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何在(5):卖有机,就有商机?

有机产品和餐饮在本地越来越普遍,看似生意兴隆,但仅限中上阶层消费群,有机餐饮业也不若表面所见那般“风光”。

黑心食品捣毁人们脆弱的信心,从而将对食品安全的需求,寄望在标榜天然和健康的有机产品上。马来西亚于1990年代开始出现有机产品,但直到2000年后才开始成风,近年更趋向年轻化。一般以为,标榜健康的有机产品和越开越多的餐饮店,是搭着绿色列车的大生意,事实未必如此。 

一项针对欧洲生产的顶级食品和饮料商品分析显示,2014年首9个月,高居消费榜首的几大产品,都是强调“新鲜”(64%)、“天然/纯天然”(55%)、“无人工合成甜味剂”(49%)和“无人工合成香精”(49%)的食品。这意味着,消费者市场对食品安全和健康的要求要求越来越趋向更新鲜、更天然、含更少添加剂、防腐剂或其他人工合成材料的食物的市场。 

黑心食品造就增长

调查指出,2014年有机食品大幅增加,在全球新产品线中所占比例,从6.2%上升到7.9%,说明“有机食品”是一个更为消费市场所认可。此外,从2012年至2013年,全球范围内标榜以“原生态”制造的上市产品也增加了77%之多,在全球黑心食品事件不断的威胁下,预计“有机”和“原生态”产品会有更大的增长。 

在我国,10多年前已经有机风起,近年的本地有机产品和餐饮店更是越来越多,大型购物中心里的连锁餐饮店日趋普遍,乐活有机素食料理(Be Lohas)、Simple Life、EcoGreen、Ashley's Living Food以及The Origin等几家具有知名度的有机素食餐饮馆,虽然价格较高,但鲜少有冷场,就连余仁生也开始进军有机饮食领域,显然有其经济市场。 

一般以为,有机生意,绿色经济,是利润丰厚的大生意,只要标榜健康,就会客似云来,盆满钵满。事实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行行都有难诉的苦。 

友族市场80%未开发

著味蔬食有机养生坊兼营养食疗师符芳莉坦言,有机产品和饮食,在饮食市场仅占10%左右,另有80%未开发的友族市场。但一般的小型独立有机产品商,回酬率不超过30%,只有少数具有财力的连锁业者,拥有自己的品牌和产品,才能达到50%左右的回酬率。 

她认为“马来西亚有机市场能成气候”,但是”需要财大力粗”,小型独立有机店虽不至于苟延残喘,却也勉强支撑,还要面对药剂行和不正宗有机档的竞争,长久坚持的少之又少。 

不过,这样的情况主要在资源和选择较多的城市地区,乡镇地区的小型独立有机店,生存空间反而比大型有机店更大。 

“另外,最近一两年,有机产品市场也有明显的转变,越来越多年轻人注重养生,而非生病或健康问题才改变。” 

黄守顺:欧洲食品市场拥有完善的管制系统,与亚洲市场及我国情况明显有别。

大马 >>>>>>>>>>> 供不应求价格偏高

绿色与高价,被划上了等号。 

举凡标榜有机、天然、健康,就顺理成章、理所当然标上高价。于是,有机和健康,也被视为中上和高收入群体的“专利”。

事实上,这样的现象仅在亚洲较为明显,绿色盛行的欧洲、澳洲和纽西兰等国家,有机食品非但没有格外“矜贵”,甚至没有形成风气。 

欧美完善选择较多

伊诺华市场分析员兼博特拉大学消费者科学硕士黄守顺指出,欧美的绿色产品研发技术先进,管控系统完善,消费者力量足够制衡商家的道德,市场供需选择多,成本和价格相对较低,但亚洲的绿色产品和技术多为外国进口,绿色市场成熟度不足,马来西亚的有机种植和有机市场更是诸多缺漏。 

最近10年,马来西亚有机农场陆续崛起,并且推动在地生产和城市种植,但有机农场规模都不大,产量也不多,供不应求,需仰赖进口,因此绿色产品价格始终偏高。此外,本地的有机生产也以蔬果为主,畜牧业尚未投入其中,多年前有人尝试饲养有机鸡,但后来没有明显进展,就目前为止,人们所谓的有机鸡,指的是“菜园鸡”或使用天然饲料的走地鸡。 

“政府方面,农业部其实有个有机农场的验证——大马有机认证(SOM),但仅是蔬果种植,畜牧方面仍未有符合有机标准的成果。” 

符芳莉:有机产品商必须拥有自己的品牌和产品,才能达到50%左右的回酬率。

国内有机种植供不应求

符芳莉透露,有机产品认证系统多而严谨,澳洲、德国、美国都各有不同的有机认证。另外,还有ECO认证(ECO Cert),而马来西亚则由“大马有机产品机制”(Scheme Organic Malaysia,SOM)负责发出有机认证给本地有机农夫及有机产品的验证工作。 

