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型罗里出入境或移第二通道
运输业喊不实际

官方数据指出,每日往返马新的罗里多达6000趟。

(古来15日讯)针对柔佛州政府将于明年第一季度,探讨把新山出境至新加坡的重型罗里疏导至马新第二通道,以纾缓柔佛长堤塞车的情况,柔佛沙石罗里同业公会会长谢儒安呼吁州政府从长计议,建议有关单位不仅需要与业者对话沟通,亦需与新加坡政府商讨有关措施是否可行。他透露,于两个星期前受邀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IRDA)以及州政府交通部门官员,针对有关课题举行会议,以助当局收集意见。

运输成本倍增

谈及让所有重型罗里仅限于马新第二通道出入境,谢儒安表示,大部分运输业者对此政策感到担忧,原因是除了运输成本增加,能否解决交通阻塞问题,还是一个未知数。

他说,重型罗里目前使用柔佛长堤出境到新加坡,每一趟的过路费是33令吉30仙,而选择第二通道的费用则高达60令吉,两条通道的收费几乎相差一倍的价格。

“使用第二通道的过路费比柔佛长堤的费用高很多,加上距离问题,燃油费也必须增加,如此一来直接加重运输成本。”

他指出,根据有关当局给予的数据,每日使用柔佛长堤与第二通道出入境的重型罗里是6000趟,分别是柔佛长堤4000趟,第二通道则接近2000趟。

每日6000趟罗里出入

他坦言,目前第二通道的基础建设还不足以应付,其路面设计不够宽敞,每日6000趟重型罗里出入境的流量是否负荷得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马新两国贸易往来频繁,罗里堵在柔佛长堤的景象可谓“家常便饭”。

两国每日通关车辆繁多建第三通道可纾缓

谢儒安认为将重型罗里全部转移到第二通道通关,关乎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政府两国之间的协议,并非只有大马单方面的决定就行。

“柔佛长堤长期塞车已是多年的问题,增建马新第二条通道亦无法解决问题,罗里业者建议,基于马新两国每日通关车辆的繁忙流通量,还是必须增建第三条通道才能有效纾缓交通阻塞的问题。”

尽管州政府目前尚未宣布有关措施的实施,谢儒安认为,有关当局必须与运输业者深入讨论,让业者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与切身问题,才能更清楚地了解,有关措施是否真的可行。

马新第二通道。

陈文雄:鼓励用第二通道调低过路费最有效

柔佛罗里同业公会会长陈文雄指出,所有重型罗里使用第二通道出入境,不仅牵动柔佛州的罗里业者,全国凡是出口至新加坡的运输业者将受影响。

他认为,运输业者最关注的就是两条马新通道的过路费问题,相差一倍的过路费让业者吃不消。

他表示,目前柔佛长堤的塞车程度非常严重,第二通道偶尔也会出现堵塞现象;他建议,若要鼓励更多人使用第二通道,最佳的方式就是将该通道的过路费调低,或调至比柔佛长堤的过路费更低,才能吸引通关者使用。

绕大圈才能抵目的地

“如果强制要所有罗里都使用第二通道,过路费又不调低,最后业者只好将多出来的运输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最终吃亏的还是普罗大众。”

他说,将所有重型罗里移到第二通道通关,该政策不切实际,因为一旦所有的罗里都堵在第二通道,试问民众有谁还敢同时使用?

他认为,一些运输业者的目的地较为靠近新加坡兀兰关卡,如果非得使用第二通道,还必须绕一大圈才能抵达目的地,时间与汽油的消耗亦是业者的成本考虑范围。

呈备忘录要求检讨

陈文雄透露,马新两国的贸易来往频繁,并且每一年都在增加成交量,因此运输服务的需求也会相对增加,州政府必须考虑到这一点,现有的每天6000趟出入境的罗里,未来还会逐年增加。

他透露,该公会于下个周末将在总会提出有关措施,届时将由总会拟一份备忘录呈交予州政府以及相关单位,要求重新检讨该措施。

“我们也呼吁州政府方面在拍案之前聆听业者的心声,举行对话会,收集各方面的回馈,衡量利弊后再来决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