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权:签署绝对责任协议
雇主剥削或禁聘外劳

刘胜权汇报政府的外劳管理政策,左是阿都华希。

(吉隆坡18日讯)明年起,雇佣外劳的国内雇主(不包括家庭女佣),将被要求签署绝对责任(strict liability)协议,对外劳的福利负起全责,未遵守国际劳工标准,又或者在外劳福利上,违反国际人权标准,恐将失去聘请外劳的资格。

政府认为,外劳不关乎移民问题,跟国家经济、企业生产力和人民收入息息相关,所以目前正在探讨全盘的外劳管理政策。

保障外劳福利

在绝对责任协议下,雇主必须为外劳提供住宿、给予外劳与本地员工同等的加班和休假福利,及不能够保管外劳的护照。

以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为首的外劳管理工作委员会,也探讨调整外劳人头税,通过征收更高的人头税,鼓励“沉溺”于外劳的行业,推行自动化和机械化,减少依赖外劳。

刘胜权今日出席世界银行吉隆坡办事处举行的马来西亚2015年12月经济监测外劳报告推介礼,特别受邀汇报马来西亚政府目前的外劳管理政策。

之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华希和世界银行东南亚区域总监查豪一起主持有关报告的推介礼。

主讲人解答出席者的提问,左起法里斯哈达、拉蒙、卡沙里、苏子文及佐翰马里甘。

外劳助增大马人就业率世界银行报告指出,计量经济模型认为外劳将增加马来西亚人的就业率,同时提高国内的生产总值。

调查显示,增加10%低技能外劳将提高1.1%的国内生产总值。低技能外劳将填补一些职位空缺,减低生产成本,及扩大产量及出口量。

这将促使非熟练员工提高就业机会,并提高企业的获利,令企业可增加投资,进而提高对大马熟练员工的需求。

调查也显示,外劳将会提高大马的就业率,每领域新增10名外劳,相应的将会增加5.2大马人的就业机会。

换句话说,10名外劳将增加国内0.3至0.5新就职业机会。

提高大马员工薪酬

报告说,大部分调查报告都会认为外劳将对国内的就业机产生负面影响,但大马这一方面却有正面的影响。

世界银行报告显示,外劳将稍微提高大马员工的薪酬。

据调查,随着国内增加了10%的外劳人数,大马人整体薪水上涨了0.14% ;但外劳的薪酬却明显地下跌了3.94%.大马人薪水提高,主要是因为教育水平提升,至少有中学程度。

对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大马人,外劳涌入却对他们有着负面的影响。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大马人占约14% ,他们因外劳而薪酬率下跌了0.74%.

无论如何,暂未有实质证据显示先进及高科技影响低技能外劳的聘用。

一项研究显示,外劳影响大马,甚至是东亚国家的资本劳动比率(capitalto-labour ratio)下跌。然而,另一项研究则说明,采用科技不会影响外劳在制造领域的聘用率。

上述两份报告有助了解国家引进外劳影响,但却不足以说明对大马经济的影响,毕竟上述报告冻代表大马的整体经济善。

协议不包括女佣

刘胜权说,政府预计于明年上半年,推行绝对责任协议,从已聘用外劳的雇主开始。

他表明,绝对负责协议,只施以制造业及建筑业,不包括家庭女佣。

“我们也考虑雇主为外劳提供至少高过本地员工30%的薪酬,这个薪酬标准不属于基薪,反之是雇佣外劳整体成本的因素考量。

“外劳遣返费用也是问题之一,因此政府可能让雇主扣除外劳的工资,作为外劳本身的遣返费积蓄。

“通常外劳被遣返回国时,积蓄所剩无几,也许已汇回国,所以应该考虑让外劳有供此用途的积蓄。”

此外,外劳管理工作委员会是向由副首相主持的内阁外劳委员会报告,前者由刘胜权提议成立,从而收集所有关于执行外劳政策的信息,供制定外劳管理政策。

雇用非法外劳将重罚

刘胜权指出,政府也将修改法令,向雇用非法外劳的雇主施加更重的罚款。

他说,国内的非法外劳,是因为逾期逗留促成,不是因为非法入境,因为一些外劳,擅自离开原雇主,加入其他领域,出现未更新工作准证问题下,成为非法外劳。

他说,工委会也认为,目前由多个政府部门或机构分开处理外劳的雇佣、引进程序、执法和遣返的方式必须改进。

公众认真研究世行公布的外劳报告。

非法外劳是财务负担

世界银行报告指出,外劳对国家整体财务状况影响不大,但非法外劳却是国家的财务负担。

合法外劳也有为国家收入作出贡献,这也简接提高大马人的就业率及薪酬额。简单来说,合法外劳的人头税在国家收入方面有所贡献,其贡献在2014年上升了1.2%.

