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昌德:媒体朝去技术化发展
人人可当记者 “废闻”当道

马、台、港三地专家、学者、观众聚集一堂,一同探讨华文报业及媒体生态。前排左起为刘崇汉、姚丽芳、陈亚才、曾维龙、李永杰、李英维、锺启章、林景汉、林渭德、刘昌德、梁柏坚、黄国富、吴杰华及郑庭河。

(吉隆坡19日讯)在社交媒体时代,是人人都能当记者的时代,但也是新闻报道逐渐朝向去技术化发展的时代。甚至,在面子书时代根本不会有人留意媒体品牌,这是“废闻”当道的时代。

“过去面对面采访需要许多经验累积,只有个别记者做得到,但现在可在面子书查看政治人物的讯息,剪贴他信息的人太多了,甚至不需要大学学历,可以当记者的人变多了。”

“台湾目前的情况是人人都可以当记者……台湾人现在甚至说,小时候不读书,长大要当记者。”

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教授刘昌德博士今天在2015年华文报业两百年国际研讨会发表“科技与新闻劳动:传播政治经济学角度的在地思考”专题演讲时,说了这番意味深长的话。

他引述政治经济学家布雷弗曼的“去技术化”论说,并以台湾媒体现状为例。

老板只在意成本

“当引入机器后,许多工人的工作都会被机器取代了,如电脑排版进来后,美编的工作变得琐碎了。

“很多人都反驳说,排版或编辑工人都需要提升技术,因为他们需要学技术,因此是提升技术(upskill)。”

但他认为,布雷弗曼的去技术化意思其实说的是,让工人变得不重要了,至于技术本身人们也不在意,对于老板来说,他们不在意工人的技术升级还是降级,老板在意的是雇用工人的成本降低。

“机器引进来后,可以操作机器的人变多了,劳动成本降低了。

刘昌德:台湾人都打趣说,小时候不读书,长大要当记者。

竞争激烈 无法查证
被逼发即时新闻

刘昌德指出,在2010年后的社交媒体世界媒体角色发生转变,为了迎合社交媒体时代,台湾新闻主题变得娱乐化、来源社交化、标题猎奇化、标题党。

“例如从硬性新闻客观提供者,转为软性资讯的情绪化与偏见散布者、工作条件的恶化与去技术化、即时新闻压力与工作量的增加、记者变得不再是‘真正的’记者、以及记者消极的无奈与积极的配合即时‘游戏’。”

他以“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来形容这个情况。因为,在竞争的场合里,在采访现场环境,即使不认同、知道这个做法是错误的,但也会被逼着发即时新闻。

他访问台湾媒体工作者时,对方虽然明知道发即时新闻会产生的问题,但无奈在大环境下,也被逼顺从。

政治人物面书每天必查

“对方说,一直想着十分钟后就要上即时,会打乱现场的访问工作。很多最好的故事是在会后的私下聊天,但现在要做即时,就常常没办法……也没办法查证。”

刘昌德也说,记者受访时也表示,他们的工作从到外采访,转换成在办公室查看政治人物的社交媒体账号。

他引述对方谈话说,“因为我是政治组,我每天都要寻政治人物的面子书……我有一张第八届立委的表,我贴在电脑旁边,我就会先巡一次(早上九点半到晚上六点半)就一直看(网路),然后如果有事件发生就要马上搜寻资讯,或是有时候要google一些东西。”

以网路流量为主要目标

台湾媒体几成内容农场

刘昌德以台湾市议员欧阳龙女儿欧阳妮妮2013年的“兜里发现200元”这则《苹果日报》“里程碑”似的即时新闻为例。

当时,《苹果日报》的即时新闻仅以四段文字呈现,“欧阳妮妮今一早起床,拿起一件很久没穿的外套,结果竟意外发现外套口袋里有200块,让她又惊又喜,于是在微博发了一篇文。她笑说,‘感觉是今天美好一天的开始,今天应该没有什么事比这更开心了。’”

