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苗

       

从中国来的小梅要回国了,我们请她吃饭。她问我:“在美国3年,为什么我找不到男朋友呢?”同学们一对对恋爱结婚了,小梅还是单身。

我说:“因为你不懂得作女人。”

我教她:“男同学请你喝咖啡,你不可以低头看桌面上的杯子,你要手托腮双眼对准他的双眼微笑,不时眨眨眼表示听得很有兴趣,偶尔用手指拨拨头发。”我示范拨头发的动作,同桌的都听得仰头大笑。

吃完饭走回车时,我说:“你走路不要开大步走,要这么走。”我摆个模特儿走路的姿态给她看。再说:“你穿的裙子都太宽松,应该买几件旗袍,而且要买配颜色的高跟鞋。” 这回,一同来吃饭的同学更是笑得东歪西倒。

如意郎君难找

下车时,我说:“不!不!你不能这样跨下车,你的膝盖要靠拢,一只脚先滑出去,另一只脚慢慢跟出去。”同车的同学笑得连站都站不住。

毕业那一天,小梅果然穿件旗袍,还有配色的高跟鞋,走起路来很有风味,可惜,大家都忙着说再见,没有人请小梅喝咖啡。女同学多男同学少,要找个如意郎君的确很不容易。

从新加坡来的小强原本是读完一年就不再读了,但为了要追求德国来的菲菲,就回来读二年级。菲菲原本也不想再读,因为:“我的国家需要我。”但是,为了给小强机会,菲菲也回来读二年级。毕业前,小强和菲菲结婚了,婚礼在一个湖边的公园举行,同学们都去庆贺,新娘和新郎和同学们轮流跳舞,当菲菲和我共舞时有人拍了照片,放在我的面子书上,很多人都以为是我结婚了,恭贺之词连连不断,令我非常尴尬。

学校有两千个学生,其中有一半是来自五十多个不同国家的各色人种。在校园里可以听到不同的语言在交谈,地球原来是这么小!

和我一同来的澳洲小伙子丁丁,眼光非常的高,一般的女同学他都看不上眼。我指一个女同学说:“这个不错啊。” 他回答:“谈是谈得来,但没有触电的感觉。”

有缘千里来相会

每一个班级都会选最特出的男女学生,我们一年级时中选的是来自台湾的辉辉和来自苏联的娜娜。丁丁顿时眼睛一亮:最特出的女生娜娜!

在暑假时,丁丁通过电脑视频天天和娜娜聊天,果然赢得美人心。在求婚的前夕,丁丁半夜到娜娜的住处,乘娜娜入睡时在她的客厅放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第二天,丁丁安排了二十多个同学到公园助阵。娜娜顺着公园走道慢慢走,每走十步就有一个同学从树丛里冒出来,有些给她念情诗,有些给她唱首情歌,有的弹奏乐器,我为她画了一幅画,每个同学都给她一朵红玫瑰。走到桥边,她最好的朋友给她一束气球。桥底下,有用红玫瑰排列的一颗心,丁丁就站在红心的中间。娜娜走到丁丁面前,丁丁就跪下求婚。当他们亲吻时,我们都鼓掌欢贺。

今天,丁丁和娜娜所生的女儿已经开始会笑了。他们和小强菲菲一样,要举行3次婚礼,一次在美国,一次在男方的国家,再一次在女方的国家。

有缘千里来相会,爱苗突破地球国界的限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