报告说,非法外劳由于没有缴付人头税,也没有投保,因此他们会增加医药及扣留中心的费用,增加政府的财务负担。举例说,在入狱(食物及交通费)至遣返非法外劳回国,政府在2015年的费用是约2600万令吉。

报告也提到对大马人而言,聘请外劳的费用不菲,胥视来源国及服务领域,价钱介于9000令吉至1 万4000令吉。就此,也造就更多外劳选择逾期逗留或非法入境。

报告强调,若大马人力资源发展政策与移民系统相配合,那么它可能为大马未来带来一个更好的移民系统。全球一些国家的经验显示,若要长期认可的移民系统,并让外劳为国家经济贡献,那么外劳就需要达数个条件。

那就是(一)以市场为导向;(二)更全面地了解各领域的外劳需求量;(三)减少外劳对大马员工的影响,同时避免外劳遭到剥削。

6政策领域建议

为了解决现有移民系统的弊端,世界银行在报告向大马政府提出6项政策领域建议,如下:

(1)检讨现有的移民政策,以便与大马人力资源政策相辅相成;而非优先安全课题;

(2)扩大以证据为主政策来鉴定劳力短缺领域,而是按照整体的经济状况来决定哪个领域需要外劳;

(3)逐步取消作为控制外劳引进的半静态配额及重组人头税制度,确保引进的外劳符合市场的需求;

(4)按生产力及增值率(教育程度,年轻及经验)来鉴定所需的外劳类别,而非按更便宜的工资;

(5)建立一个以风险为基础的执法系统,加强移民局及劳力局的联合行动,避免第三方中介或错配情况,同时展开严厉惩罚行动对付违例者。

(6)利用人头税来加强本地员工的技能,以填补中高技能工作。 

大马移民人数东亚排第四

据联合国统计数据,马来西亚是继澳洲、泰国及香港之后,是东亚及太平洋国家中最多移民群的国家及地区。

据世界银行报告,大马2013年的移民群人数,排在东亚及太平洋国家及地区中的第四位,更在全球总人口移民排名榜中排第19位。

报告指出,目前大马有210万名登记移民(外劳),这些尚不包括未登记非法移民。

这些非法移民,并非全部都是打工一族。

报告说,相较一些高中及高收入国家,大马成功成为移民一个重要的觅工据点。

大马与邻国工资额的相差幅度,令一些低收国家公民毅然前来大马打工,以增加收入。

举例说,大马平均月薪为609美元(约2605令吉),而印尼只是174美元(约744令吉)。

改善机制确定劳力市场需求

世界银行调查报告指出,马来西亚就现今的外劳批准机制未足以反映市场所需,因此建议在引进外劳前,大马应展开更详尽的研究,以确定大马劳力市场的需求。

报告指出,大马政府应改善现有鉴定外劳短缺的证据为主政策(evidence-based system),并修改其人头税政策。

报告说,配额及人头税的组合是“半静态”(semi-static)调度方式,再加上甚少修改,是无法迎合市场条件。

移民管理系统太繁复

报告说,逐步取消作为控制外劳引进的半静态配额及重组人头税制度,将能确保引进的外劳符合市场的需求。

报告说,大马政府有意减少依赖外劳,因此若要更有效引进外劳,大马需要更灵活及伸缩性的结构,再者,商业成本提高也会影响劳力的需求。制造厂商已要求修改人力资源及外劳政策架构,为聘请外劳定下一致及清晰的政策。

报告也提到大马移民管理系统过于繁复,逾10个政府部门及单位可个别处理外劳的申请事项。

按统计,大马有210万名合法注册外劳,但同时估计有超过100万名非法外劳。

马来西亚将在2016年7月调高最低薪金制的薪酬,制造厂商是其中促政府延迟调高最低薪酬的领域。

种植业须引进更多外劳
——人力资源部副秘书长 (行动)卡沙里

人力资源部副秘书长 (行动)卡沙里形容,国内许多行业“沉溺”于外劳,种植业员工近70%为外劳,几乎沦为没有外劳就无法生存的行业。

他认为,种植业若要延续下去,就必须依靠外劳,所以需要引进更多外劳。

他说,目前我国的情况是,合法及非法外劳人数对比为1对1,即210万名合法外劳,同时也存在210万名非法外劳。

卡沙里连同4名主讲人,在配合世界银行公布有关“马来西亚2015年12月经济监测(MEM):外劳”报告举行的小组讨论上,这么说。

卡沙里说,政府准备再引进150名外劳,是为了多元化外劳来源,目前主要来自印尼。

他说,孟加拉政府已做好准备(输出外劳),不过大马政府是根据需求来引进,及清楚知道外劳在哪一个领域工作,及所领取的工资。

“引进孟加拉外劳是为了取代印尼外劳,不然将触发40%最低收入群(B40)失业率问题。”

卡沙里是回应苏子文提到政府将引进150万外劳的问题。

苏子文提到,政府减少依赖外劳,将影响制造业及国家经济。

引进外劳手续最麻烦

苏子文指出,雇主最头疼的问题,莫过于必须向不同的政府机构办理引进外劳的申请,而且必须重复提呈申请资料,因为这些机构没有理想的网上互联。

他说,这些问题不只浪费雇主的时间和金钱,也削弱竞争力。

“政府鼓励工业界推行自动化及机械化作业,减少依赖外劳,可是因为缺乏可见的经济效益,雇主在这方面兴致缺缺。

“我们面对工资太低的问题,廉价外劳的加入,压制了工资。

“劳工密集的作业方式,不应该延续下去,因为一旦外劳供应来源“干枯”,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需高增值企业

拉蒙希望政府认真研究世行公布的外劳报告,并且考虑成立联合的非正式委员会或工作队,共同探讨报告中提出的建议,继续向前发展,不容一切还是停顿不前,报告也显得无增值意义。

佐翰马里甘说,在正视实质的经济需求时,技职教育及训练也非常重要。

他说,人才机构和政府重视质与量的经济发展。他说,政府需要更多的高增值企业及熟练员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