,两朝主席最终在两年内,总共连续升息17次,直至5.25%的6年最高点,伯南克才停手。 

表面风光里面暗伤

两年升息17次,即使每次只调升25个基点,升息幅度总共多达425个基点,相等于4.25%。

从2005年到2015年过去10年期间,大马国家银行隔夜政策利率从来没有高过3.5%,目前,这利率仅3.25%。

令吉不比美元流通,这原本就处于劣势,美国明年持续升息,朝更高利率前进已经是必然趋势,如果升息节节上升,原本滞留在大马的美元资金就会回流,令吉兑美元汇率也将受到打击。

令吉汇率受打击而走低,则本栏上周末提及的我国当前“卓越出口表现”,将更“辉煌”,但是实际出口导向制造业实力,将受到考验,这尤其是过去两个月公布的9月和10月出口表现最辉煌的电子电器制造业(双电)。

本栏上周末已经分析,双电出口10月飚升22.7%,令当月国家出口总额锐增16.7%,并在9月刚冲破700亿大关后,再过750亿“半关”,以758亿创历来新高。

双电生产10月增长13.9%,促使制造业生产指数上升6.2%,工业生产则稳于4.2%增长率。

若没有双电双位数增长成果,10月工业生产可能接近横摆,零度增长,实际上我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自今年4月至10月,已经连续7个月萎缩。

双电生产和出口10月能够取得双位数增长,主要是因为令吉兑美元汇率按年下跌30%。

偏低的令吉汇率,进一步往下掉的原油价格,美国明年继续升息,大马经济恐怕会更朦胧 ,表面风光,里面暗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