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婆客浅谈—台湾的河婆人/蔡家茂

近日读南洋网新闻有这样的标题: 

“蔡文铎:台湾已严重流失,大马河婆文化代代相传”。细读内容,知道那是学者在大马、台湾两地实地调查的发现。 

我是揭阳河婆人,擂茶客,这种人很认亲,不数典忘祖,颇能遵守儒家价值观,也很互助,但文化较浅,以往多以山工、粗工、匠工等为业,当大义当前时,甚能热血沸腾。

同多异少

河婆人也甚注重辈份排序,我小时住的乡下,有些同宗同籍人虽大我几十岁,但我排辈高,他们也会以叔、叔公、甚至叔公太称呼我,使得只7、8岁的我也要颇知自律。 

河婆的是客家人之一,很多年前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读到中国约有22个省份存在着客家人的踪迹,他们待在各地久了就会各具特色,但基本上同多异少。我平日若遇上讲不甚相同语调的客家人时,经常以惠州话去变音,比较容易“磨合”,虽然我不是惠州人。

我查资料,台湾的客语约分赣南系(赣州)、粤东系(梅州、惠州、韶州),新界泵居民(香港)、闽东系(汀州)、台湾系(台湾)。台湾的客家语言约分梅州话、土广东话、怀远话、台湾话、香港客家话、平婆话。资料没提到河婆话,我怀疑平婆人就是河婆人,再查下去,他们的祖先于清末时从揭西河婆一带迁到惠东县,他们果真是河婆人。 

河婆人聚集的地方多半有三山国王庙,那是我从小就熟悉的神明。我从网路上寻找,台湾的三山国王庙分布如下:基隆市、嘉义市、台南市、高雄市、台北县、宜兰县、新竹县、苗栗县、台中县、彰化县。 

拜三山国王

有那么多的三山国王庙,按理此地应有不少河婆人,我逗留台中好几年却从没听过一句河婆话,这就难民研究的学者会说台湾河婆人的河婆文化“严重流失”。 

我儿曾带我到苗栗山区一客家山村闲游,午餐时我们走入一间挂着“擂茶”大招牌的店铺想尝尝此间的擂茶风味,却没见到应有的饭和菜,问店家,她手指架上一种饮品,以我颇陌生的客话道:“那不就是擂茶吗?” 

我学写诗词,发觉方言如广东话、福建话、客家话等都保存了不少中古音,以方言支分平仄颇为容易,如“国”、“息”现时的华语读平声,客家话都是仄声,这和前人奉为作诗填词标准的,保留中古音的韵谱相吻合,因此,方言的保存可说是宝贵文化的保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