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堤狂塞 挨饿憋尿6小时
罗里司机怒吼:不赚新币了

昨天大清早就看见柔佛长堤挤满人潮,等待通关入境新加坡工作。

(新山17日讯)今天的柔佛长堤又大塞车,许许多多的罗里司机今早困在车龙里大约6小时,除了挨饿、忍渴还憋尿。这离谱的通关时间,使得部分罗里司机甚至抱怨宁放弃赚新币返回大马工作。

柔佛罗里同业公会会长陈文雄向《南洋商报》透露,适逢年终学校假期,加上新加坡在巴黎恐袭后加强安检,近日几乎都出现严重堵车,原本从新山通关至新加坡大概2小时,如今平均延长4至6小时,导致塞车也塞人。

他说,一般罗里运输业的作业方式是,清晨载货从新山通关到新加坡,上午时分在新加坡工厂卸货后,再转到另一间工厂提货载回新山,来回车程可载两趟货,这样罗里司机至少可领两趟薪水。

“可是因严重塞车问题,导致罗里司机从新加坡空车返回大马,亏大本。”

他指出,很多罗里业者向他投诉,今天清晨4时在柔佛长堤通关,要忍受长达6小时憋尿的痛苦,抵达新加坡工厂时已中午12时。卸货后,司机吃午餐再转到下一个目的地差不多下午4时了。

他表示,下午4时已接近高峰时刻,工厂的职员根本无心协助,甚至拒绝上货,还要求罗里司机打道回府,结果罗里司机只好空车返回新山。

宁国内来回3趟

他说,罗里司机的薪水以载货趟次计算,如此算来,司机大费周章载货入境新加坡,仅赚一趟车资,身心折腾,而运输业者也亏了燃油费及过路费,毫无经济效益可言。

“塞车问题严重影响运输业,罗里司机打算放弃赚新币,回本地载货,用本地3趟车程抵1趟新加坡车程。”

他认为,加强安检是好事,但他更希望马新两岸政府能够坐下来拟定更完善的策略及交通规划,以免严重塞车令越堤人士痛苦。

昨天傍晚6时,新加坡大士关卡挤满人龙,塞得连“龙头”都看不到。

读者投诉只开3柜台
“狮城官员骂大马人是赌鬼”

66岁退休人士邓润珍向本报投诉,新加坡大士关卡因挤满人龙,她认为新加坡官员把大马游客像是赶鸭子一样轰到不同的柜台,更辱骂游客是大马赌鬼。

她说,前天(15日)她与3名老同学在新加坡出席老师丧礼后,下午5时打算乘搭巴士返回吉隆坡,却发现原定下午3时抵达新加坡的旅巴仍困在车龙,直到傍晚6时30分才抵达,她只好与友人改搭该旅巴。

她透露,她与老同学在新加坡大士关卡久站1小时30分钟,等候通关,当时关卡已人山人海,新加坡移民局却只是开设3个柜台,大批官员则在后方站岗。

她表示,开设新柜台时,不少民众往前冲,后来得知仅限乐龄人士及小孩后,又被赶回其他柜台,场面非常混乱。

这时有一名约50岁华裔官员开始破口大骂,指大马游客是赌鬼,更说道“你有翅膀吗?你飞得过去栏杆吗?你跳得过去吗?”。

她对此感到非常失望,新加坡移民局应在通关柜台设立乐龄人士专区的告示牌,方便不适宜久站的乐龄人士,加派人手维持秩序。

难顶塞车问题的越堤族选择弃车,从新山关卡徒步走到新加坡兀兰行人关卡,导致柔佛长堤出现人龙。

谢儒安:搜集意见向兀兰关卡反映

柔佛沙石罗里同业公会主席谢儒安指出,柔佛长堤塞车是老掉牙现象,问题一再发生却没有改进,近日塞车问题更加严重,连累新山的东部疏散大道也堵车。

他说,他会向罗里司机搜集意见,花时间掌握情况后,再向新加坡兀兰关卡反映问题。

报道:苏韵鸰

报道:苏韵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