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被征用后荒置多年
猪农愿意买回土地

当初被征用的土地,多年来荒芜废置至今,让猪农们很心痛。

(马六甲18日讯)瓜拉双溪峇汝武吉旺约60亩养猪场地自2007年9月4日毁猪事件后被政府征用,共有11户猪农被逼搬走,有者更顿时面临失业命运,惟七八年来,被征用土地至今不但没发展,还荒置多年,使到猪农觉得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有些猪农甚至希望政府归还猪农当时被征用的土地,同时也不介意依照今日市价购买回相关土地。

数名前猪农今日在猪农林汶辉的召集下,与记者一同旧地重游后,这样表示。

猪寮自2007年毁猪行动后,一直荒废至今,四周更是杂草丛生。

武吉旺变得冷清

他们表示,以往武吉旺养猪行业运作时,整个地区非常热闹,人潮多,每天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但2007年毁猪事件后,许多猪农陆续搬走,使到该区变得冷冷清清,加上该区地点偏僻,让当地居民更是担心会衍生治安问题。

他们说,政府当初是以欲发展工业用途来征收土地,只可惜当年被征用的土地多年来荒芜废置至今,让前猪农很心痛。

陈金有:以往的猪寮,如今杂草丛生,好像一座小森林。

亲友被迫国外打工——陈金有●65岁,前猪农

以前猪寮的地方,如今不但没发展,时间已久,杂草丛生,使到进出都非常困难。

当年政府共征用了大约4亩原本属于我的地,而猪寮里更饲养了3000多只猪。

所有猪农在毁猪行动中都很心痛,因为大家的心血突然无缘无故被毁掉,也让猪农顿时失去事业。

猪寮都建设在如此偏僻地区,为什么会被政府征用,而且只征用有养猪的土地。

偏僻地区征地

政府当时以要发展工业为理由来征用土地,只可惜至今已有8年多,被征用的土地也就一直荒废至今。

当时毁猪行动,碰巧孩子开始进来猪寮要继承事业,但突然的毁猪行动,不但使到我没有工作,更让孩子需转行,必须到国外去打工。

此外,我的妻舅也同样从事养猪行业,毁猪行动后,也被逼到美国去打工。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照市价购买回当年被征用的土地。

林汶生:当年被征用的屋子是我亲自策划和建设的。

痛心屋子变废屋——林汶生●52岁,前猪农

这间屋子是当年我亲自策划和建立的,后来因毁猪行动,被政府征用,至今变废屋,我感到十分心痛。

当初政府征用了1亩多地,我的屋子、猪寮、羊和牛寮土地统统被征用。

当时我共饲养了3000多只猪和10几头牛羊,因毁猪行动,不能继续养猪,所以如今我只能在其他土地继续饲养牛。

如果政府愿意以合理的价钱售卖当年征用的土地,我愿意购买。

储存猪粮食的储藏室荒废至今,也已面目全非。

土地荒废如受骗——刘育民●58岁,前猪农

毁猪行动时,政府一共征用了我3.75亩地,猪寮、公司屋子的土地统统被征用。当时我的猪寮一共饲养了2000多只大大小小的猪,而土地一旦被政府征用后,也就等于我突然失业。

自从没有了猪寮,我就退休至今,儿子也各自有各自的事业。

如今被征用的土地已荒废,每次经过时,都会特别心痛,因为以往工作几十年的地方,如今变荒地。

当时政府是以欲发展工业为征地理由,如今不但没发展,土地荒废已久,让我觉得政府在欺骗我们。

此外,我愿意以市价的地价向政府购买回当年被征用的土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