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垃圾费涨200%
承包商恐亏损不敢接生意

随着巴弄垃圾场的关闭,新垃圾场采用新收费制,引起业者的不满。

(芙蓉16日讯)垃圾真的可以变“黄金”!新垃圾场收费从每吨10令吉暴涨至34令吉,超过200%的涨幅令根据合约倒工业垃圾的承包商,每倒一趟垃圾就面对亏损,业者更形容垃圾场承包公司的举动犹如把垃圾变黄金,完全无视他们的生计。 

随着芦骨巴弄垃圾场关闭后,芙蓉约200个垃圾承包商于上个月16日开始,把垃圾载往波德申丹那美拉垃圾场,这个新垃圾场是由Cypark公司负责,可是新收费制却把垃圾承包商吓坏,同时担心部分承包商在无计可施下,会把垃圾随处丢弃。

由于大部分的垃圾承包商是与厂家及公司签署运载垃圾的合约,通常是以每趟130至150令吉计算,如今如果一趟是3吨,缴付垃圾场的费用已超过100令吉,还未包括车油、聘请员工及罗里维修等等的费用。

新垃圾场收费没事先通知,而且合约已签署,因此厂家及公司也拒绝调整收费,对于已签署合约的顾客,垃圾承包商只好亏钱收垃圾,而没合约约束的商家,业者采取“拖”字诀,有生意也不敢接,担心亏损。

每吨34令吉的收费,在包含消费税后,收费是36令吉4仙,而之前超过1吨300公斤的垃圾,也是以1吨的费用计算,而且是以固本交易,可是如今超过10公斤至990公斤归为一吨。

根据垃圾场发给业者的通知书,每吨36令吉4仙(含消费税)的收费将在没有通知下作出更改,而且在“促销期”后,少过1吨的垃圾将以一吨计算。

罗里收费不一致

垃圾承包商也非议Cypark公司收费不一致。Cypark公司向SWM环保有限公司征收的费用以趟数计算,5吨罗里的收费是每趟20令吉,16吨罗里则是40令吉,收费差距之大使到他们担心生意最终会遭SWM环保有限公司抢走。

依据罗里重量缴抵押金

由于不满新措施及收费,一群垃圾承包商今日在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新那旺区州议员古纳及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申诉。

之前业者是以买固本方式进入垃圾场倒垃圾,可是如今却必须根据罗里的重量,先缴付250至1000令吉不等的现金作为抵押,在进入垃圾场前罗里需要秤称重量,并在倒垃圾后再秤称,扣除垃圾重量的费用,才把抵押金的余额归还,使到业者每天需要准备超过1000令吉的现款予员工。

在新制度下,每趟进入的罗里需要视重量缴抵押金,并在倾倒垃圾后,才能够取回余额。

张聒翔:收费涨幅离谱安排对话拟可行方案

张聒翔说,他将安排工业垃圾承包商与Cypark公司进行对话会,以便寻求一个可行方案,避免承包商蒙受亏损。

他说,从10令吉调涨至34令吉收费非常离谱,加上承包商与厂商有签署合约,因此Cypark公司应在合约期内调低原有收费,让承包商能履行合约工作。

为此,他将会联合吴金财及古纳致函予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及州政府反映业者的问题,同时希望Cypark公司能针对此事,作出详尽的研究。

工厂或面临倒闭

吴金财说,任何的涨价应该不能忽略业者的心声,可是有关方面却没召集业者,仓促作出决定。

他说,这项起价会造成连锁反应,最终也可能造成承包商,甚至是工厂面对倒闭的窘境。

工业垃圾承包商反对丹那美拉垃圾场的收费制,前排左起吴金财、张聒翔及古纳。

非法垃圾场泛滥

古纳说,政府应该严正看待此事,因为太过高昂的收费,最终导致出现非法垃圾场,到时芙蓉随处可以看到垃圾山。

收费将不断调整工业垃圾承包商·汤清澄

我从父亲手中接过此行业,而我们是于本月初开始把垃圾倒在新垃圾场,在短短半个月,我已蒙受很大的亏损。

我每天有超过10趟的罗里载垃圾,运载的垃圾是来自工厂及公司,其中35间工厂是属于合约性的工作,无法调整收费,必须等到合约届满才能够调整。

目前每出车载垃圾一趟,就会亏本,所以非合约性的工作,只好拖延,减少次数,避免蒙受更大亏损。

根据最近获得的通知表示,有关公司有权调高收费,我担心收费不断调整,最终把业者逼向死胡同。

现金交易开销大工业垃圾承包商·丘君来

随着收费暴涨,相信会有一半同行选择放弃此行业,毕竟已无利可图。

不了解为何SWM环保有限公司管理的时期可以固本作业,可是如今却必须以现金交易,而且每趟需要250令吉的现金,使到每天必须准备大笔款项予罗里司机。

我不明白为何SWM环保有限公司的罗里却可采用不同的收费制度,我担心生意被抢走,毕竟收费有差距。

厂家坚持付旧价工业垃圾承包商·吴国昌

上个月不知情下,员工在收集垃圾后就去倒,可是身上却只有100令吉,因此只好到附近向朋友借,否则回来芙蓉拿钱,也需要一段距离。

我们只是倒垃圾并不是倒黄金,可是倒垃圾的费用涨幅惊人。

随着新垃圾场的启用,每趟来回至少多走约30公里路程,倒垃圾费增加超过200%,使到成本提高,可是厂家却坚持以旧价付费。

工业垃圾通常都是以趟数计算,在旧制度下,如果只是一吨的罗里,收费是以趟数收费,每趟10令吉,可是如今却必须根据重量,少过一吨的垃圾需付36令吉。

应开辟数垃圾场工业垃圾承包商·林裕胜

由于这是唯一的垃圾场,生意被垄断后,收费是可随意调高,最终所衍生的问题却非常严重,最终或导致厂家在成本高昂下选择撤资。

政府应该多开辟几个垃圾场,让业者可以选择到所属意的垃圾场丢垃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