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10年掏空80万再无力偿还
赌徒欠债跑老家遭泼漆

门口地面红漆满布,因此谢金新只好用布料及纸皮盖着,方便进出。

(芙蓉18日讯)疑染上赌博陋习,欠下15万令吉后音讯全无,之前已掏空棺材本为儿子偿还债务的父亲,无力再为子偿还巨款,借贷公司竟在午夜上门泼红漆追债,导致年迈父母生活在恐惧中!

居住在万茂新村的谢金新(67岁),育有2名儿子,他原是在新村经营冷气雪柜服务生意,并于2年前把生意交给幼子谢培贤(37岁)打理。

阿窿下午上门凌晨泼漆

这10年来,谢金新三度替已搬迁到外的幼子谢培贤偿还高达80万令吉的债务,最近更获知儿子以“周转不灵”理由向老顾客借贷10万令吉,而昨日傍晚更有一组大耳窿登门追讨5万令吉贷款,没想到今日凌晨1时,住家却遭人丢下5包红漆,导致凉棚、篱笆门、大门及车房地面一片红彤彤。

谢金新已没能力再替儿子偿还债务,可是却担心借贷公司会继续上门骚扰,因此于日前已在报章刊登与儿子脱离关系的通告,未料还是遭逼债,因此他今日通过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及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协助。

谢金新(右)恳求借贷公司不要再登门逼债,左起为叶耀荣及张聒翔。

父:助还债不悔改
忍痛断绝父子关系

谢金新说,尽管曾多次责问儿子为何欠债,儿子却拒绝回答,也不承认赌博,不过从儿子朋友口中获知他染上赌博陋习。

他说,他曾三度替儿子还债,最近一次是6年前,而一直来儿子都是替他工作,并于4年前搬迁到外居住,不过居无定所,所以不知道儿子最后的住处。

儿向老顾客借10万他也说,由于听闻幼子向老顾客借贷10万令吉,因此本月4日打电话给他,可是却接不通,至今并没有消息,所以感觉事有蹊跷,加上儿子已有前科,只好忍痛脱离父子关系。

他哀求说:“我已退休,之前我一直‘呕’钱出来,储蓄已被掏空,就连棺材本也奉上还债,请不要再骚扰我们,你们(借贷公司)要怎样对付他(幼子)是你们的事。

“目前公司已经由长子管理,其实这门小生意,如果儿子安分守己,生活不成问题。”

他相信儿子是误交损友,可是年迈的他已不能够再承担儿子的债务,所以他针对被泼红漆事宜,向警方备案。

谢金新不打算在近期内清洗屋前的红漆,因担心会再度遭泼漆。

张聒翔表示,任何借贷应向借贷者追债,而不是向他们的家人,加上泼漆追债的手法是不能接受。

他提醒向借贷公司贷款的人士,在借贷之前先想想家人,不要让家人受牵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