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公寓的日子

小黑

近日公寓楼上有新迁进的一户人家,常在夜晚敲击地板,扰人清梦。声音时重时轻,幻想如果真的凿穿了,整片压下来,岂不是成为肉酱?查询之下才知道房客是精神有些偏离正轨的人。更早之前,厨房突然淹水,原来是底下那层楼水管阻塞,洗碗水由墨西哥住户往上面我的单位灌,水往高处流!真是不可思议。

住在公寓,总是有这些邻居引发的烦恼事。虽然如此,渐渐的,我竟然习惯了住在公寓的日子。在盗贼无处不在的年代,我不得不说,居住公寓毕竟是有优势的。

我是在6年前搬进目前这座楼的单位的。依稀记得,当天从实兆远搬完累赘的身外物回槟城后,就匆匆赶去不远处“岛屿购物中心”内的酒楼,出席温祥英的七十寿宴。饭局后,温祥英还每人送一个瓷器寿星造型。原来我选择的这个单位这么吉祥有福气,第一天就碰上喜事。

40年前小说

好像我这样,从小就在橡胶园的边沿度过青少年岁月的人,居住在公寓实在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广袤的胶园是我们驰骋的天地,尤其是东北季候风刮起,树干交叉树干,沙沙作响,是多么刺激呀。我在40年前,曾经在《蕉风》发表一篇小说,主角一直不愿意到大城与孩子居住,因为必须一家数口窝在窄小的公寓。主角有理想,他甚至梦想有一天拥有一块地,在地面上建立自己的家园。他画了图,刊登在杂志上。那时我住在老家1万4000方尺的庭园,意气风发。没有想到,40年后,那个住公寓的人就是我。

从脚踏实地到浮悬在半空中过日子,从四周有空地种菜莳花,到手无寸土,对一个农耕时代走过来的中老年人来说,难免要一段日子克服无奈的奢华要求,现实是不轻易妥协的。弹丸小岛,寸土尺金,能够有一单位居住夫复何求?世代居住豪宅的好朋友说,夜半若有狗吠,即彻夜难眠。一句话,说进了心坎。公寓还是安全的。

时代变了

我的公寓并不复杂,只有72户人家。平常有八成居住率,日间除了稚儿的嘻笑声,颇为安宁。阳光明媚的日子,跳入泳池泡水,唯我独享。公寓四周有雨树、黄花数棵,枝繁叶茂,花影铺地。环绕公寓走一圈3分钟,随意跑个10圈也消耗半小时,刚好足够燃烧一日食粮。

居住在公寓久了,安全感渐渐厚实起来。开门关门,上下电梯都不必东张西望。何时想要出门远行,只要大门一拉,屋里屋外就是隔绝的两个世界,非常安心。平日是那么无戒备的状态,日子久了,胆子也渐渐的变小。如今世风日下,倘若有能力,我还是要选择住进比较宽敞的单位,而不是当年梦寐以求的独家独院。时代变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