但是这则简短的“新闻”,意外引发大量网友关注,面子书按赞人数更高达12万人,欧阳妮妮更因此在网络爆红。

“这有别于一般的传统新闻报道,但这类型新闻却成了目前主要报道的内容。”

朋友间爱流传“废闻”

他指出,《苹果日报》干部曾和他透露,以前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操作即时新闻,直到这则新闻以后。

“该报的中级干部跟我说,他们从此知道,在面子书时代,根本不会有人留意媒体品牌,朋友间流传的就是‘废闻’,因为这在朋友间流传得非常广,若媒体想要有广告收入,就必须这么做。”

他说,从这则新闻后,该报就有意识地操作这类型内容。

他形容,台湾媒体几乎已经成了内容农场。

“内容农场即图谋网路广告等商业利益的专业公司,以取得网路流量为主要目标。内容农场用各种合法、非法之手段大量、快速的生产品质不稳定的网路文章,会针对热门搜索关键字用人工或机器制造大量网站内容的手法欺骗搜寻引擎,使他们制造的网页能够…借大量的点阅流量图谋网路广告收益。”

“内容农场制造的文章,多半低质素、不具参考价值……其大者每日可生产数千篇。”

软性新闻受落

刘昌德从《苹果日报》面子书粉丝团及即时新闻网站上内容作抽样调查分析指出,网络世界是以软性新闻当道,特别着重在娱乐、生活、社会新闻,欠缺财经与评论。

“在即时新闻网里,有30.9%的新闻为硬性新闻、69.1%为软性新闻;在面子书上则是10.9%为硬性新闻、89.1%为软性新闻。”

他说,资料来源来自社交媒体的粉丝团,如靠北系列、爆料公社、地方社团、名人。

误导性标题屡现

另外,在网络新闻的标题里,标题及小编的用语也和过去的资讯式完全不同,目前追求的是引起好奇度。

“我们过去都不可以下空标,但现在都是下空标,以引起网友点击的兴趣。另外,‘惊呆了’、误导性标题也屡屡出现。

“另外,小编也会在社交媒体上留言,方式包括交流型、自我揭露型、KUSO说法(“恶搞”的意思)、意见表达型。”

独立新闻网自给自足

刘昌德指出,尽管“废闻”当道,但随着科技技术的引入,创立新闻平台的成本降低,因此不认同这类型新闻文化者就开始创立独立新闻网站,如“报道者”、“关键评论”、“苦劳网”等。

他指出,这些独立新闻网都脱离依赖“大规模生产场域”,以募捐及固定销售获取收入维持独立新闻网的经营。

“它们是一种开始发挥影响力,但仍属于小众的媒体,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主流媒体,可以自给自足。”

林景汉:大马应进行跨域的连接、了解周边地区的传播发展。

林景汉:展现更开阔格局

推进社会自由民主

大同韩新传播学院院长林景汉指,各界应该思索及想象新媒介在当下与未来的可能性,共同推进各地社会的自由与民主。

他说,尽管新闻与传播学的研究和讨论,在本土还处于萌芽阶段,但大马应该展现更开阔的格局与视野。

他是在2015年“华文报刊、新媒介与跨域连带”华文报业两百年国际研讨会致开幕词时这么说。

他认为,我国应进行跨域的连接、了解周边地区的传播发展和各地域朋友更密切的合作,通过深刻的研究及讨论,反思与批判华文媒介过去的实践。

该研讨会是由大同韩新传播学院主办,大马陈嘉庚基金、隆雪华堂社会经济委员会联办。

出席者包括林连玉基金执行长姚丽芳、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社经委员会主席李英维、陈嘉庚文化中心副主席锺启章、驻马来西亚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侨务组组长林渭德、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助理教授曾维龙、《当今大马》中文版主编李永杰、台湾政大新闻系教授刘昌德博士、香港突破机构事工发展总监梁柏坚、大同韩新传播学院院长林景汉、教务长吴杰华、文史工作者刘崇汉、马大中文系教授郑庭河博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