她进一步指出,有机产品价格偏高,因为成本高,从种植地到餐桌上,经过漫长、复杂而严格的过程,间中涉及许多不为外人知的成本。 

“菜园需要人看顾,蔬菜不是天生天养,要用手拔,野草要除,本地人不愿做,就请外劳,包吃包住包交通,再来就是虫害、水源和土地污染。一大片农业地并非全部有机,旁边若是一般菜园,使用农药,害虫就转向不使用农药的有机菜园,水源和土地也是同样的问题。” 

她强调,投入有机种植者,从水质管理、土地管理、采收、收割、运输、行销,都是一手一脚自己包办,成本高,产量有限,因此,到目前为止,国内的有机种植是供不应求,只有少数财力雄厚的财团,才有能力开发自己的菜园、品牌和产品,回酬率也较小型独立有机产品店来得高。 

“唯有产量多,供需平衡,市场稳定,普及大众化,市场价格才有可能下降。” 

邢薇薇(项目行政人员)因女儿健康,7年前改变饮食习惯,全面食用有机养生餐,并且走访国内外有机农场,发现马新两地对有机食品的需求以及有机产品点的普遍,远比澳洲来得高。 

“原因很简单,那些(欧美、澳洲、纽西兰等先进国家)地方的食品安全管控严格,所以不需要特别强调有机,但在亚洲,在我国,因食物工业和源头污染,缺乏管制和执法,消费人的意识和力量偏低,所以有机食品成为一种需要。” 

绿化市场有待开发

帝斯曼公司(DSM)发布的一项全球透视报告显示,消费者正在迫切寻找使用更少及更天然成分生产的“绿色标签”产品,并且不介意为此付出更多钱。超过一半的接受调查者表示愿意为不含人工合成色素、香精或人工防腐剂的食品,多支付至少10%的价钱。

但是,在马来西亚,有机产品和饮食的消费群,主要有3大类——受过高等教育及中上收入阶层、健康出现问题的病人、注重家人健康的家庭主妇。除此之外,一般人对于有机,往往因“价格”理由而却步,另外还有一群“有机主义者”,则属于另一种“极端怀疑论”的特殊群体。

黄守顺指出,欧洲食品市场绿化,主要是商家和消费者都做得好,也有一套完整的管制系统,消费市场有充足的选择,市场处于良性竞争,价格相对大众化,和亚洲市场及我国情况明显有别。 

教育不足欠缺积极

“整个绿色市场的消费群还是集中在健康意识较高、受过教育和中上收入阶层的群体,大多数基层消费群仍没有意愿付出额外的费用或更高的价钱,也没有那么高的消费能力‘投资’在绿色饮食。另一个原因就是教育方面的不足和欠缺积极度。” 

黄守顺之前做过“有机肉类”的硕士论文,调查过程发现,60%以上的有机产品和有机饮食消费者,都是50岁至60岁以上、至少大专学历的高等教育群,这个年龄层的消费者,具有足够的消费能力,并且通过媒体及外国杂志等管道,了解相关资讯。 

“第二种消费群是健康出状况的人,在医生和营养师的建议下,改变饮食习惯,另外一种愿意多付钱购买有机产品的是家庭主妇,一是本身健康有问题,或是有家人健康出现问题,因此意识到有机食品的重要性。” 

他特别解说,所谓有机饮食不只是有机素食,也包括有机肉类。相关的观察和调查也发现,华人是有机饮食的主要消费群,巫裔仅占大约10%至20%,进一步向有机餐饮调查所得,90%食客为华裔,巫裔对有机产品和有机饮食虽在最近一两年有所改变,但意识仍然偏低,健康饮食也不是主要的消费目标。 

风气分三个世代

符芳莉则将有机饮食风气分为三个世代——上一代、这一代、新世代。“我们的父母辈,早期生活较为辛苦,能省则省,但不少家庭有种植蔬果,自给自足,到了我们这一代,生活和教育水平较高,健康意识也有所提升,开始愿意投资在健康,资讯丰沛的新世代则进一步吹捧有机和素食主义,强调健康和养生。” 

尽管如此,她说,本地有机饮食消费群,其实仍以中上阶层为主,一般人的有机饮食观多是“心动多于行动”,始终抱着“要高品质低价格”的心态,所以在教育方面,仍然需要下很大功夫和时间。 

她强调,有机健康饮食业是良心事业,也不是一般的商业交易或Paparich、Kopitiam或麦当劳餐饮业,业者本身除了要有相关的专业知识,也要秉持爱心、耐心、恒心,教育及灌输每一个顾客正确的健康饮食观,纠正误解和迷思。

明日:
如何喂饱未来的世世代代,是全球共同的难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