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的尺度/玛丽娜马哈迪

有些时候你会接到一个对你而言是来自非常陌生国家的邀请,它陌生的程度甚至令你无法婉拒。这就是为何我今天决定与一位来自爱沙尼亚的年轻博士班学生会面及谈论彼此的国家。我承认一开始就问他爱沙尼亚在什么地方。这是一个毗邻芬兰及东欧国家拉脱维亚的小国,人口只有约130万,比吉隆坡人口还少。

我们都关注本身国家的人权课题,并发现了许多共同点,特别是误解了所谓的人权。在爱沙尼亚,就好像在马来西亚一样,民众以为人权等于享有绝对自由的权利,而不是所有人类都应享有的基本权利,例如生存的权利、享有尊严、国籍、教育及工作的权利等等;那些对人权持有异议的人士认为人权应该是民众享有在公共场所裸跑、吸毒或其他反社会行为的权利。在没有适当教育教导何谓人权的情况下,爱沙尼亚及马来西亚民众都对人权产生了同样的负面印象。

担心难民抢走就业机会

爱沙尼亚及马来西亚民众对外劳及移民的态度也大同小异。作为欧盟一分子,爱沙尼亚人能轻易在欧盟的任何地区工作;与此同时,该国正对是否收留叙利亚难民展开激烈辩论,其中一方毫无根据的恐惧叙利亚难民将抢走爱沙尼亚人的就业机会;鉴于在数以百万计涌至欧洲的难民中,爱沙尼亚只同意接收300人,显示恐惧已遭到夸大,那些企图快速捞取选票的政治人物,很可能就是始作俑者。值得一提的是,爱沙尼亚并不是各国劳工的首选。事实上,研究显示,该国赴国外寻找工作的人数,比以各种理由前往该国工作的人数多出约2万5000人。

同样令人感到费解的是爱沙尼亚政府提议禁止遮挡脸部的习俗。鉴于该国回教徒人口只有1000多人,其中的许多女性都没有披戴头巾或面纱,因此,许多人对这样的提议逻辑感到疑惑;其中一些提议这种限制的人士说,目前或许没有这种需要,但这么做有助防止未来涌入大批披戴头巾或面纱的女性,他们应是假设这些女性来自该国即将接收的300名难民。

废除马航空姐制服?

各国政治人物都实行同一逻辑的情况是不是令人感到很神奇?

如果有人是这没有逻辑政治人物的学生,他在上周肯定获得丰富的材料。曾有一位自认为非常平凡的仁兄,宣布马航空姐穿了约30年的制服其实属于“犹太”设计,因此理应被废除;鉴于这些制服是由玛拉工艺大学服装系所设计,这令该指控变得尴尬。此外,我并不知有很多犹太女性身穿“可巴雅”。

还有一位仁兄说我们的领袖是由上苍指定。鉴于上苍不会犯错,因此,我们的领袖不会是坏人或犯错。这令你奇怪为何他们要通过选举选出他们的领袖,为何不等待从上面掉下的巨箭指出所谓的“真正男领袖”,最好是搭配一些明亮的光线及阿拉伯音乐?我正等待巨箭忽然掉落在“真正女领袖”头上的一天。在一阵混乱之后,他们将认为选举仍是最好的方式,惟有如此才可设定让它选出“真正男领袖”。

期待世界和平人类相爱

在整个大会都叫嚷种族及宗教后,其中一名领袖要求回教徒展现回教是一个和平的宗教,借此反击回教恐惧症。他一定是和爱沙尼亚右派政治人员就读同一所学校。很显然一点,就是当你发表了一些令他人及宗教感到不悦的谈话,可视为是一种和平的举止;当你拿起武器对抗它们的时候,你不再被视为和平,理应被逮捕及监禁。在前一种举止,你只是在履行你的人权,而后一种举止,你将被认为无法融入社会或甚至是疯狂。

然而在现实世界中,美国的犹太人正在抗议回教恐惧症,巴勒斯坦的回教徒扮成圣诞老人与基督教朋友一同高唱颂歌,以及德国接收了30万名叙利亚难民。

我正期待烤火鸡、馅饼、世界和平及人与人之间相亲相爱。

圣诞节快乐!

(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