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特假的经济代价/李治宏

雪州赢得今年马杯冠军后,雪州大臣阿兹敏在赛后记者会当场宣布14日为特别假期。

刚过去的周日,我被第二天(周一,14日)孩子的保姆是否如常帮我照料我孩子,烦恼不已。因为保姆曾说过,举凡公共假期,她也跟着休假,没顾小孩的。

当天早上,太太致电跟安娣确认,安娣没正面答复,只是说道:“一般上公共假期,孩子的父母们都不会把孩子送来给我顾。”

言下之意,就是她第二天(14日)休息一天。

若是这样,我就必须在刚好原本已经请假的周一当天,腾出许多时间来帮忙太太照顾孩子,打乱了我和太太当天的计划和行程。

岂料到了晚上,安娣突然致电我说:“李先生,明天你照样把你孩子送来吧。”

原来,安娣照料的另一名孩子,其母亲14日当天如常上班,虽然当天她工作的所在地 – 雪兰莪州当天是特别假期。

这位母亲的雇主当天选择不跟州政府的宣布放假一天,员工如常上班,日后再补假,但不是每位雇主都如常营业,否则可能需支付双薪予员工,加重营运成本。

但如果休假,则公司的运作可能受影响,尤其是制造业业者,生产线将被突然宣布的特别假期打乱。

加重营运成本

没错,说的正是雪州足球队上周六在马杯足球赛中胜出,阔别10年后重夺马杯,州政府为表欢庆,突然宣布本周一为特别假期,引起不少企业怨声载道。

毕竟,这类“毫无预警”的特别公假,不只严重影响商家的作业及厂商的生产流程,还加重企业和商界的营运成本。

“突如其来”的假期,令雇主们进退两难,若让员工跟着中央或州政府突然宣布的公假,将影响公司的运作,但如果不跟着放假,员工照常上班,则须支付员工双薪,加重公司的营运成本。

其实,说这类假期是“毫无预警”或“突如其来”,也不完全正确。

因为如果老板们有仔细留意,就会发现到,过去几年,中央及各州政府都有“突然放假”的先例。例如,大马足球队在2010年的东南亚足球锦标赛勇夺冠军,结果中央政府宣布全国一天特别假期,以示庆祝。

而各州为欢庆州球队夺得特定比赛的冠军而宣布一天特别假期,也并非新鲜事。例如,吉兰丹州为庆祝该州足球队打入2012年马杯决赛,于2012年10月21日宣布当天为特别假期。同样的,彭亨州去年为庆祝该州足球队连续两年赢得马杯冠军,于去年11月3日特别放假一天。

最新的案例则是柔佛州为庆祝该州足球队勇夺2015年亚洲足协杯冠军,宣布11月1日为柔州特别假期。

别因小失大

事实上,就在雪州赢得今年马杯冠军后,雪州大臣阿兹敏在赛后记者会当场宣布14日为特别假期之前,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已抢先宣布若该州胜出,次日(13日)将是吉打州公共假期。

只不过,吉打在决赛中败北,吉打州打工族热切期待的这额外公假才泡汤,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公假落入雪州打工族手中。

笔者身为雪州子民,也在雪州上班,固然为额外的一天假期感到高兴,但同时却认为,太多这类的“突然假期”,对商家、对经济、对国家都不是好事。

笔者也赞同大马雇主联合会所建议的,中央政府或州政府应把这类公假改成可替代的年假。

当然,即使中央或州政府还未规定或落实这项建议,但不少私人界雇主为了避免业务运作被打扰,而忍痛支付员工双薪,或多给员工一天年假或补假。

大马已有太多大大小小的公假,如果各州政府再动辄为了庆祝特定事项而突然宣布特假,身为打工一族固然额手示庆。

但这对企业、州和国家的生产力却有一定的干扰和破坏,轻则我们继续为动辄的特假付出各种经济代价,重则吓跑有意前来投资设厂的外资,改到其他假期较少的国家投资,届时我们将因小失大。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